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议员将中国类比「纳粹德国」 集中营与奥运不应共存吁杯葛北京冬奥


2020-11-16
Share
boycott1.jpg 澳大利亚资深参议员阿贝茨(Eric Abetz)发出警告:当前的中国与纳粹德国的崛起有不容忽视的相似之处,即将在2022年主办北京冬奥会的中国政府,不断镇压维吾尔族人和争取民主的港人,正在重演1936年纳粹德国主办柏林奥运的历史。 (阿贝茨脸书图片)

澳大利亚有参议员指,中国当局在新疆建造集中营的行径,犹如1936年德国纳粹大建集中营囚禁犹太人,中国正在重演纳粹的历史。亦有其他议员指,中国以北京冬奥来掩饰其种族灭绝行径,呼吁国际社会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德国有组织表示:有集中营就不应有奥运。(吴亦桐/程文 报道)

澳大利亚参议院外交、国防和贸易常务委员会主席埃里克·阿贝茨(Eric Abetz)周一(16日)发出警告:现时的中国与当年纳粹德国的崛起有不容忽视的相似之处,即将在2022年主办北京冬奥会的中国政府,不断镇压维吾尔族人和争取民主的港人,正在重演1936年纳粹德国主办柏林奥运的历史。

另一位独立参议员帕特里克(Rex Patrick)也呼吁澳大利亚抵制奥运会,以避免重蹈覆辙。他表示不应重演1936年奥运会历史,澳大利亚运动员和国旗,不应在奥林匹克场上被中共政权作为掩盖其进行种族灭绝行径的舞台道具。

另一位澳大利亚自由党众议员、国会情报及安全委员会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也曾将现时中共政权与纳粹德国进行类比,指出西方国家错判中国会因为经济自由化而走向民主,因此未能有效遏制中共扩张,就像当初法国的马奇诺防线没能抵挡纳粹德国进军一样失败。

2020年10月,澳大利亚参议员(Eric Abetz)举牌声援因逃往台湾遭中共当局逮捕并关押在深圳的12名香港年轻人。 (阿贝茨脸书图片)
2020年10月,澳大利亚参议员(Eric Abetz)举牌声援因逃往台湾遭中共当局逮捕并关押在深圳的12名香港年轻人。 (阿贝茨脸书图片)

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向本台表示,早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世界各国冀望北京藉奥运会变得更加自由和开放,但此后中共加剧打压人权,特别是习近平时代对维吾尔人开始了变本加厉的镇压,中共政权正在把奥运会变成政治宣传和鼓动民族情绪的舞台。

迪里夏提说:中国申办奥运,完全是出于特定的政治动机,并非尊重奥林匹克精神,相反是利用奥运,宣传自身的扩张实力,煽动民族主义,对外掩饰建立集中营、强制关押维吾尔人系统性镇压的现状,这与1936年纳粹德国的奥运会是完全相似的。我们再次呼吁,不仅是奥林匹克委员会,包括所有热爱奥运的国家、 运动员,参与抵制2022冬奥会运动当中。

中国国家体育总局原队医薛荫娴因揭露中国系统性使用兴奋剂遭当局迫害,后一家人被迫流亡德国。三年间,薛荫娴之子、独立艺术家杨伟东在欧洲各国发起「抵制中国奥运」的行为艺术,包括在中国大使馆前、国际奥委会总部等拍摄抗议图片。

杨伟东指出,中国之所以一直系统性使用兴奋剂,即是将国际体育赛事当作政治舞台的证明。但中共当局早已渗透奥委会及相关机构,这使得一些机构已沦为独裁中国的政治宣传员。

杨伟东说:体育政治化在中国都已经形成了一种观念。2008的奥运会,中国向全世界承诺「保障人权、变成一个更开放的国家」,之后的西藏问题、新疆问题越来越严重了,对维权律师打压,包括刘晓波的被死亡……从国际上来讲,还允许独裁的体制举办奥运会,这是国际社会放纵它们。大家的沉默,有中共渗透的原因。

披露中共系统性使用兴奋剂遭迫害流亡德国的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之子、独立艺术家杨伟东在欧洲各国发起抵制「中国奥运」行为艺术。 (杨伟东提供)
披露中共系统性使用兴奋剂遭迫害流亡德国的中国国家队队医薛荫娴之子、独立艺术家杨伟东在欧洲各国发起抵制「中国奥运」行为艺术。 (杨伟东提供)

德国「受威胁民族协会」代表施德勒( HannoSchedler)上周撰文,将矛头指向国际奥委会及其主席巴赫(Thomas Bach),批评他们完全没有汲取2008年北京奥运会加剧中国人权侵犯的教训,再次将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权授予中国,显然违反了奥林匹克价值;而奥运会将被中国政府再次用作蒙蔽国际社会的工具。他呼吁德国政界必须知道,在建有集中营的国家,不应该召开奥运会。

今年9月,阿贝茨曾致信澳大利亚奥委会,呼吁澳大利亚认真考虑抵制2022北京冬奥会,认为中国犯下蓄意侵犯人权的行为。又表示将继续在中国人权问题上大声疾呼,他认为如果成立一个国际联盟来对抗中国,它将无法得逞。

同在9月,「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与各国人权团体及政客组成抵制北京举办2022冬奥会联盟,联名致信国际奥委会,要求取消北京的冬奥会主办权。

1936年德国在希特勒(Adolf Hitler)的领导下主办柏林奥运会时,犹太运动员被禁止参加比赛。国际社会拒绝抵制奥运会的举动被普遍认为是对纳粹政权的肯定。当时人们对德国重振经济感到非常满意,对集中营和迫害视而不见。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