中国万花筒:官拙民不笨—抗争到法庭

接著是专题时间,中国人有句老话:“生不入官门、死不入地狱”,但随著大陆社会改革开放,法庭、法官、律师的角色越来越重要。不过,2011年的中国,就算在首都北京,法院、法官的审诉质素出现不少贻笑大方之事。以下,是一则维权的北京市民,由街头抗争到法院的现身说法,听众或者会问,那是街市卖菜,讨价还价,还是法官在审案呢?(何山报道)
2011-09-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故事发生在上星期一,北京市某个法院,由于案件还在审讯当中,当事人与法官的姓名从简,以免影响司法的公正。主人翁可以是你、我、或者是他,但故事情节是真人真事。

市民蔡小姐 (化名)说,“刚开始是书记员坐在那,然后我是作为一个代理人,我就挨著书记员最近的那个位置。我就问了他一句话,我问请问您贵姓啊?结果那个书记员居然说,“你是干甚么的? ”

蔡小姐说,她是案件代理人,即地位等同提起诉讼的律师,她只是问了一个问题,就冒犯了尊贵的法院书记员。法庭内,代理人不是有权提问,法院的角色只能是中立的吗? “我当时已经坐在代理人的位置上了,而且,我还说‘请问您贵姓啊?’结果她的态度特别横蛮。我们就说了她几句,结果她就哇哇大哭起来了,接著就跑了。”

书记员被冒犯,也就埋下了这则“官拙民不笨—抗争到法庭”的伏笔。因为法官要为小小书记员出头。蔡小姐接著说,“ 她走了之后没有一分钟,法官就进来了。法官进来以后朝著我们就喊:他问怎么回事?书记员呢?”

庄严肃穆的法院,也就在法官大人咆哮之下,渐渐变得有如买菜的街市,在西方十分少见,也令人眼界大开。蔡小姐说,“我们就对法官说,你怎么这样呢?你看录像啊,你把录像调出来啊。你看我们是欺负她的吗?我问她贵姓。他(法官)就问你们是干甚么的,然后法官就皱著眉,特别凶狠的样子。”

在海外,由裁判法院、地院、到中、高级法院,西方法官通常都是目无表情,不会表露自己的情绪,更加不会轻易动怒。形象地讲,法官是蒙上眼睛,听控辩双方陈述,然后再作出裁定的。

蔡小姐继续说到,“然后我就说法官啊,你别凶神恶煞的样子。你是法官,你到法庭来这个样子的话,我们就很害怕。我就这样说,结果法官居然说,我就长这样,为了你的案子我还去整容啊!”

究竟,有没有听错法官讲的话呢?“这是法官说的原话! 然后他又走了,然后又换了一个书记员,进来了坐在那。”换人之后,会否好一些呢?“然后我就问你贵姓?这个书记员非常的有礼貌,他说我姓孔。这不就很好了吗!”

法官大人再次入场,好戏也再上演。蔡小姐说,“然后到了九点五分了,法官才来。他等于推迟了二十分钟才进来法庭。来了以后就坐在哪,然后就算开庭了吧。结果念完起诉书,然后被告答辩,答辩完了以后,(控方)就开始说了,这个案子,原告为甚么一次一次的败诉,因为被告和法院互相有勾结。”

今日的中国民众,也真是大胆,在法庭上公开说,被告和法院互有勾结。蔡小姐说, “ 我现在把罪证念一下,结果才刚要念。法官就说,不能念!与本案无关不许念!”

法官说不许念,不就是说,控方有话说不得吗? “一说不许念,旁听的有一位男同志,在旁听席上,他就举手。他说法官让他念吧,我们想听听,他边举手边说。” 不得不说,这位旁听席上的民众,坐过政治的黑狱,也懂得法庭的黑暗,明知中国的法院是为党、政、军开了,还要来个黑色幽默,大智若愚当作胡涂。

蔡小姐继续说,“法官说,未经允许不准发言。但是他举手了,而且也是跟法官说话呢。没想到,法官马上就说,把他给弄出去!”顿时,法官大人的权威得到张显。 “因为旁听席上还坐了两个法警,结果那个法警上来就拉、就拽”

而民众也不示弱,法庭的秩序开始失控。“当时坐在(旁听席上)旁边的看了就说,法官你这样不对,人家举手了,跟你法官说,想听一听。你同意就说同意、不同意就说不同意。干嘛直接把人家给拽出去,你这样是暴力,暴力对待旁听人员!”

在法庭,审讯期间,没有得到法官的批准,是不能够随意发言。这刻,作为原告的代理人,蔡小姐也加入了战局。“接著我也站起来说话了。我就站在法官跟前,我也说,你这样不对。”之后,法官乾脆不审了,又是何等儿戏。“法官一句话没多说,拿起槌子一敲,就说休庭! 转身就跑了。”

而好戏更在后头,法庭内上演律师被庭警驱逐、殴打这一幕。“法官跑了,没两分钟,一下子就进来7个法警。其中5个法警把旁听席,旁听的7、8八个人围住。”

民众也不甘示弱,用手机录影作为武器,要记录下法庭全武行的过程。蔡小姐继续说,“说人家用手机照相,接著过来两个法警,其中一个法警的编号是(XX省略) 这个法警过来以后,二话没说,拉开(证人)身后的椅子,一把就拧住(证人)的右胳臂,然后就拼命拧。就往后拽,(证人)这时唉唷一声。”

不得不提,被粗暴对待的证人,本身也是律师,自身的权益不但不保,作为证人,也受不到法院的保护,更可笑的是,动粗的竟是法院的法警本身。案件代理蔡小姐马上说到,BITE “我就喊,你在干甚么? 打人啊!我就这么喊。接著暴力动手的这位法警,伸手就拽一位代理人的手机。拿起来了,拿起以后就说,你照相了、你照相了。”

当然,熟识法律,也为证人本身,在法庭内的说词,提供了有力的助证。蔡小姐说, “你凭甚么叫我(证人)走,我(控方)现在是原告,我到法庭来打官司。你凭甚么叫我走?”

看来,今日的中国民众,也拿起法律的武器,一直战斗到法庭内外。“然后我们当然就据理力争。然后我也太紧张了吧,突然我的心脏就难受得不得了。浑身就哆嗦开来,躺在椅子上。旁听席有几个人,被他们推到外面去了。”

混乱中,还突破有人不适,需要药物救急。蔡小姐说:法庭内僵持不下去,他们还要打110,报警求救。

影像就是力量,影像可以说话,这些申诉的民众,更开始为自己手机中的片段,与庭警争执下去。“ 后来来了一个姓(王)的队长,跟王队长说,他们抢我们手机。(庭警说)这根本就违法的。我们是照相了。法官说,法庭不让照相。” 因为法警要没收手机,删除资料。

蔡小姐抗辩道,“ 这个地方已经不是法庭了,法庭的概念,有审判长、有法官、书记员、有原告、被告,才是法庭。我们照相的时候,法官已经跑了。书记员都走了。这怎么叫法庭呢? 这就是一间屋子。要说这间屋子是法庭,农村院子也是法院。”

记者问: 一切都有法庭的录像为证据 ?
蔡小姐: 有啊,总共人数10来个。原告旁听人员是6个。法官一敲槌子就跑了,而且换了第二个书记员的时后,我们的态度就非常好了。
记者问:你问了甚么令法官气了?
蔡小姐:我就问她(书记员)贵姓?你是干甚么的?就是这样。
记者问:书记员怎样说?
蔡小姐:“她明明知道我坐在代理人的位置。后来我就说,假如我不说我是干甚么的,我就不能问你贵姓吗?”

蔡小姐说,他们要求法院提供当日的录像,包括被法警扭胳臂的录像,更要法官擅自离开法庭录像。不过,看来都是原告的一厢情愿而已。

好啦,各位听众,这节中国万花筒,“官拙民不笨” 就告一个段落,你没有中国法庭上的荒唐事可以与我们分享呢? 我是何山,下次再会。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