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記者嫁蜂農長期遭受家暴 卻被官方鼓吹為田園愛情童話

2021-02-08
Share
女記者嫁蜂農長期遭受家暴 卻被官方鼓吹為田園愛情童話 馬金瑜和丈夫紮西。
資料圖片 / 拍攝時間不詳

女記者下嫁西藏蜂農曾被官媒神化為浪漫愛情和扶貧標杆。直至上周六(6日),事件女主角馬金瑜在微信撰文自揭真相,哭訴丈夫出軌、多年來遭受家暴,已被迫攜同三個孩子逃亡三年。文章引發極大回響,青海警方介入調查,青海省婦聯等多個官方部門則強調對家暴零容忍。但有媒體人指出,家暴在中國是普遍的現象,難獲官方重視。(黃小山/程文 報道)

下嫁西藏蜂農的前女記者馬金瑜,上周六發表名為《另一個拉姆》自述文章,述說自己長期被丈夫紮西暴力對待的經歷,事件隨即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關注事件的南都前記者劉水指出,婦孺受到家暴在中國是一個普遍的現象,除了被前夫燒死的藏族女網紅拉姆那宗慘劇外,別的很難獲得官方高度重視。

劉水說:中國的家暴太普遍了,不要說那麼邊遠的青海了,你就在北、上、廣、深,扇了兩巴掌,你報警,警方不會管的。員警來給你勸說一下,就行了,除非打得很嚴重,會拘留幾天。就是拉姆燒死了,政府介入了。能調查甚麼了?這事情看著就是不了了之了。

但這宗家暴案也引發了不同的聲音。女性媒體人馬女士指,事發後很多人不但沒有對受害者馬金瑜給予同情,相反卻因為她的退縮和忍讓,給別人極盡苛責和欺淩,這種冷酷的現象本身就讓人擔憂。

馬女士說:就馬金瑜被她的老公家暴,然後,她現在是一個帶著三個孩子的單親母親,大家所有人都好像放著這一點視而不見,然後把壓力全給到馬金瑜這邊。她連同情都得不到。不要把壓力都傾瀉到受害者身上,就算你沒有勇氣對抗黑暗,你也不要做吹滅黑暗裡燭光的那股風啊。

馬女士認為,馬金瑜作為知識女性的背景,加上官方在她身上施加的標杆符號,導致事情更為微妙複雜。而按慣常的做法,官方和警方宣稱已介入調查,但相信短期也不會有甚麼結果。

馬女士說:就為甚麼她是記者她就一定是精明的、理性的、強勢的呢?馬金瑜老家新疆的,本來也就不發達,也是那種大男子主義呀,所以她覺得那是可以忍受的嘛。就這兩都被政府樹成標杆了,那她能忍就忍吧。

馬金瑜九年前去青海草原採訪蜂農,47天後即閃婚,嫁給了貴德縣蜂農紮西(真名謝德成),然後在草原上相夫教子,帶領牧民們銷售草原上的農產品致富,過上她當時嚮往的浪漫生活。多年來,官媒也將她的經歷大肆宣傳為田園牧歌式的愛情故事,直至上周當事人撰文自揭悲劇。

馬金瑜在《另一個拉姆》中表示,2015年,丈夫半夜喝醉回家,質問她是否與一個藏族朋友有染,其後暴打她直到早上。她衣服上都是血,眼球血腫,眉骨骨折,但由於懷著第三個小孩,決定放棄治療眼睛。

事件後不到一個月,她撞見丈夫出軌,卻被對方一腳踢下肚子,經休養後保住了孩子,但家暴未有停止,更嚴重到經常被打到昏迷、大小便失禁。到2018年,她無法忍受小孩被長期虐待,帶上他們離開青海,原本的蜂蜜生意因此中斷,三年間不斷借錢度日。

但是,來自坊間嘲諷和攻擊的聲音也不斷。網民撰文指責馬金瑜以童話愛情誤導民眾,甚至在大學演講中,還鼓勵女生們面對愛情的時候象她一樣勇敢「跳懸崖」。

在輿論壓力下,馬金瑜已再次選擇沉默,拒絕回應外界的任何查詢。只是在周一(8日)再發表聲明,指已委託律師處理離婚事宜,並與警方、婦聯等機構聯絡配合調查,她重申會承擔債務和應有的責任。

紮西則向媒體否認出軌和家暴。他在周日(7日)回應指,妻子3年前帶走小孩後已和他斷絕聯絡,他否認自己有家暴,指馬金瑜的眼傷是源自一次車禍。他接受《新京報》訪問時說,他對馬金瑜還有愛情,不知道她到底為甚麼要離開。

馬金瑜的朋友發表聲明,自發幫忙處理她的債務問題和生活開支,又指馬金瑜不再從商,今後會重新寫作,歡迎熱心人士參與救助。

而貴德縣委宣傳部和當地公安局,否認此前曾收到馬金瑜的投訴信。曾對官媒宣稱將徹查此事的青海省婦聯,也沒有就此接受採訪。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