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志愿者卧底一年贩婴黑幕 多家官办医院涉案

2021.08.26
民间志愿者卧底一年贩婴黑幕 多家官办医院涉案 在潍坊佰子生殖医疗科技公司的贩婴进行之际,潍坊卫健委则忙于进行政治学习。迄今为止,相关医院和涉案医疗公司的情况,卫健委都表示不清楚。
潍坊卫健委官网 / 2021年3月

(最后更新: 2021年8月27日 07:30 EST)

河北代孕母以7万元人民币贩卖未满月婴予医疗科技公司引起轰动,外界质疑事件涉婴儿人体实验,而潍坊多家官方医院也怀疑参与其中。这次事件被揭发,源于民间志愿者冒险卧底调查,其报案后,潍坊警方一度拒绝立案,当地卫健委至今仍未介入。

本台周三(25日)报道的医疗科技公司贩卖婴儿案震惊各界。

据大陆传媒的报道显示,22岁的河北女子任某某出售自己的亲生孩子,只是整个贩婴案中的冰山一角。而这次贩婴黑幕被揭开,源于民间志愿者「上官正义」长达一年的卧底调查,并最终掌握了朱芸黎和当地多家医院勾结贩卖婴儿的证据。

据「上官正义」披露的相关证据显示,迄今为止,至少有潍坊中医院、潍坊妇幼保健院疑似卷入此事。医院对入院和出院、甚至是出生证明等方面的网开一面,让贩婴得以顺利进行。

大陆传媒在报道中发现,涉案公司名为「山东佰子生殖医疗科技有限公司」,其注册和办公地点位于潍坊市奎文区,于去年才成立。公司法人叫朱芸黎,另一个名叫徐磊。据指,该公司以「生殖健康」为招徕,实质上从事非法代孕、贩卖婴儿业务。目前,包括朱芸黎在内的多名贩婴嫌疑人已被抓,其后,相关公司已不见踪影。

潍坊卫生系统仍未主动自查

在舆情发酵之后,本台记者致电潍坊市妇幼保健院,希望了解究竟有多少孩子从该医院卖出,以及现在何处。但该院一位负责人称他们还在配合警方调查,医院方面不透露相关资讯。

潍坊妇幼保健院:我们现在就是配合警方调查,具体甚么情况现在也没有结果啊。多少孩子从这儿卖的?反正就是你问的这个问题这个就不对,现在是不是卖了咱也不知道呢。

潍坊中医院则对媒体的报道颇有微词,他们甚至表示,传媒揭露此事的真相依然不明。

潍坊中医院:那是文章上写的这样,但是真正牵涉我们的话,有关部门一定会通知我们呀。如果要是牵涉我们的话,省里呀肯定会通知卫健委,卫健委肯定会通知我们,但是我们到现在没听说过这有关消息。说实话,你网路现在这么发达,甚么资讯都有啊对不对?那他的真实性,要有关部门去证实,是不是?

面对追问,潍坊市卫健委回应称,他们正在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并会根据调查结果决定是否处理相关的机构和个人。

卫健委:我们已经知道了,我们也是听说,说是立案了。案件正在侦破过程中,我们就等公安局机关最终的结论出来以后,我们再追究相关人员和涉事单位,再进行行政处罚。

由于志愿者的人身安全等多方因素,本台记者没能联系到「上官正义」本人。根据相关资料显示,她多年来一直主动从事协助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工作。

但让人不解的是,「上官正义」在掌握了相关证据后,曾向辖区奎文分局东关派出所报案,但该派出所并没有立案。是直至事件曝光后,潍坊警方才终于成立了专案组。

绑架和买卖孩子时有发生 官方姑息纵容?

本台记者采访中发现,类似的贩卖婴儿,甚至是公开绑架、拐卖孩子,在中国社会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罪行。

一位前警校学员陆女士明确告诉本台记者,贩卖孩子确实存在。她的一个无法生育的朋友就买了一个孩子。

陆女士:像我们这边,我的一个朋友啊,就是不会生,然后他们买了一个。买那个小孩然后就是有问题的,花了大概10几万买来的。买来以后也是办了户口。像我朋友他们家对小孩就是很好的,但保不得有一些比如对小孩不好的,各种各样的人多了。反正就是感觉有点乱嘛。

已旅美的潍坊奎文区居民刘济淮告诉本台记者,此前听过当地官员透露,中国的流浪人员,称为奇怪买卖的牺牲品。他本身也有朋友正上初中的孩子差点被绑架。连自己的一个亲戚的孩子,也差点遭人贩子的毒手。

刘济潍说:我就在奎文区住啊,我很好的朋友,姓郝,他的孩子当时就1米6多了,初中生,很魁梧。像是贩卖器官的人,绑架他。又一个面包车,拉著他往那个面包车上塞啊。那个孩子也挺魁梧的,挣脱了走了。我有个亲戚,我妹夫他姐姐的孩子,那时他才5、6岁,在潍坊最大的医院,人民医院里,差点让人给拐走了。

而来自四川宣汉县芭蕉镇蒿坝村的知情人透露,一名叫龙真元,有轻为智障的人,就在外出打工期间离奇失踪,多年寻找依然无果。其亲友一直怀疑他可能遭贩卖器官的犯罪分子的谋害。但迄今为止,当地警方没有任何说法。

记者:黄小山/程文 责编:方德豪 网编:林咏华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