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人口专辑:柬埔寨难民两度被人贩操控庆重生(视频)

为了脱离贫困生活,无数柬埔寨人冒险偷渡到泰国边境寻找工作。由于人生路不熟,容易落入人贩手上。本集的主人翁被卖到船上过著非人的生活。他其后虽然成功逃脱,却又落在贪污的警察手上,再被卖作劳役工。(姬励思报道)

2012.02.0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今天的节目是有关一个叫范立家的柬埔寨难民,他如何从地狱重返人间的故事。

范立家表示,他偷渡到泰国期间,被人贩卖到船上工作。

他说:“晚上我在船上睡觉时,我会想如果船只沉没,我又不会游泳,肯定会溺毙,而我的父母、妻儿却无法知道我的消息,就会一直在家等候我回去。

在柬埔寨,贫困是大部份居民生活的常态,因而形成一股难民潮,不少柬埔寨人会偷渡到邻近较为富裕的国家。这些难民多数是男性,在偷渡过程中,很容易就落入人贩手上,这亦是他们恶梦的开始。

自从范立家成功逃脱后,他就开始把自己的经历,绘画成图像,向外界展示。他认为单凭口述,难以令人相信。

范立家表示,他偷渡到泰国边境寻找工作,是要赚钱为怀孕妻子支付分娩的费用。

他说:“我悲惨的经历由我妻子怀孕开始,这是我们的第一胎,我无钱支付她在医院分娩的费用,因此我决定偷渡到泰国边境,寻找工作。当时是七、八月之间,我乘车到达泰国的边境,具体的地点我不清楚,车厢内非常挤迫,每个人都尽力要挤进车内,几乎是人叠人。”

在柬埔寨,每年有大约三十万年轻人投入劳动力市场,但国内跟本无工业,无工作,前途一片黑暗。泰国提供的就业机会,就吸引了无数像范立家的柬埔寨青年,冒险偷渡。据非官方的统计,泰国的柬埔寨黑工,超过十万人。

柬埔寨法律教育中心负责人托拉表示,贫穷是令人贩有机可乘的主因。

他说:“大部份人口贩卖的受害者,都是来自贫穷的社区,他们无拥有土地,部份更是露宿者。即使他们有瓦遮头,但却无农田可耕,他们只好到别国寻找工作的机会来糊口。”

范立家表示,他仍然清楚记得当初被卖到船上的情况。

他说:“我在船上渡过八日八夜,我们都不知要在船上工作多久。船上的人问我知否自己要往那里去,我说我只知目前身处船上。他们问我是否收钱来到这里,我说我并无收取任何金钱。他们就告诉我,我已被卖给他们,无需多问。”

被卖到船上的难民具体的遭遇,外界所知不多。他们会被告知只需在船上工作几个月,就可回家,但事实是有受害者永远无法重返岸上。像范立家这样的幸存者透露,船上所过的是非人生活,遭受禁锢,长时间禁止睡眠,及经常捱打。

范立家表示,他一度以为自己无机会重返家园。

他说:“我当时想可以回家的机会微乎其微,被卖到船上的难民,大约只有两成可以重返家园。如果你生病,无法工作,他们会容许你先休息一下。但如果你的病情无好转,或者是复原无望,他们就会把你抛落大海。我经常想到我的妻儿,因此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尝试想些开心的事,保持自己的情绪及身体健康,可以继续为他们工作,我一直在期盼,等待与家人重聚的一日。”

远至毛里求斯及印度,都可以找到幸存者。他们为了摆脱船上非人的生活及虐待,会冒险跳海逃生。范立家在船上工作了四年,才等到逃走的机会。

范立家讲述他逃生的经过。他说:“船只正在靠近马来西亚的海岸,当时已经是深夜,船只停泊在离岸约四公里之处,我靠著一个装鱼露的胶樽,用了二十分钟游到岸边。有人把我们送到警察局,但由于警察讲马来语,我和我的泰国朋人都听不懂。他们亦会说英语,我可以明白一点点,我试图用动作,手势与警察沟通,要求他们为我戴上手铐,把我遣返柬埔寨。我又画了一幅显示柬埔寨及马来西亚的地图,不断叫回去,回去,但警察们听不懂,就把我带到一个地方,卖给一个中国人。”

像范立家这样的遭遇非常普遍。以为自己逃出生天,却又再陷入另一类的人贩手上,成为劳役工,继续受到虐待。

民间组织,柬埔寨促进和捍卫人权联盟干事森默表示,马来西亚警队的贪污情况严重。他说:“范立家的例子明确显示马来西亚的法治不张,导致警队内的贪污严重,他们知道这些受害人都是非法跨境偷渡,就趁机把他们贩卖图利。”

范立家被强迫在马来西亚一个种植园内当苦工,超过一年。其后在一个民间组织的协助下,被遣返柬埔寨。在金边的人权组织批评亚洲国家之间,在打击人口贩卖活动方面,缺乏合作及协调,讲多做少。

柬埔寨促进和捍卫人权联盟干事森默表示,唯有涉及的国家衷诚合作,才能有效打击人口贩卖。

他说:“单单针对柬埔寨,是无法防止人口贩卖的活动蔓延,因为人贩的网络遍及泰国及马来西亚,所有涉及的国家必须衷诚合作。可惜的是在亚洲地区,至今未有相应的机制,有效地打击人口贩卖的活动。”

在柬埔寨的不同地区,仍有无数的家庭,在等待他们受害的成员回家重聚。范立家离开家园五年之后,终于可以与家人团聚。现时他的目标是希望透过漫画,为家人缔造新生活。

范立家表示,经历过被贩卖的悲惨生活后,他不会再离开柬埔寨,到别国谋生。

他说:“我无论工作或休息时,这些惨痛的经历都会浮现脑中,我被卖到船上,及在船上工作的情况,至今仍历历在目。现时我只想在柬埔寨生活和工作,不愿到别的国家。柬埔寨对我而言是无价之宝,赚多少钱已经不再重要。与家人一起才是最珍贵。”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