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東江》追蹤(九):漂染威脅

紡織業對經濟和社會起巨大作用的背後,隱藏著難以承受的污染代價,其中全國出產牛仔服裝著名的廣州市新塘鎮,在提供大量就業機會的同時,超標排放令當地居民怨聲載道。假若衣料漂洗不夠徹底,殘留在衣服上的化學物會刺激人體,為環境和人類帶來難以逆轉的威脅。(文宇晴報道)
2011-08-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返回 哭泣的东江


自廣州市新塘鎮生產出大陸第一條牛仔褲以來,經過近30年的發展,新塘已從一個安靜的農業小鎮,一躍成為世界牛仔服裝之都。其紡紗、染色、織布、整理、印花、制衣、漂洗都能在鎮內完成。不過,鎮內逾百家的漂染企業帶來了一定的環境問題,尤其是水污染。

居住在新塘鎮海倫堡花園業主何先生表示,2年前他搬進去居住後,發現周邊污水問題嚴重,經常因河道垃圾堆積及污水沒有處理好便排放,以致大量蚊蟲滋生,居民經常向屋苑管理處投訴,甚至去信環保局等政府機關反映。相信是當局也考慮到污染的情況越來越嚴重,在屋苑附近興建了一所污水處理廠,因而周邊的環境才有了改善。

他說︰“就是污水的臭味、蚊子等什麼都有。現在都處理好了,比以前都改善很多了。我們以前是很骯,現在有污水處理廠都處理好了都看不到了,現在可能沒這個擔心。”

不過鄰村久裕村的一名女村民陳女士對記者說,村民也曾在2009年時去信廣東省委書記汪洋,指久裕村70多家企業搬遷後,還有不少違反環保要求的工廠仍然秘密運作,污水沒有經過處理便直接排入河流,導致村內大部分河流嚴重污染,影響居民生活環境,希望有關部門給予整治,還他們綠色家園。

去年因廣州舉辦亞運會關係,企業非法排放污水的行為才有所收歛。不過亞運會一完,工廠又再超標排放,沿河傾倒垃圾也繼續嚴重。陳女士說,不少有錢人可以顧人到山上收集山水作飲用的食水,他們這些平民只能安於天命,繼續飲用受污染了的東江水。由於鎮內的工廠提供了大量的職位,為了生活他們也不能離開。

她說︰“現在新塘污染很厲害,有錢人派專車上山接水飲用,其他如我們都是飲用自來水。我們也沒有辦法,只是裝上過濾器。不是說走就走,新塘是工業區,找工作比較容易。”

新塘鎮最初的洗染廠建在大墩村,由於污染嚴重,從2006年起,新塘鎮開始大規模治理,逐漸將洗水廠、印染廠等遷移至西面的西洲村。大敦村村民鄧小姐表示,污染被轉移了,卻一直沒有消失。

她說︰“這邊的水大多數都不乾淨,河道都是骯得很。肯定會擔心的,但是沒辦法。自己也很少買海鮮吃,一般都是吃蔬菜。”

更讓人擔憂的,除了是超標排放的污水帶來污染外,也會為部分民工或市民帶來健康的隱憂。成為服裝前,布料在織布、印染的過程中多會使用防腐劑、防蛀劑、氧化劑、催化劑、去污劑等化學物質。這些物質在不斷釋放的過程中對人體造成各種危害,例如皮膚過敏或是令人感覺呼吸道不適、乾咳,有的出現哮喘等症狀,嚴重的誘發癌症。

北京服裝學院輕化工程教研室主任王建明表示,假若漂洗的過程中不到位,即使是新衣服也會暗藏危機。

他說︰“不一定給你滌洗得很乾淨,有可能是鹼性很大。一般衣服在這樣情況下,鹼性很大的衣服穿上去會容易過敏了。”

香港環保組織綠色和平項目主任丘梓蕙表示,珠三角流域地區有約六成的江河湖泊,均受不同程度的污染。她說,工業排放如有機污染物、重金屬等有毒有害物質,即使排放少量或是少量接觸,這些難以降解的物質在環境及人體裡會慢慢累積,從而對環境和人類造成有很大的危害。

她說︰“長遠來說,若是環境激素來說,會影響到人類的生殖系統和免疫系統。如果是重金屬的話,會破壞神經系統,同時也影響肝、腎。有些有毒有害物質更會致癌。”

新塘鎮只是整個紡織行業潛在污染的其中一個縮影,可能只是整個行業的冰山一角。綠色和平呼籲企業和政府應立即採取行動,從源頭根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