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六周年】中國維權律師之路已走到盡頭? 微弱力量在高壓中堅持

2021-07-08
Share
【709六周年】中國維權律師之路已走到盡頭? 微弱力量在高壓中堅持 周五(9日)是709大抓捕六周年。六年過去,中國大陸知名的維權律師,不是被拘禁,就是被噤聲。
粵語組製圖

周五(9日)是709大抓捕六周年。六年過去,中國大陸知名的維權律師,不是被拘禁,就是被噤聲。就算坐完牢出來,也繼續被監控,再不能過回正常人生活。他們都形容,維權律師之路,已走到了盡頭。709律師王全璋和王宇講述六年來他們的心路歷程。(陳妙玲 報道)

北京鋒銳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宇,是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中,首批被捕的律師,她與外界失聯超過一年期間,曾不止一次被迫在電視上認罪。

獲釋至今快將五年,王宇表示,心理陰影至今無法消除,況每天仍活在被監控的狀況中,經常被公安、國保騷擾,一直無法過正常生活。

王宇說:我沒有護照也不能辦理護照,在國內的旅行經常被限制,例如到廣東,有廣東的國保在監視我;到上海,被上海國保抓捕,關押幾個小時。還是監控,很難回到正常人生活。這不只是不公平的問題,他們的做法行為完全是違法。

王宇:受當局警告 再辦維權案會重演709事件

中國很多地方,律師人數遠低於需求,民事和行政訴訟案件,容許當事人委託沒有律師執照的人士擔任訴訟代理人。王宇被註銷律師執業證後,改以公民代理人的身分接辦案件。但她表示,過程當中,政府機構對她施加特別多限制,需要比一般代理人多10倍的力量,才能成功爭取為當事人出庭。

她近期參與了多宗備受關注的案件,包括重慶民營企業家李懷慶「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案」,以及「惡俗維基案」被告牛騰宇等。王宇表示,協助的律師都受到官方不同程度的威脅,她更被警告,若不放棄會重演709事件。

王宇說:參與這兩個案件時,我們都用法律為當事人爭取權利,但過程中,不斷撞壁,在法律上得不到正義的伸張。同時我們個人,因為代理案件,不只是我,我丈夫(包龍軍,同為709律師)、其他律師也受到打壓,受到嚴重的威脅,不退出案件會失去律師證,我們沒有律師證的律師,再代理案件會限制人身自由,709情況重演。真的對法律好失望。

王宇:中國法律如同花瓶 中國法治已死

由被捕至今的經歷,王宇形容,中國的法律如同花瓶,法治環境的惡化,已令維權律師難有生存空間。

王宇說:中國法律是花瓶一樣,看來很好看,但這些法不是用來限制有權力的部門或人員,只是限制不服從的人,尤其是這幾年,法治環境持續惡化,你沒有親臨其中,根本不知道中國政府違法的內幕。我們這些律師努力爭取生存和工作空間,但感覺空間越來越狹小,已無法呼吸,有時候覺得中國法治已死。

王宇表示,困難中仍有不少律師願意犧牲,辦理維權案件,並鼓勵她不能輕言放棄。她表示,自己在爭取領回執業證的同時,也會繼續以公民代理人的身份,協助弱勢社群。

china-lawyer1.jpg
王宇獲釋後繼續以代理人身分辦理維權案件。(受訪者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王全璋:無法為自己申辯 嘆維權律師工作已到盡頭

維權律師王全璋在709事件中被羈押及囚禁近5年,直至去年才獲釋。他的律師執照被吊銷後,也嘗試以公民代理人的方式,為拆遷戶求助者提供法律支援。

china-lawyer709.jpg
王全璋表示,無法為自己申辯嘆維權律師工作已到盡頭。(受訪者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王全璋表示,自己總結了被捕經驗和家屬應對方法,能成為求助者有用的參考資料。

王全璋說:冤假錯案,如何反擊,我做了一些總結,與新的受害者分享經驗時,我會談到如果他們被捕時應如何應對,如何與強力部門溝通,如果親屬被捕,在外面的親屬有甚麼行動會更有效,讓被捕的人更安全,這都是好重要,他們會考慮我的經驗,也認為我是維權當中頑強的抗爭者,他們也需要我的這種支持和鼓勵。

重投法律工作,王全璋認為,維權律師的工作比以前更難,只通過法律程序,為當事人維權的做法,已走到盡頭。

王全璋說:我寫一些申訴書、控告書,到法院就普通民事案件立案,法院說我被加在黑名單,不能當原告,作為一個法律人和人權律師,我被迫使用法律反抗時,經歷挫折和失敗,對我來說,無力感更嚴重,律師越來越是走過場,稍為抗爭和不合作,就可能被整肅,我感覺得個案維權已走到盡頭。

不過王全璋指出,在民事和經濟案件,維權律師仍有生存空間。他說沒有後悔當上維權律師,也不會「自廢武功」,會繼續以人權捍衞者和法律人的身分,為有需要的人提供協助和發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