螞蟻暫緩上市餘波未了 旗下王牌「花唄」遭當局點名批評


2020-11-05
Share
china-ant 螞蟻旗下王牌「花唄」遭當局點名批評。(網絡圖片)

螞蟻集團旗下的消費金融業務「花唄」近年在中國大陸相當流行,用戶數以億計。近日金融部委卻點名批評「花唄」。究竟「花唄」如何運作,老百姓和學者對它又有甚麼評價呢?(高鋒 報道)

30多歲的北京居民回先生平時經常使用「花唄」購物。

回先生說:開通「花唄」之後,它就會根據它給你評估的信用情況給與你一個額度,這個額度往往會比信用卡來得容易。像我今天就剛訂了一家酒店,我就選擇用「花唄」支付,因為反正沒有利息,而且我現在有這份錢去還,對我來說沒有經濟負擔,那我幹嘛不白用幾天呢?

目前支付寶在中國大陸有超過10億用戶,當中半數曾使用「花唄」在內的消費信貸服務。用戶除了直接轉帳,還可以選用「花唄」先行透支,用途相當於信用卡。回先生說,「花唄」的出現改變了很多年輕人的消費習慣。

回先生說:內地的大學生現在很多都是每個月1500到2000元人民幣(225—301美元)生活費。他把錢花太多了之後,又要買一雙3000塊錢的球鞋,錢是不夠的,就可以用「花唄」先買到,然後下月家裡再給錢了再去還。像我們用信用卡一樣,你只要在下一次帳單出來,還款日之前把錢還完了,就不會有額外費用產生了,但是如果你選擇最低還款,然後選擇分期(還款)銀行就要掙你這份錢(利息)了。

用戶預支次數越多,並且透過支付寶準時還款,消費額度會獲得提高;相反,逾期利息率每天0.05厘,個人信用評級也可能降低。隨著使用「花唄」人越來越多,出現不少爭議。有人認為,對於沒有工作、沒有任何收入的學生來說,「花唄」可能是陷阱。

回先生說:利息高低都不是問題。只要在產生合約之前,你明確告訴我,我願意承擔就可以,自願的嘛。但是它們卻向學生推廣這項服務,我認為是非常過份的,而且額度評估沒有根據他的實際還款能力,像我們去銀行辦信用卡,你需要告訴銀行你的單位,也需要單位給你開收入證明。還有一個,如果你欠的錢多了,它可以把債務全部打包給收債的,然後那些人會跑去法院起訴,然後通過各種手段催收。

日前螞蟻集團上市被緊急叫停。市場把暫緩上市的原因指向螞蟻實際控制人馬雲前不久公開批評中國監管機構。除了馬雲等高層被當局約談,作為螞蟻消費信貸產品的王牌,「花唄」也被金融部委點名批評。發文的銀保監會官員認為,「花唄」的分期手續費高於銀行信用卡,實際上不是普惠金融,而是「普而不惠」。

對於當局的四字評語,金融學者賀江兵認為,公道自在人心。

賀江兵說:銀行信用卡要是到期不還,不還是一樣嗎?還要上黑名單呢。所以從這個角度,不能說它「普而不惠」,既然你選擇了,你也同意了協議,你應該遵守。惠與不惠不是監管當局來說,而是由消費者來決定。我不大相信(螞蟻被約談和「花唄」被批評)是巧合,是雙重警告吧,上面約談了,下面的監管人員對於它的具體業務進行批評,這屬於政治正確吧。

不過,他承認當局對相關金融產品有監管必要,也認為金融部委對「花唄」加強監管是時間問題。

賀江兵說:對消費與償還能力進行必要的審查,有可能會納入登記系統,因為青少年進入不了登記系統。這樣對於遏止惡意「刷唄」,給家人增加負擔,可能有些好處,這不是監管過度,是必須的監管。

經濟學者胡星斗則認為,中國當局對金融創新於以鼓勵,即使「花唄」被公開批評,也不大可能被叫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