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流失记忆--姜福祯声讨李鹏被判8年

2015-0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姜福祯在监狱和难友合影 (后排右一为姜福祯)。(图片:姜福祯提供)
姜福祯在监狱和难友合影 (后排右一为姜福祯)。(图片:姜福祯提供)

八九年六四学运开始时,一直有为民主发声的青岛工人姜福祯,为了保护家人,选择了悄悄地进行鼓动和宣传民主,学潮结束后他依然被抓捕,并判刑8年,当时新婚的他妻子怀孕只有4个月。25年之后,他尽管处境困难,59岁的他依然坚持在维权一线。(罗伯特/林乐同报道)

1989年9月1日,33岁的姜福祯发现家里来了一名政治保卫警察。这名警察在他家里,和他东拉西扯,很久都不离开,还不时向门外看。那时候,姜福祯明白,北京天安门广场的镇压刚刚结束,全国正在大清算,自己的麻烦也来了。

果然,一会儿,几十个警察和武警冲了进来,直接给他戴上手铐,带走了他,并将他关押在看守所。那时候,他刚新婚一年,妻子已经有4个月身孕。

警察带走他的理由是,学潮期间,他在青岛从事了大量的反革命宣传,并张贴小字报攻击当时的领导人邓小平和李鹏等。

姜福祯逮捕证。(图片:姜福祯提供)
姜福祯逮捕证。(图片:姜福祯提供)
9月9日,青岛当局正式逮捕了姜福祯,并将逮捕通知书送达其妻子手中,但他的妻子拒绝签字。至今,山东当局手中关于逮捕他的文件上,依然没有姜福祯家属的签字。

在此之前,姜福祯在青岛已是一名知名的民运人士。1956年出生的他,有著坎坷的人生经历。他1975年下乡插队务农,1978年回青岛就业。先后干过建筑工人、碾胶工人等。同时,他亦被人称为“小才子”。他早在70年代初即开始写诗,先后发表诗歌、小说若干篇。1984年还曾在《小说天地》倡导“杂文体小说”写作的实验。1979年考入青岛职工大学政治理论系。

也正是因为其清醒的思维和才气,让他很早就被80年代初的民主强运动所吸引。1980年,他参加了青岛当地民运刊物《海浪花》的编辑工作,随著《海浪花》被当局取缔,1981年,他也被青岛职工大学勒令退学。

1984年开始参加法律专业自学考试,1987年取得山东大学和山东省高教委员会颁发的毕业证书,就在即将成为干部的时候,学潮爆发,他再度成为当局重点控制对像。

1989年学潮开始后,刚结婚的他,考虑到家人的安全,选择了不公开参加活动,而是在晚上悄悄滴潜入海洋大学,与学生们交流,帮他们出主意,分析情况。尽管有斗争经验丰富的他处处小心,但还是被当局盯上,6.4之后全国范围内的镇压开始后,当局更是对他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调查,最后将其逮捕。

多年以后,姜福祯在接受本台记者的采访时,说起这段经历。

他说:当时那种情况,应该坚决地站出来,应该说,我不是。我是属于有点悄悄的。没有上街,只是到大学里边。不想出事嘛,因为当时刚结婚,88年结婚,89年出事。我的参与是比较低调的。尽管这样,还是把我给挖了出来,判的是8年,呆了不到6年,5年零11个月吧。

根据本台拿到的一份青岛中院刑事判决书显示,6.4镇压之后,姜福祯写下《讨逆民之贼李鹏书》,在海洋大学等地张贴,散发,严厉批评邓小平和李鹏等镇压学生的中共领导人,并呼吁民众起来,将邓小平、李鹏等赶下台。也正是基于这个理由,当局以反革命煽动宣传罪,判处姜福祯有期徒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尽管当局用了一个很大的罪名拘捕姜福祯,但根据该判决书显示,他们手上拿到的物证,却只是圆珠笔一支,胶卷盒2个。

1994年底,姜福祯出狱,女儿已经5岁了。但对于他来说,生活已经被彻底改变。他依托以前爱收集书的基础,开了一个小书店,但2年前,书店已经倒闭。

他说:我以前开过一个小书店,然后现在关了两年了。基本上没什么事吧。然后有时候帮朋友打公益官司嘛,信息公开什么的,还有其他的一些,基本上是吃老本。

姜福祯出狱后,尽管生活并不富裕,但依然保持著并未改变的民主价值观。1998年,他熟悉电脑后,开始参加网络上的各种民主活动,至今已经参加各种呼吁、抗议、建议等签名活动几十起。同时开始在海内外刊物上发表文章近百篇。较早提出“均富”“反贪”,抨击权贵私有化的人之一。

在谈起自己家庭时,姜福祯介绍,孩子已经大了,在外地打工。他现在是一个人生活。自己多年来,深感对孩子的愧疚,因为种种原因,他对孩子的影响不大,也不希望对孩子有太多的影响,希望孩子离政治远一些。

他说:我是出来之后,98年,妻子就离婚了。孩子是25岁多,现在大了嘛,自己在广州打工。我的情况很少对她讲,她知道。现在大陆这个情况,如果是女儿,同样政治倾向,那对她影响很大的。她也不感兴趣,我也很少对她讲,这样叫她尽量和政治保持一个距离。

当记者问及如果时间倒流,他会怎么选择?姜福祯笑著说,这不好假设。

他说:呵呵,这不大好假设,当时情况,如果这么惨烈的话,我宁可出来。

在那场针对89民运人士的镇压中,尽管山东的恐怖气氛并不算最严重,但还是有很多人,踩著民主运动人士的鲜血向上爬。在被逮捕之后,他曾经问时任青岛市政治保卫警察大队大队长,凭什么抓他?这名大队长政治警察说,你这样的资深反革命不抓,我们抓谁?因为抓捕了大批的民运人士,后来,这名政治保卫警察一路升官,到退休时已官至青岛市国安局长。

 

姜福祯的刑事判决书。 (图片:姜福祯提供)
姜福祯的刑事判决书。(图片:姜福祯提供)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