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律师】709大抓捕7周年 王全璋指监控打压仍持续

2022.07.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维权律师】709大抓捕7周年 王全璋指监控打压仍持续 中国维权律师、「709大抓捕」之一的王全璋表示,回家至今两年多,慢慢适应重返社会的生活,在与家人团聚的同时,也不代表他们有真正的自由,他与家人仍活在被监控当中。
受访者提供图片

7年前发生的「709大抓捕」中,过百名中国维权律师和工作者被捕和问话,其中包括遭拘押近5年的王全璋。回首事件,王全璋说,他为中国维权律师无惧高压、挺身捍卫公义感到骄傲,此役向世界彰显了这个群体的使命感。王全璋2年多前获释与家人重聚,但至今言行自由仍被剥夺。妻子李文足表示,一家难以再过正常人的生活,多年来被监控和骚扰,年幼的儿子不仅学业受到影响,至今仍会时常做恶梦。

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在两年多前获释回家,与妻子李文足和儿子重逢的一幕,感动人心。

王全璋表示,虽然「709大抓捕」当中,被判刑的律师先后获释,包括被当局指称为「主脑」的锋锐律师事务所主任周世锋也会在本月刑满获释,但他认为,事件不会就此完结,一些与事件有关联的人仍然在囚。例如律师谢阳,最近再度被当局扣押,显示官方对维权律师的打压,仍然持续。

他表示,「709事件」发生后,中国维权律师和家属,愿意为公义站出来维权,也是向世界彰显这种精神。

王全璋说:「709事件」是权力对公民和律师镇压和迫害的高峰,「709」的意义是当时有几十名甚至几百名律师被带走和问话,官方用最大规模做舆论宣传,即使在权力持续镇压人权自由的时间,仍然有一些中国的律师在法律的战线上,维护公民的自由和尊严,也能让世界看到这一点。709的家属妻子们能够团结,走上街头抗争,等于否认官方对公民在街头抗议的打击和压迫,这也是事件的意义。

王全璋:仅肉身获得一些自由 全家言论举止仍被监控

王全璋表示,回家至今两年多,慢慢适应重返社会的生活,但在与家人团聚的同时,也不代表他们有真正的自由,相反仍活在监控当中。

王全璋说:我被监控的日子主要在敏感日,例如人权日、欧盟日和美国宪法日等,他们(公安)会在我们家外堵门,这几年都是这样的过来;709的纪念日如去年,得知我有一个发言,就一直跟踪我们,当天我们刚好去了石家庄,当地与山东的警察就有20多人过来。

他表示,不仅自己的行动自由被剥夺,言论自由和司法权利,也受到限制。

王全璋说:肉身虽然有一定的自由,但我不仅被剥夺了政治权利,感觉被剥夺了司法权和诉讼权,我现在想提出民事诉讼,要提出起诉和立案都非常困难;我在自媒体上的发言受到限制,我刚获释时不太了解,用自己的微信写了一些文章,其实我只是写了一篇法律分析,是根据《立法法》写的,后来我这个微信号就被永久性销号了,说我传播和散播谣言,我微博也随著我粉丝的增加被删号,我觉得他们是在试图消除我们的声音和影响力。

走维权路遭当局骚扰监控 对儿子身心受创感内疚

尽管如此,王全璋表示,法律工作者对社会有一种使命感,他并不后悔选择当维权律师。只是儿子需要与他们一同面对被打压的压力,他为儿子的成长路因他受影响,感到很内疚。他指,过去几年,儿子要不断转到不同学校,学业受到影响,心理造成伤害。

李文足:「709事件」令一家无法过正常生活 儿子无法进公立学校读书

王全璋的太太李文足表示,现在虽然一家人可以团聚生活,让儿子能在完整的家庭环境中成长,但「709事件」对他们的影响还未消除。

李文足说:儿子上学还是会受到一些影响,之前一直拒绝他上学,我们是无法进入公立的学校,只能安排儿子到私立的学术中心学习,但这些地方会被政府严厉管控和打击,儿子没有办法在一个好和稳定的环境中上学。

李文足又表示,当王全璋身陷囹圄之时,她为夫维权,期间儿子目击她被国保公安拦阻争吵的情况,到现在仍经常会做恶梦,梦见妈妈被捉走。她表示,儿子去年的生日愿望是不再有警察到家门外,但她感慨自「709事件」后,一家人已无法过上正常人的生活,难以实现儿子的梦想。

记者:陈子非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