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鵬兩個重大歷史過失無法彌補 天安門母親繼續追究六四責任

2019-07-2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1989年5月23日,「八九民運」期間,有示威學生打出反對李鵬的抗議海報。李鵬在「六四事件」中持強硬態度。(美聯社)
1989年5月23日,「八九民運」期間,有示威學生打出反對李鵬的抗議海報。李鵬在「六四事件」中持強硬態度。(美聯社)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認為,李鵬一生最大的過失是六四鎮壓和興建三峽工程,在「六四」的大屠殺事件上更是歷史罪人。天安門母親尤維潔表示,即使李鵬離世,他們仍會繼續追究他及其他人的法律責任。(潘加晴 報道)

89年六四事件遇難者家屬群體「天安門母親」發言人尤維潔周二(23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對於李鵬死訊,她本人覺得並不重要,但作為「天安門母親」團體,由於李鵬在「六四」大屠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即使他已離世,他們仍會繼續追究李鵬及其他相關中國領導人的法律責任。

尤維潔又說,她看到新聞聯播,稱李鵬果斷制止了一場反革命暴亂,她不認同官方的講法,認為當年的學生運動只是公民行使憲法賦予表達意見的權利,一個文明社會容許每個人發聲,不會用革命者或反革命者來為自己國民定性,只有高度極權國家才會用這種語言和方式。

尤維潔說:從政府層面來說,政府的誠信度在哪裡﹖當年提出反革命暴亂,然後改成政治風波,現在30年過去,不但不對當年的慘案有任何懺悔,包括李鵬可以安享耆年,鄧小平以安享耆年。那麼我們每個受害者的家庭就背負着一個失去親人的沉重擔子,一直活在這種痛苦的心裡頭,這是不可能享受自己的生活,也不現實,因為每個人心裡都沉澱着痛苦。他們可以(安享晚年),到現在30年後,還要用這種反革命暴亂來給自己的國民扣帽子。我到現在來提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感到遺憾、不贊成及置疑。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李鵬一生最大的過失是六四鎮壓和硬推興建長江三峽工程,在「六四」的大屠殺事件上更是歷史罪人。

何俊仁:在六四屠殺事件上,(李鵬)是一罪人,他做的不只是表面宣布戒嚴,他與陳希同等人提供許多錯誤資料,以及形成一個集團令趙紫陽失去權力及鄧小平的信任,促使鄧小平作出戒嚴和屠殺決定。另外一個最大過失當然是長江峽工程,他一意孤行,莫視許多專家和環保人士反對,興建三峽工程。

何俊仁指,李鵬這兩個重大歷史過失是無法彌補,影響中國幾代人。

何俊仁指:這兩個歷史過失是無法彌補。89民運剝奪了一代(人),甚至現在能夠使中國走向自由、憲政開放的機會。另外對全國環境生態破壞亦是幾代(人),甚至數十年的影響,這不只是一個簡單的歷史錯誤。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