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對外關係法案》觸及既得利益集團痛處 八校聯盟為「千人計劃」洗地

2020-12-28
Share
澳《對外關係法案》觸及既得利益集團痛處 八校聯盟為「千人計劃」洗地 日前澳媒披露,澳大利亞「八校聯盟」向國會提交意見書,警告聯邦政府妥善處理外國干預措施,專家分析是因澳國會通過的《對外關係法案》觸動高校與中國合作的利益。
八校聯盟官網截圖

澳大利亞月初通過「對外關係法案」授權聯邦政府有權否決地方政府和機構與外國所簽訂的協議,但澳大利亞「八校聯盟」向國會發出意見書,要求政府不要因收緊對外政策而損害國際合作,並特別為中共「千人計劃」洗地。澳前議員和學者炮轟「八校聯盟」為經濟利益,罔顧國家安全和民主自由價值。(吳亦桐/程文 報道)

澳大利亞「八校聯盟」(Group of Eight)對影響國家安全風險做出詳細意見書並提交國會,他們稱「必須有效管理風險」,但這需要「細緻、謹慎和平衡」,以確保不會對研究合作夥伴造成不必要的傷害。

今年8月澳大利亞開始啟動《對外關係法案》(Foreign Relations Bills)立法, 12月8日該法案快速通過,該法案授權聯邦政府有權否決地方政府和澳大利亞大學機構與外國簽訂的協議。專家表示,《對外關係法案》通過後,料類似維多利亞州與中國的「一帶一路」、以及各高校與中國政府合作的孔子學院計劃恐將作廢。

澳大利亞前地方議員胡煜明向本台表示,料此次「八校聯盟」的意見書是受到澳國會不久前通過的《對外關係法案》的刺激。

胡煜明說:高校被中共滲透得非常厲害,他們也清楚這個《對外關係法案》很大程度上就是針對他們的。高校跟中國簽各種各樣的合作協議; 因為高校是獨立的,按照原來的法律框架,聯邦政府非常難干涉;現在就是因為有了新的法律,聯邦政府就可以跟他們說,這個作廢!高校現在仍然去為中共搖旗吶喊,一個是因為利益而低頭,還有一個有可能被中國抓住把柄了。

胡煜明認為,這些自曝其短的意見反證《外國關係法案》的必要性。他指,相關法案已通過,澳大利亞面對中共滲透反制的決心已定,這些意見不會有任何說服力。

悉尼科技大學政治學教授馮崇義批評「八校聯盟」,再用「學術自由」、「國際合作」等口號做出偽善和無知的意見表達,是將金錢利益放在比國家安全、民主價值更高的位置。

馮崇義說:「八校聯盟」寫這樣的信我一點都不奇怪,他們一直跟中共政權有非常密切的合作。這個學校病得很深,為了掙錢,長遠利益、自由民主價值都可以踩在腳下,更可悲的是他是非常虛偽的以學術自由、教育自主的幌子跟專制政權合作,去做傷害自由民主價值和國家利益的事情。

澳學者馮崇義批「八校聯盟」與中共關係尤為密切,該聯盟之一的昆士蘭大學於2019年7月聘請中國駐布里斯班總領事徐傑為客座教授。該校校長霍伊(Peter Hoj)為徐傑頒發聘書。 (中國駐布里斯班總領館官網)
澳學者馮崇義批「八校聯盟」與中共關係尤為密切,該聯盟之一的昆士蘭大學於2019年7月聘請中國駐布里斯班總領事徐傑為客座教授。該校校長霍伊(Peter Hoj)為徐傑頒發聘書。 (中國駐布里斯班總領館官網)

「八校聯盟」包括墨爾本大學、莫納什大學、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悉尼大學、阿德萊德大學、昆士蘭大學、西澳大學、新南威爾士大學等名校。享有政府近70%的教育和學術資源。

其中參與聯署的悉尼大學,其教授愛德華·霍姆斯(Edward Holmes)舉例稱,新冠疫情的首次基因組測序中的合作項目涉及中國的大學和財團,受澳大利亞更加嚴格的政策影響未能成功,成為一個受外交政策影響的示例。

另外一個例子則意在彰顯澳中合作的益處。莫納什大學教授齊默特(Paul Zimmet AO)在與北京大學教授紀立農國際團隊的合作項目中發現,患有新冠的老年糖尿病患者的死亡風險要高得多。

意見書指出,「八校聯盟」與歐盟和歐洲國家英國等進行了更多的研究合作,而中國僅佔比13%。意見書還敦促澳大利亞當局在管制中國「千人計劃」時謹慎行事,以便「審慎應對安全風險避免導致對個人不必要的不信任」。文件稱:「千人計劃」的真正問題不在於該計劃是否存在,也不在於它在澳大利亞大學內部有成員,而是是否已適當地宣布與該計劃有聯繫。

「千人計劃」是中共當局利用獎學金設立研究項目以在全球招募頂尖科學人才,美國聯邦調查局認為其為經濟間諜手段。今年9月, 應莫里森政府的要求,澳大利亞情報和安全委員會對該計劃展開調查,並點名30位參與該計劃的澳方學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