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知名幼稚園再現針拮幼童醜聞 三名老師協助公安調查

2020-09-3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鼎奇教育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翟乾宇,此前即被多次舉報。(鼎奇資料圖片)
鼎奇教育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翟乾宇,此前即被多次舉報。(鼎奇資料圖片)

中國內蒙古近日爆出老師針拮幼童醜聞,三名鼎奇幼稚園老師被帶走協助公安調查,當地政府周三(30日)發出通報,稱已免去涉事幼稚園園長職務,此外,當地檢察院已「提前介入」,偵辦三名涉案老師。不過,中國當局仍嚴禁傳媒報道此案背後的細節,亦禁止民眾討論備受詬病的教育腐敗。(黃小山/程文 報道)

呼和浩特多名家長於上周六(26日)舉報,有學童疑遭鼎奇昭君幼稚園老師針拮虐待,當地醫院檢查的結果「觸目驚心」,目前疑似已有10多名幼童出現被針拮的痕跡,細節仍有待各方確認。

上市公司威創股份控股旗下鼎奇幼教方面發布了一份聲明,強調事件「真假不確定」,被外界批評「語焉不詳」。當地政府迫於輿論壓力,已迅速帶走了三名涉事老師協助公安調查。據警方通報的消息稱,此次被舉報涉嫌針拮孩子的,分別是26歲的白姓疑犯、24歲的石姓疑犯,以及48歲的樊姓保育員。

據新城區教育局周三(30日)早上的最新消息稱,鼎奇昭君園的負責人已經被免職。而當地政府亦披露,新城區檢察院已「提前介入案件」。經過家長的強烈要求,園方和教育局同意對此事有疑問的家長可以帶孩子去醫院體檢。

本台記者多次致電鼎奇幼稚園昭君園,但該園一直拒接電話。而鼎力旗下的另一個幼稚園的老師也稱,她無法說甚麼。

王老師說:我們也不清楚,這個,跟我們沒關係,我們不清楚。不好意思這個事情我沒辦法給你解答,我這邊也甚麼都不清楚。

而當地此前的舉報資訊即指出,就在此次針拮醜聞之後,鼎奇在當地的另一所名為巨海的幼稚園也出現了健康問題,並需要經保險公司介入送醫體檢。

舉報人還指出,鼎奇幼教老闆翟乾宇,在當地以收取加盟費的方式大規模在幼教領域圈地賺錢。儘管頻繁出事,卻總能在教育部門的庇護下暢通無阻。

為此,本台記者就此採訪新城區教育局,但該機構以此事已由宣傳部接管為由,強調必須經過宣傳部審批了才能接受採訪。

新城區教育局黨辦:我們不接受採訪,不過你需要採訪的話,請跟我們新城區宣傳部聯繫,然後他們批准以後我們才可以接受採訪。他們聯繫好了以後,有授權我們才可以接受採訪。啊,不好意思,我忙,因為我們要準備會議。

而此前,一直有幼教老師在網上申訴,稱幼教老師壓力大,但薪水微薄,絕大多老師的月薪不足3000元人民幣(440 美元),保育員甚至僅有2000元人民幣(293美元)左右。巨大的生活和極工作壓力據稱是老師虐兒的誘因,而幼稚園有閉路電視監控,禁止老師體罰學生,於是老師和保育員就用針拮這種較為隱蔽的體罰來「教訓」所謂「不聽話」的幼童。

鼎奇幼稚園一位內部管理人員王女士向本台記者證實了這個說法,稱當地現狀就是如此。

而擁有5年幼教管理經歷的胡女士告訴本台記者,中國幼稚園、甚至是小學虐待幼童是一個普遍的現象,從業員的素質堪憂,而且腐敗現象嚴重。

胡女士說:素質比較差,沒有同理心。像這邊的話,家長送禮送得比較厲害,就比較慣著吧。過節啊、過年啊,像我朋友他們送超市卡,他們過一次節,就三個老師一個1000(人民幣,約146美元)的送。生活老師就是那種社會上的中年婦女招過來的,怎麼便宜怎麼招,你會打掃衛生就行。我在幼稚園上班的時候,那些阿姨也是這樣子。比如說小孩飯吃得慢,她就會用湯給你伴飯,猛塞下去。看見比較煩的小孩,要打屁股啊幹嘛的。

胡女士還指出,還有很多幼教老師道德水準低下,給人當「小三」,常拿物質生活跟別人比較。而地方分管教育的官員,本身也是這種腐敗的直接參與者。

胡女士說:我們當年那個幼稚園,就是給銀行的那些、還有那種政府機關的領導呀當小三的很多的。然後包括每一次比如說要請教委的領導吃飯,吃完飯就會叫那些剛畢業的那些老師去陪酒,陪那些老頭跳舞。所以你想想,這種素質能好到哪裡去?

近年來,中國各地頻繁爆出幼教老師針拮、甚至猥褻幼童的虐童醜聞,其中,2017年11月爆出的「紅黃藍」虐童醜聞更是震驚了海外內。「紅黃藍」為中國幼教龍頭企業,和中國軍方關係密切,並在美國上市。但此事後來亦只是有幾名老師被捕了事。

另外,河南焦作中級人民法院周一(28日)對「萌萌幼兒園投毒案」一審宣判,被告被判處死刑。事發在去年3月,萌萌幼兒園工作人員王雲因與園內其他老師產生矛盾,向中班幼童食物中投毒,造成1死23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