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八校联盟首席执行官接受中共喉舌采访 促政府吸引更多中国留学生被批目光短浅

2022.06.1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澳八校联盟首席执行官接受中共喉舌采访 促政府吸引更多中国留学生被批目光短浅 澳大利亚八校联盟首席执行官汤姆森(Vicki Thomson)近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促澳政府重新调整政策,吸引更多中国留学生,图片为她在2019年参加中澳大学教学研讨会图片。
上海交通大学官网图片

澳大利亚八校联盟代表接受中共喉舌《环球时报》采访,促该国政府更新对华政策以吸引更多的中国留学生,更将中国留学生视为澳大利亚经济复苏的关键。时评人士批其目光短浅甘当中共代言人。

周四(16日),中共喉舌媒体《环球时报》英文版发表独家报导,称澳大利亚精英大学的高层机构敦促堪培拉更新对华政策,提供更多的刺激措施以吸引中国留学生。

代表澳大利亚精英大学的八校联盟 (Go8) 首席执行官汤姆森(Vicki Thomson)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表达了加强与中国联系的强烈愿望。

澳大利亚八校联盟在官方推特上重点推介汤姆森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新闻,尽管推特提示这是一家中国官媒。(澳大利亚八校联盟官方推特截图)
澳大利亚八校联盟在官方推特上重点推介汤姆森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新闻,尽管推特提示这是一家中国官媒。(澳大利亚八校联盟官方推特截图)

汤姆森称,澳大利亚在工程、IT和医疗等关键领域面临技术人才短缺, 而这些中国留学生不仅仅是机构和国家收入的「摇钱树」,而是「下一代高素质人才和专业人士」,她希望这些在家中上网课的中国留学生能尽早回归。

汤姆森敦促澳大利亚新政府重新调整与这些「尊贵的国际学生」的沟通方式;也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应该审查当前针对国际学生毕业后留在澳大利亚的激励措施,比如更新签证设置等。

汤姆森还详细阐述了中国留学生给澳大利亚带来的好处,称其「影响深远」。

早在上周五(10日),汤姆森在悉尼举办的澳中商会(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行业峰会上发表演讲时,就曾表示,中国留学生是澳大利亚经济复苏的「关键」。她批评澳大利亚前政府在疫情期间让留学生回家的做法「笨拙且判断失误 」,并敦促新政府「通过外交智慧更好地处理与中国关系,协助大学和商业领域」。

澳大利亚知名的华裔漫画家巴丢草在推特上直接点名汤姆森,并批其为了赚中国的脏钱,不惜给《环球时报》做专访,无耻之尤。

他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环球时报》作为煽动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的中共喉舌,过去对澳大利亚的报导充满谎言且极具攻击性,作为澳大利亚精英学校代表的汤姆森接受这样一个国家主义报纸的访问令人难以理解,也与澳大利亚高校学术独立的价值相悖。

巴丢草说:学术的独立性和自由是作为一个大学最基本的责任,但是我们看到这一位所谓的八大名校的执行总长,去接受《环球时报》这样中国非常战狼式的国家主义小报、明显是政治宣传媒体的采访,继而她的言论被中国其他国家主义的媒体放大、炒作,这个行为本身就是非常可耻、是有问题的,我作为一个澳洲公民是不可接受的。

巴丢草也指出,近年澳大利亚高校对中国留学生的依赖由来已久,大量引入中国留学生其实弊大于利,大学出现了很多言论、教学审查等。巴丢草认为澳大利亚大学应该以此为契机,在澳大利亚经济上相对脱钩中国的同时,转移留学生市场。

巴丢草说:澳洲(澳大利亚)强烈的依赖中国学生市场,大学学术上的独立、自由、老师的教学自由度方面、大学的环境、质量以及声誉都有相当程度的折损。即便是从利益来看,澳洲大学失去的要比得到的更多。澳大利亚应该藉这次机会,在经济上可以跟中国相对的脱钩,在教育上也应该转移留学生市场,而不是继续犯同样的错误。

澳大利亚时评人皇甫静也就此接受本台采访,他认为中国留学生不断破坏澳大利亚主流价值,犹如中共在澳的缩影,今这位高校代表以中国留学生为由,其实是在推动澳大利亚新政府放下对中国的警戒,汤姆森扮演了一个不光彩的说客角色。

皇甫静说:这些中国留学生、小粉红对澳大利亚社会是一个巨大的祸害,他们支持习近平,不会接受澳大利亚主流的价值的。中共用金钱对这些大学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渗透,所谓的八大校联盟的校长们基本上都是被中共利用的,他们是利欲熏心的,今天这个呼吁,就是在这中澳全方位关系上,他们几乎就是中共的代言人、帮凶。

皇甫静也嘲笑汤姆森的呼吁根本不会被本届工党政府接受,这一届将会继续延续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对华强硬政策。

皇甫静说:(澳大利亚)自由党执政的时候对各个大学接受外国的资助进行了严格的限制,八大校联盟的代言人今天就认为工党应该重新接受中国的留学生,他们可能算盘打错了,这一届的工党政府会继续在自由党的政策上,只有加码!

路透社早前报导,国际教育是澳大利亚第四大外汇收入来源,其中中国留学生最多,在所有国际留学生占比逾三分之一;而澳大利亚八校联盟是这些学生的首选学校。

据澳大利亚教育、技能和就业部数据,2021年1-9月在澳中国留学生人数为166319人,同比疫情下降近13%左右。澳大利亚前教育部长塔吉(Alan Tudge)于去年6月表示,疫情对留学生入学率的冲击没有预计的那样严重。

近年,自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以来,先后在昆士兰等大学发生多起中国留学生暴力砸场香港学生和声援者抗议活动事件;亦有智库报告揭中国派出留学生、学者等窃取高新和军事技术等。引发该国政府对由来已久的中国渗透澳高校问题的重视。 2019年8月,澳大利亚教育部会同澳大利亚「国会情报和安全委员会」(PJCIS)成立「应对外国干预特别工作组」。

汤姆森发表这些观点之际,也正值中国和新一届工党政府之间的紧张关系加剧,此前澳大利亚一架侦察机在南中国海上空被拦截。澳大利亚新任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上周三(8日)透露,将就有争议的达尔文港港口租赁给一家与中国有关联的公司,其租赁期为99年的事件进行审查。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苏旋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