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安邦掌控多年 成都农商行或再被收归国有

2019-12-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0年1月15日,成都农商行开业,时任市委书记李春城(前排左)、市长葛红林(前排右)、四川省副省长黄小祥等省市和金融系统高官出席。随著安邦「蛇吞象」过程曝光,此事亦被民间批评为四川官场集体向邓小平家族公开进行利益输送。(成都官媒发布)
2010年1月15日,成都农商行开业,时任市委书记李春城(前排左)、市长葛红林(前排右)、四川省副省长黄小祥等省市和金融系统高官出席。随著安邦「蛇吞象」过程曝光,此事亦被民间批评为四川官场集体向邓小平家族公开进行利益输送。(成都官媒发布)

一度被吴小晖的安邦系掌控的成都农商银行或将再次被收归国有,在被权贵资本掌控8年之后再次以贱卖贵买的方式回到原点,而事件背后的敏感因素至今仍是禁忌,无法公开提及。(黄小山 /  黄乐涛 报道)

大陆财经媒体《财新网》近日披露,吴小晖名下的安邦集团最大的金融资产、成都市农商行的35亿股股权,可能将再次被成都市兴城投资集团拿下,而兴城投资集团本身属成都市国资委全资的城投平台。

而据一年前一度传出的股权转让消息显示,安邦集团在8年前获得这笔金融资产时,估价仅为56亿元,并且还是以农商行认购安邦次级债的方式。

但到去年年底安邦资产被处置时,该笔资产则估价高达168亿,并被要求一次性现金交易。

据本台记者调查显示,成商银行的前身为成都市农村信用社,8年前,在时任市委书记李春城的任期内,被强推改制,安邦介入后,立即对原来的人事进行大换血,也因此引发了被下岗原信用社职工长达数年的维权。

据一位知情的财经人士告诉本台记者,8年前安邦入主的时候,被诟病为空手套白狼,并且导致四川的民间资本被出局,现在虽然吴小晖和李春城等高官和权贵资本控制人都被整肃,包括底下的经办人也被抓,但现在成都市政府被迫花一大笔钱,重新去买回原来送给权贵的东西。

他说:原来是卖给安邦嘛,当时它这个每股的价格比较低,现在每股的价格比较高。前面是个空手套,农商行的原来的行长都抓了嘛。安邦入主之前,四川有一大批的企业家对农商行有投资,后来安邦进了之后,这些人就陆续的退了,因为安邦很强势嘛。安邦出了事,这部分股权就被代管,成都市国资系统想把这部分股权收回来,但是收回来的价格被大大的高估了。

此外,被指接盘安邦农商行股权的兴城投资,本身属官方为基础涉及建设而设立的融资平台,本身也背负著巨额的地方债务,并且其是否具备相应的盈利能力,也需要观察。

这名财经人士说:兴城投资集团本身就是一个政府平台公司,成都所有大的市政建设,都是他们兴城投资集团在投。政府土地整理啊,都是以它为主体,拿这个土地质押去向银行融钱。但是,它又不赚钱,它为甚么拿这么多钱去买农商行?有可能它是个资金代出方嘛,只能这么分析。

这个说法也从成都官方公布的兴城投资的财务状况上得到了证实。迄今为止,该官方融资平台的资产负债率已超过60%,此外,根据政府惯例,其资产评估的价值和实际价值之间的差异,也并不透明。

为此,本台记者致电成都农商银行,该行人士称,除了回答银行业务,她甚么都不知道,也不方便说。

对此前被指银行运营遭遇麻烦的说法,她只回应称,目前业务中如果涉及超20万的现金取款,则需要提前一天申请。此外,购买外汇,则需要严格查用途,除了每年每人5万美元的限额外,即便是在额度内,每个人每次提取外币不得超过1万美金,且每个月不得超过3次。

而成都市兴城投资集团则没有回应采访请求。

经济界人士许女士认为,因为人员素质问题和坏债率太高,全国农商行都遇到了较大的麻烦,并且大家都担心,随著金融业风险的持续升高会引发系统性的风险。加上各地方政府本身身陷地方债泥潭,政府融资平台的做法,最后可能就是再次以通胀的方式转嫁到老百姓的头上。

许女士说:农商行原来就是农村信用社的底子,第一它人力资源不行,第二它管理机制不行,以前就坏账很多。现在换了一个名字,然后给它了牌照,实际上他们业务能力没有多少提高,再加上他们基层的工作人员就敢放这种关系贷款,放了就坏账。财政收入连政府债务的利息都费劲,你想,他们还能干甚么呀?它没钱怎么办呢?它能不通货膨胀吗?

近两年来,随著经济持续下滑以及权贵资本利益重新洗牌,包括包商银行和多地农商行在内的金融机构出现风险,并一度引发挤兑潮。其中,被指全国可能高达220兆坏账,也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而中国官方则持续实施金融维稳,个人资金的使用和流动亦遭严厉管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