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周年)海外民主人士纪念六四 冀年轻代成为政权终结者

2018-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全球各地发起「六四」29周年纪念活动,海外留学生及年轻一代以各种审美及创意方式参与,他们表示承继「八九精神」的同时亦会注入时代意义。多位留学生在纪念活动上挑战中共禁区并宣示与体制彻底决裂。「八九」亲历者冀望90后成为中共政权的终结者。(吴亦桐 / 黄乐涛 报道)

「六四」29周年之际,包括美国、法国、澳大利亚、德国等全球各地的民主人士、人权团体发起纪念及抗议活动。海外留学生、在美的「八九二代」表现亮眼,他们或以行为艺术方式参与、或在公开的纪念活动发言对「八九精神」的传承及与中共体制决裂的态度。

华盛顿时间6月3日晚间,全美学自联在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前举行烛光纪念晚会,乔治亚大学留学生古懿担任本次活动主持人。主演讲人中亦有5位90后留学生,古懿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后八九孩子们站起来」。

今年3月份在美留学生发起的「习从来不是我的主席」行动第一人、美国康涅狄格大学的刘奕江在在活动中表示,「六四屠杀」29年之后,当年在「八九学生」抗议的诉求,在现今的中国大陆并没有实现,中国大陆没有新闻自由、网络防火墙愈来愈高;记者和律师接连入狱;官倒腐败也并没有消失,权贵家庭垄断著整个经济命脉;无数人因为民族、信仰、言论被打压、监禁甚至被迫害致死,而中共现执政者习近平用皇帝梦妄图称霸世界。为此年轻人应该记得29年前的「屠城之夜」,认识到中共政权没有任何合法性,而终结独裁政权亦是不变的使命。

95后维吾尔留学生凯赛尔•吐尔洪表示到美国后才听说「六四屠城」血与火的故事,令他想起自己的故乡新疆喀什,2018年的喀什一样有装甲车和机关枪,而与他一样出国留学的新疆同学在回国度假时被送入了集中营;他认为喀什集中营里的梦魇不只属于维吾尔,天安门的血迹不只属于中国,因此他希望年轻人不因国族认同而彼此隔离,而是共同为了人的自由和尊严并肩而战。

西安「八九民主人士」杨海在美国留学的女儿杨倩怡表示尽管「六四」29年后中国现状愈加黑暗,但持续的纪念和坚持依然有意义。

杨倩怡说:持续的纪念当然有意义,如果纪念当年英灵的人都没有了,那才是我们中华民族没有希望的时刻,今天我能够站在这里就是对「六四精神」的传承,面对暴政我们能做的恰恰是不断向世界揭露它们丑恶的行径。我们的父辈们仍未放弃,作为「六四二代」,我们传讲「六四事件」经过以及中国人权现状,都是对未来民主自由做出的贡献。

古懿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认为,海外留学生踊跃参与「六四」纪念,显示中共试图切断历史记忆的作法已经失败,而年轻一代不再打出「平反六四」等常规标语,而是以「颠覆者」定位提出明确的政治反对主张。

古懿说:这次活动来自不同背景的年轻人广泛参与,这一现象表明,中共想把「六四」从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中抹去的努力失败了,相反「六四」正在成为不同背景、不同旅裔的年轻人的共同记忆。90后参与者展现出两方面的独特形象,首先他们不是改革的拥护者,而是政权的颠覆者;他们不请求杀人犯为受害人平反,而是发誓终结非法而残暴的政权。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留学生吴乐宝和同学们响应澳洲青年艺术家巴丢草发起的「坦克人2018快闪」行动,他们在中国驻坎培拉使馆进行抗议。吴乐宝也向本台表示,他们拒绝使用「平反六四」等口号,这是年轻一代更为清醒的担当。

吴乐宝说:我们需要展现出勇气。中国将来要走向一个健康道路的话,重新评价「六四」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坎,这个评价不应该由中共来主持,它没有资格给「六四」做什么平反,它是刽子手。

6月3日下午,法国学者、旅法民主人士和留学生在巴黎20区政府附近公园的六四纪念碑前,献花纪念「六四死难者」。因支持「八九学运」而被迫流亡海外的四通公司前总经理万润南告诉本台,1989年「六四屠城」后,法国前总统密特朗曾发表评论,一个枪杀年轻人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而随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海外留学生成为「六四纪念」的主力,万润南认为这一代年轻人有可能成为中共政权的终结者。

万润南说:现在的90后也是希望所在,他们是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要骗这些人很难。只要共产党不接受普世价值、不实行民主宪政,年轻人就是最后一任专制政府的掘墓人。

周一(6月4日)德国民主人士在法兰克福使馆前举行抗议活动。旅美八九学运前学生领袖周锋锁、法学学者滕彪等人在美国国会前参加「坦克人2018快闪」行动。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