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遭打壓 艾滋病團體不敢遊行


2016-12-01
Share

周四(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有大陸的艾滋病團體害怕受到打壓,不敢出外遊行抗議;他們批評政府的支援不足,而他們在社會上受盡歧視,很多人未能找到工作。(黃樂濤 報道)

“艾滋病政策民間研討會”召集人之一的河南省維權人士孫亞,周四(1日)對本台表示,在過往的“世界艾滋病日”,他都會聯同各地的艾滋病患者,一起遊行抗議維權,但在近1、2年來,他們不斷受到當局的打壓,故周四亦不敢再發起任何維權活動,因他害怕再次被當局抓走。

記者問:你之前有沒有收到當局的恐嚇,叫你不去遊行,有沒有這樣子的?
孫亞說:他們不是恐嚇而是勸你,然後就是通訊(工具)之類的,被監聽的,你行動會被控制的,包括你買車票,是實名制的,它(當局)就會派人跟蹤到,經常被抓了,就像關注我們的律師們,由於各種原因也都被拿下。

他表示,他的21歲兒子是1名艾滋病患者,與其他艾滋病患者一樣在就業方面受到歧視,現在雖然民眾的教育程度普遍提高,他們亦知道艾滋病不是那麼容易傳播的。但是他批評政府對艾滋病患者就業的支援不足,以致仍然有很多僱主歧視艾滋病患者,僱主往往是不願意聘請他們,令到患者經常隱瞞病情。

孫亞說:這個歧視我覺得屬於那種,僱主不想找麻煩,他們擔心如果僱用他(艾滋病患者),那麼將來你的健康出現問題了,他們就會考慮是不是要支付你健康這個費用,包括你的勞動保護這方面,僱主主要是這方面的擔心吧,因為找工作跟健康狀況的關係不大,所以我們作為感染者,也沒必要對外傳達這個狀況。

他指,政府現在每月給艾滋病患者200元的生活費,對於他們來說,根本不能支持他們的生活,故希望政府每月增加他們的生活補貼,好讓他們可以好好休息,不用經常為生活擔心。

另外,一直關注艾滋病患者權益於的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認為,政府根本只懂打壓病患者,簡直是將他們迫到去絕路。

胡佳說:在艾滋病的(高病發率)的地區,河南及安徽等,主要是河南的,這個(幫助艾滋病人)的工作,我在2001年來到現在,我沒有聽過誰通過打官司的,取得艾滋病方面、政府方面的賠償。

他表示,很多艾滋病患者都是通過輸血感染到病毒的,令他們飽受歧視,而政府除了要對艾滋病患者作經濟補償,還要安排專業人員為他們作心理輔導。

根據中國疾控中心統計,截至今年9月,中國的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超過65.4萬人,累計死亡20.1萬人。截至去年底,中國現存的感染者和病人約85萬人。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