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東江》第八集:田橋特區

東江流經廣州增城田穚﹐區內集中不少養殖業及電鍍廠,大多未經註冊,設廠無需環保設施,當地人戲稱為“田橋特區”。工廠的重金屬污水流到三公里外的東江,居民在河中捕獲的魚都是有柴油味。(畢子默報道)
2011-07-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返回 哭泣的东江


記者從東莞石龍鎮再出發,橫渡東江,下一站來到隔岸的廣州增城。東江流經這里的所謂“田橋特區”,期間受到養殖業和工業電鍍廢水的嚴重污染。據了解,田橋是增城市石灘鎮的一個村,過去是遠近聞名的電鍍村,集中了三十多間電鍍廠,且絕大多數未經註冊。由於這開辦污染嚴重的電鍍廠不需任何手續、也不需購置任何環保設備,任何人只需租下廠房即可生產,完全是一個自由世界,故當地人戲稱之“田橋特區”。

記者從東江沿岸出發,到達“田橋特區”的時候正值去年廣州召開亞運。江邊一名牧羊人對記者說,由於亞運召開,田橋村內開辦多年的非法電鍍廠均暫時被勒令停業,原來那些搞電鍍的人,現時就在附近臨時轉行搞起了養殖業。

根據牧羊人指引,記者來到東江增江支流邊上不足五十米的大型養殖區。區內一間獨立小屋上掛上寫有“三江田橋村委會治安隊”的招牌,以證這里的營業受到村委會認可和保護。

強忍著陣陣惡臭,記者步入養殖區。成千上萬頭豬棲身在一個個鳥黑河塘圍繞著大大小小的養豬棚內,豬棚頂上一排排生銹的石棉瓦殘留著過去做電鍍時強酸腐蝕的痕跡。記者在一個豬圈旁發現了大量使用過的藥物包裝,其中包括多種抗生素及一款名為“厭食百病消”的藥物包裝盒。這里的豬將會供應到廣州、深圳等附近城市。而除了豬以外,區內還養殖雞、鴨和魚,在那些幾乎完全被污染的魚塘河塘岸上,隨處可見已經發臭的死魚。

記者離開養殖區向北走,迎面可見一大片菜田,田邊的野草被染成了黃色,如同生銹一樣。一名來自湛江農村的菜農對記者說,他們租地種菜,但自己並不吃這些菜,也不喝這兒的水,因為太髒了。

一問之下,原來這里種菜用的水全部是被電鍍廠污染後排放出來的工業廢水。

從備受污染的菜田向北繼續走三分鐘,記者進入到田橋工業區,這里占地面積不大,約有四、五個足球場的大小,里面星羅棋布全是電鍍加工廠。不過,目前整個廠區卻是空無一人,人去樓空的工廠圍墻上只剩下昔日的電鍍廣告。然而一片鴉雀無聲中,途人仍然能夠清晰感受到彌漫在空氣中消散不去的強酸味,以及廠房牆角上殘留著化學試劑的痕跡。而在舊日被用作排放各種有毒廢水的眾多管道上,記者就仍能看見上面標記著“含氰廢水”、“含鎳廢水”、“含鉻廢水”等字樣,這些毒水未經處理被直接排放到附近的一條小河,再連同沿途養殖區的排放物,一起流入增江,再流向三公里外的東江。

記者在工業區內一間名為“冠博”電鍍廠的門口還看見一幅顏色鮮艷的橫額,上面寫著“熱烈歡迎增城市委書記及各級領導親臨指導”。非法企業為主的電鍍工業園雖為該地區帶來嚴重污染,過去卻備受當地政府重視,直至亞運召開前,當地一間電鍍廠突然有名叫胡行安的工人中毒死亡,但因為他不是死在工廠車間,而是死在工廠旁、月租二百元的工棚內,當地勞動部門認定事故不屬工傷,結果工廠拒絕賠償,只給予兩萬元人道補助。死者家屬其後向傳媒投訴,廣州一間以敢言著稱的報紙曝光了當地兩年內第三起電鍍工人離奇死亡事件,這個從前無人過問“田橋特區”才得到關注。當地政府隨即以召開亞運為由將區內的三十多間電鍍廠關閉。

工業園旁一家士多店的老闆說,這裏除了兩三間大廠外其它的工廠都未經登記,它們從來不交稅,只要花點錢打點疏通上級即可。他說,有些小廠現在還會偷偷開工,相信亞運後電鍍老闆就會捲土從來。

記者離開工業園,繼續追蹤那條被用作排放廢水的小河流向。河邊草叢裏暗藏著綠、黃、黑各色的排水管,河岸上的土壤受到重金屬長期污染被染成漆黑,河水濁不見底,而一些被捆紮起來的金屬廢渣則突兀地橫尸河床。這條小河往南六百米就是增江。

在增江匯入東江之處,記者看到發出陣陣惡臭的河水在亂石間奔湧而下,有不少人卻揀來這里釣魚。一名正在釣魚的市民對記者講,這里的河水污染嚴重,釣上來的魚全是柴油味。他旁邊的釣魚者即時補充道,為了生存,他們都沒有辦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