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周年」成忌諱 藝術家張玥致辭談及即遭封殺

2019-05-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27日,第13屆「AAC藝術中國年度影力」頒獎儀式在故宮博物院舉行,北京自由藝術家張玥獲得「年度青年藝術家」獎,他致獎辭中提及「六四30周年」,在中國大陸遭封殺。(周鋒鎖提供)
2019年5月27日,第13屆「AAC藝術中國年度影力」頒獎儀式在故宮博物院舉行,北京自由藝術家張玥獲得「年度青年藝術家」獎,他致獎辭中提及「六四30周年」,在中國大陸遭封殺。(周鋒鎖提供)

一項藝術頒獎活動周一(27日)在北京故宮舉行,自由藝術家張玥因在致辭中提及「六四30周年」,遭全網封殺。有藝術家讚賞他的勇氣。張玥曾表示要用作品「爭奪歷史解釋權」。(吳亦桐 / 程文 報道)

第13屆「AAC藝術中國」頒獎儀式周一(27日)在北京故宮博物院舉行,獲得「年度青年藝術家」獎的張玥,因在致辭中提及「六四30周年」,在中國大陸遭受全網封殺。

張玥在致辭中表示,近年因為受到言論自由的限制,他曾做出自我妥協和審查,在藝術創作中不敢直接而清晰地表達主題。他本人及身邊的藝術家雖然經常遭遇因審查而撤除作品,但他未能盡力抗爭及捍衛言論自由。特別是在「六四30周年」的今天,站在離天安門廣場最近的地方領獎,顯得愈加慚愧。

張玥的系列作品主要是以文獻與檔案形式完成,與前蘇聯的社會主義國家陣營相關;展覽海報借用冷戰時期的FBI檔案模板,還有很多槍支圖片。有極強的隱喻。

去年張玥接受中國媒體訪談時曾表示,他做藝術作品是與官方不一樣的角度,幾百年以後大家回顧這個時代的時候,他認為這些藝術作品能夠提供一份數據,可以爭奪歷史解釋權。

「六四畫家」武文建向本台表示,在當代中國藝術家集體迴避「六四30周年」等政治議題時,張玥表現出來罕見的勇氣,他擔憂張玥可能會因此受到報復和打壓。

武文建說:說得非常好,這種時間這種點,我也是挺受感動的。到甚麼樣的時代都有勇敢者,但是是極其的少數。我很擔心他這幾年弄不好得審查一陣子,將來參加展覽啊就不利。

另一位北京「六四藝術家」季風對本台表示,「六四30周年」前夕,他已被國保警告不得發聲。他認為很多當代中國藝術家喪失了用藝術抗議的使命,張玥給所有藝術家做了良知的示範。

季風說:藝術家這個群體很複雜,有向當局投降的,有和當局配合的,有的是軟弱、不抵制、迴避的,各種各樣的都有,但是像張玥這樣的能敢站出來說話的確實不多,張玥他這樣的藝術家沒有泯滅良知。

季風也認為當中國政府從歷史中抹去六四,張玥的作品雖不是直接的六四主題,但很多有隱喻意義,他對作品賦予「爭奪歷史解釋權」的價值更令人尊重。

季風說:張玥才30歲出頭,六四的時候他才兩三歲,現在的教科書一般都不知道,張玥至少在這塊讓我們看到了希望。

八九前學生領袖周鋒鎖亦表示,張玥的演辭也將成為一個有歷史意義的行為藝術,當中國大多數人主動或被動選擇噤聲,成為政府的同謀時,無異於對六四死難者的又一次謀殺,張玥的聲音照亮了很多人的虛偽和膽怯。

周鋒鎖說:他在尋找一種很新銳的方式介入社會,對於中國打破很多禁忌,讓人想起很多中共不讓想的問題都很有意義,獲獎會這個發言其實本身也可以看作他行為藝術的一部份,中國藝術家在政治問題上都是躲著紅線,張玥選擇這樣一個場合,也是照亮了現場那麼多人的虛偽,就是六四屠殺之後,另外一種戰爭吧。

現年34歲的自由藝術家張玥出生於山東,年少時曾入獄四年。現生活工作於北京,其作品被以色列、澳大利亞、德國等多個藝術館收藏,2018年其個展「山鷹之歌」等表達南美民眾對殖民壓迫的反抗及對獨立自由的追求,引發社會反響。

「AAC藝術中國」(Award of Art China)是中國最重要的當代藝術年度評選,創立於2006年;「AAC藝術中國」本年度的評委會輪值主席為學者侯瀚如。評委中包括中央美院教授劉小東等,本年度評選主題為「獨立與多元」。主辦方目前仍未對事件作出回應。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