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艾滋病日」前夕 卫生部前官员痛批包庇「艾滋血祸」罪首

2019-11-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卫生部前官员陈秉中探望上访获刑的艾滋感染者的家属。(陈秉中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中国卫生部前官员陈秉中探望上访获刑的艾滋感染者的家属。(陈秉中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世界艾滋病日」(12月1日)即将到来之际,87岁的中国卫生部前高官陈秉中再发文,悼念首位举报河南血祸的医生王淑平,继而痛批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三代中共最高领导人,包庇「艾滋疫情」罪首李长春和李克强。陈秉中表示将无惧生死为王淑平洗冤,及为被打压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感染者发声。(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中国卫生部前高官、原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周五(11日29日)发文,深切悼念首位揭露河南艾滋血祸、遭当局打压后流亡美国,但于今年9月不幸猝逝的医生王淑平;同时他再怒批阻挠查处河南「血浆经济」罪魁祸首李长春、李克强等人的三代中共最高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和习近平。

文章开篇引述本台早前关于王淑平客死他乡的报道,指出揭露真相的王淑平和高耀洁等良知人士受到打压被迫流亡。中共当局从未解决艾滋病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与之对应的是,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河南血祸」,由于中共三任党总书记百般阻挠,20多年从未查处,主要责任人、曾在河南当省委书记的李长春、李克强官运亨通,与首位举报者王淑平际遇形成鲜明对比,更凸显这场人类前所未有灾难的「人祸」属性。

回溯这场人祸,在时任河南省委书记李长春的领导下,数百万河南农民加入「卖血大军」,血站为获取高额回报,没有为卖血者进行艾滋病毒检测,严重的交叉感染导致艾滋病泛滥成灾。

当时在健康教育研究所任职的陈秉中,为探究河南省艾滋病大爆发的原因,自费到逾30个重灾区进行调查,据调查数据,至少导致30万至50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10万感染者死亡。

官方面对这场灾祸不断掩饰真相,首位发现并向官方举报艾滋疫情的王淑平、「中国民间防艾第一人」高耀洁、河南社会学者刘倩,以及艾滋病上访者皆遭当局打压。

陈秉中接受本台采访时认为,如果中共当局早期能接受王淑平和高耀洁的举报,就可以将处于萌芽状态的艾滋病疫情控制住。

陈秉中说:第一我要悼念王淑平,她是英雄是功臣,如果听取她的举报,灾难就不会发生了。可是中国当局却打压举报者,由于它们没有接受王淑平的举报,而任艾滋病泛滥成灾,有三、五十万人感染艾滋病毒,至少10万人死亡。

陈秉中此番无惧生死再剑指三位中共最高领导人不但未问责李长春和李克强,反而让他们步步高升,这是一种直接的包庇行为。

陈秉中说:当局一方面打击举报者,一方面对罪魁祸首一个劲的提拔。我把它揭露出来,可以说古往今来没有。应该痛批那三位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当然我这也是冒著打击风险,但我就不怕了,我87岁了,我应该为受害者王淑平伸冤,也替上访的受害者说话,这是也我的责任。

早年间帮助河南艾滋病感染者维权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也就此接受本台采访,他表示中共当局肯定又将在「世界艾滋病日」作秀。但他表示,陈秉中揭示的才是真相,中国政府从一贯作法是,拖死河南血祸中的艾滋病感染者,从而带走这段不堪的历史。

胡佳说:我切身感受到李克强执政时期,对艾滋病的封锁和打压,那时候官员的意思是说,等艾滋病人都死光了,艾滋病问题就解决了。每一年的艾滋病日,李克强走一场风光大秀,如果你以为艾滋病的疫情不再成为国家机密,艾滋病的问题解决了,那你真的是被共产党的宣传蒙蔽了,不管上边的调门唱得多高,其实艾滋病人一直活在严冬里。

本台记者联络了数名艾滋病感染者或家属,他们在艾滋病前夕被当局严禁接受外媒采访。

现年87岁的陈秉中十多年间持续不断举报中共高层李长春和李克强,要求中共当局罢免李克强总理之职。据不完全统计,陈秉中4次致信胡锦涛;习近平上任后,他9次致信习近平,要求停止对艾滋疫情举报者的打压,保护王淑平和高耀洁等人,但这些信都石沉大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