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外长拒见维吾尔代表团 集中营幸存者:不要对种族灭绝视而不见

2022.11.2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澳大利亚外长拒见维吾尔代表团 集中营幸存者:不要对种族灭绝视而不见 世维会主席多里坤(右二)及新疆集中营幸存者奥马尔·贝卡利 (左一 ) 等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与澳大利亚反对党领袖彼得·达顿(Peter Dutton)会面。
世维会提供

一个维吾尔人权活动家和新疆集中营幸存者组成的代表团,正在访问澳大利亚并敦促澳方对中共当局和官员实施制裁。15名国会议员与他们会面并聆听新疆集中营幸存者的讲述,但澳大利亚外长拒绝了该代表团的会见请求。集中营幸存者发声:不要对中共种族灭绝行径视而不见。

上周二(15日),在巴厘岛举行的G20峰会期间,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澳大利亚商界随后庆祝了澳中关系「重置」。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与习近平在G20期间会面,阿尔巴尼斯称两国关系向前迈进了一步。(阿尔巴尼斯官方推特图片)
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与习近平在G20期间会面,阿尔巴尼斯称两国关系向前迈进了一步。(阿尔巴尼斯官方推特图片)

在此背景下,「世维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等多位人权活动家、两位新疆集中营的亲历者奥马尔·贝卡利(Omar Bekali)和卡尔比努尔(Kalbinur Sidik)访问澳大利亚,敦促澳大利亚政府适用《马格尼茨基法案》,对在新疆进行反人类罪行的中国政府和中共官员进行制裁。

周三(23日),访问团会见了澳大利亚反对党领袖彼得·达顿(Peter Dutton)、影子外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澳大利亚议会情报与安全委员会负责人、工党议员哈利勒(Peter Khalil)等15位国会议员。

但据《澳大利亚晨锋报》等媒体透露,该国外交部长黄英贤拒绝了维吾尔人权代表团的会面请求。代表团成员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在与北京对抗中共针对维吾尔人种族灭绝的人权恶行时过于小心试探。

「世维会」主席多里坤在演讲中赞扬了澳大利亚在联合国投票中支持维吾尔,但他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在这个问题上一直过于谨慎,比如,该国没有认定维吾尔人是种族灭绝的受害者,远远落后于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国家。

多里坤呼吁澳大利亚政府应该更加积极并采取具体行动、像捍卫世界各地其他人的权利一样,继续捍卫新疆人权。他也希望澳大利亚能效仿其他国家,制裁中共当局并禁止进口新疆强迫劳动产品。

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Penny Wong)拒绝了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和新疆集中营幸存者的会面请求。(黄英贤脸书图片)
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Penny Wong)拒绝了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和新疆集中营幸存者的会面请求。(黄英贤脸书图片)

多里坤强调,尽管中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贸易夥伴,但与这样一个国家恢复「正常商贸」是不可能的,金钱不应该比人的生命更重要。

新疆教育营的幸存者很少公开发言,因为他们或他们的家人可能成为报复目标。曾在2017年被关入新疆集中营7个月的奥马尔·贝卡利是其中的勇敢发声者,他认为,澳大利亚人有必要听听新疆集中营的故事,包括最恶劣的酷刑、强制洗脑、维吾尔女性被强制绝育等。

奥马尔担忧,多年紧张的澳中关系后,随著澳大利亚政府试图改善与中国的关系,维吾尔人的困境不再是阿尔巴尼斯政府的关注议程。他表示如果各国将自身利益放在首位,对种族灭绝视而不见的话,是一个真正的危险。

另一位新疆集中营的亲历者卡尔比努尔·西迪克,曾被强迫在新疆集中营教授普通话。她讲述了集中营中的悲惨故事,包括被拘禁者被酷刑、喂食不明药物,饿饭、女性遭到性侵甚至轮奸、被强制绝育等。而她本人也于2019年5月被强制绝育。

她表示,来到澳大利亚是因为想揭露中共政权的暴行和种族灭绝的真相,并为无声的人发声,希望澳大利亚政府帮助和拯救维吾尔人。

澳大利亚维吾尔族妇女协会(AUTWA)主席拉米拉·查尼谢夫(Ramila Chanisheff )对黄英贤没有当面聆听集中营亲历者的故事感到失望。她表示:不能为了交易而出卖人类。

生活在美国的维吾尔学者、「世维会」副主席伊利夏提向本台表示,有澳大利亚籍维吾尔人的亲人现在还被关押在集中营,澳大利亚政府应该倾听集中营幸存者的讲述,但是澳外长的拒绝举动,显示澳政府重弹绥靖老调。

伊利夏提说:澳大利亚到现在为止,还有几个公民的妻子、儿女都一直被中国政府羁押著,那么这样的情况下,澳大利亚应该倾听集中营幸存者的倾诉,更应该坚定的站出来支持维吾尔人,谴责中共暴政!但是澳大利亚外长拒绝会见维吾尔人,只能说明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压力、特别是对中国的渗透妥协、退让、绥靖、害怕。把自己的人权价值和国家利益都牺牲掉。

伊利夏提也表示,澳大利亚退让的结果会让中共当局更加肆无忌惮。

伊利夏提说:绥靖的结果必然是中共得寸进尺,澳大利亚失去它自己的尊严,也不能保护它公民的权利,让中共在澳大利亚肆意妄为,更遑论倡导维吾尔人权。只有强硬的时候,中共才会往回退。

悉尼科技大学政治学教授冯崇义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分析道,在此前的G20会议期间,澳总理阿尔巴尼斯就曾做出「不太可能支持台湾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进步协定」的暗示性表态,虽然澳外交部随后表态挺台立场不变,但还是令外界相当错愕;加上本次澳外长拒见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显示工党政府为了经济利益,试图向北京跪低。

冯崇义说:我想不到黄英贤会不见维吾尔人,至少说,你做个礼节,应该见下面,如果不做这事,就相当于把经济上的短期利益放在人权、放在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之上。工党这边是想改善跟中国关系,让中共解禁经济制裁。中共经济制裁错不在澳大利亚一方,中共不做任何让步,工党你再做reset, 那就说明你是低头去跪舔中国,这时候想做这种魔鬼交易,很恶劣 !

冯崇义也批评澳大利亚政府尽管通过了《马格尼茨基人权法案》,但形同摆设,未对犯人权恶行的中共官员进行制裁。

冯崇义说:澳大利亚通过了Magnitsky Act,它本身的内容就是要惩罚侵犯人类罪的官员、违反人权的负责官员,这个工具是很好用的,但是它不实施,没有公布它要制裁任何一个中国官员。

记者:吴亦桐/程文 责编:马立克 网编:苏旋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