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律師】709大抓捕7周年 王全璋指監控打壓仍持續

2022.07.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維權律師】709大抓捕7周年 王全璋指監控打壓仍持續 中國維權律師、「709大抓捕」之一的王全璋表示,回家至今兩年多,慢慢適應重返社會的生活,在與家人團聚的同時,也不代表他們有真正的自由,他與家人仍活在被監控當中。
受訪者提供圖片

7年前發生的「709大抓捕」中,過百名中國維權律師和工作者被捕和問話,其中包括遭拘押近5年的王全璋。回首事件,王全璋說,他為中國維權律師無懼高壓、挺身捍衛公義感到驕傲,此役向世界彰顯了這個群體的使命感。王全璋2年多前獲釋與家人重聚,但至今言行自由仍被剝奪。妻子李文足表示,一家難以再過正常人的生活,多年來被監控和騷擾,年幼的兒子不僅學業受到影響,至今仍會時常做惡夢。

中國維權律師王全璋在兩年多前獲釋回家,與妻子李文足和兒子重逢的一幕,感動人心。

王全璋表示,雖然「709大抓捕」當中,被判刑的律師先後獲釋,包括被當局指稱為「主腦」的鋒銳律師事務所主任周世鋒也會在本月刑滿獲釋,但他認為,事件不會就此完結,一些與事件有關聯的人仍然在囚。例如律師謝陽,最近再度被當局扣押,顯示官方對維權律師的打壓,仍然持續。

他表示,「709事件」發生後,中國維權律師和家屬,願意為公義站出來維權,也是向世界彰顯這種精神。

王全璋說:「709事件」是權力對公民和律師鎮壓和迫害的高峰,「709」的意義是當時有幾十名甚至幾百名律師被帶走和問話,官方用最大規模做輿論宣傳,即使在權力持續鎮壓人權自由的時間,仍然有一些中國的律師在法律的戰線上,維護公民的自由和尊嚴,也能讓世界看到這一點。709的家屬妻子們能夠團結,走上街頭抗爭,等於否認官方對公民在街頭抗議的打擊和壓迫,這也是事件的意義。

王全璋:僅肉身獲得一些自由 全家言論舉止仍被監控

王全璋表示,回家至今兩年多,慢慢適應重返社會的生活,但在與家人團聚的同時,也不代表他們有真正的自由,相反仍活在監控當中。

王全璋說:我被監控的日子主要在敏感日,例如人權日、歐盟日和美國憲法日等,他們(公安)會在我們家外堵門,這幾年都是這樣的過來;709的紀念日如去年,得知我有一個發言,就一直跟蹤我們,當天我們剛好去了石家莊,當地與山東的警察就有20多人過來。

他表示,不僅自己的行動自由被剝奪,言論自由和司法權利,也受到限制。

王全璋說:肉身雖然有一定的自由,但我不僅被剝奪了政治權利,感覺被剝奪了司法權和訴訟權,我現在想提出民事訴訟,要提出起訴和立案都非常困難;我在自媒體上的發言受到限制,我剛獲釋時不太了解,用自己的微信寫了一些文章,其實我只是寫了一篇法律分析,是根據《立法法》寫的,後來我這個微信號就被永久性銷號了,說我傳播和散播謠言,我微博也隨著我粉絲的增加被刪號,我覺得他們是在試圖消除我們的聲音和影響力。

走維權路遭當局騷擾監控 對兒子身心受創感內疚

儘管如此,王全璋表示,法律工作者對社會有一種使命感,他並不後悔選擇當維權律師。只是兒子需要與他們一同面對被打壓的壓力,他為兒子的成長路因他受影響,感到很內疚。他指,過去幾年,兒子要不斷轉到不同學校,學業受到影響,心理造成傷害。

李文足:「709事件」令一家無法過正常生活 兒子無法進公立學校讀書

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表示,現在雖然一家人可以團聚生活,讓兒子能在完整的家庭環境中成長,但「709事件」對他們的影響還未消除。

李文足說:兒子上學還是會受到一些影響,之前一直拒絕他上學,我們是無法進入公立的學校,只能安排兒子到私立的學術中心學習,但這些地方會被政府嚴厲管控和打擊,兒子沒有辦法在一個好和穩定的環境中上學。

李文足又表示,當王全璋身陷囹圄之時,她為夫維權,期間兒子目擊她被國保公安攔阻爭吵的情況,到現在仍經常會做惡夢,夢見媽媽被捉走。她表示,兒子去年的生日願望是不再有警察到家門外,但她感慨自「709事件」後,一家人已無法過上正常人的生活,難以實現兒子的夢想。

記者:陳子非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