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邊境嚴酷封禁防疫 政府重兵重刑阻國人越境

2020-09-1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中國雲南邊境城市瑞麗因出現新冠疫情而被嚴厲封城,當局正派重兵把守邊境。(雲南警方微博截圖 / 路透社)
中國雲南邊境城市瑞麗因出現新冠疫情而被嚴厲封城,當局正派重兵把守邊境。(雲南警方微博截圖 / 路透社)

中國雲南邊境城市瑞麗因出現新冠疫情而被嚴厲封城,當地居民證實,多名跨境邊民因被指「傳播疫情」已遭拘留,另外,當局正派重兵把守邊境,如發現不聽勸諭偷渡及反抗,可能被處以重刑,官兵甚至有權直接擊斃。而大批被困境外的國人亦陷入「回家無門」的困境。(黃小山/程文 報道)

雲南邊境重鎮瑞麗繼本周一(14日)被全城封鎖防疫之後,政府對民眾以及邊境線的嚴厲管控仍在升級。此前雲南省政府宣稱,全省邊境縣市進入「戰時管控狀態」。

當地市民何先生告訴本台記者,目前已有多名到瑞麗投親靠友的緬甸邊民被當地警方以偷渡傳播疫情的名義抓捕。他又表示,此前邊境管控並不嚴,雙方邊民以偷渡的方式穿越邊境比較方便,但現在因防疫的壓力,已經有大批的邊防在邊境巡邏,並稱一旦捕獲偷渡者,將處以8年重刑加罰款;不聽勸阻,甚至反抗的人,可能被當場射殺。

何先生說:因為這邊是情況比較嚴重,邊境線上全部都是巡邏警,偷渡是8年有期徒刑,還要罰款8千元(人民幣)。一旦被邊警看到了,如果還不聽,他們就有權就直接擊斃了。因為這個東西事態太嚴重了。

何先生又表示,迄今為止,瑞麗全市40多萬人被全部限制在家中或工作場所,並按照3天採購一次生活必須品的方式進行嚴管。目前除了一些邊貿車輛還被允許在有限、並且禁止駕乘人員下車的方式通行,別的車輛已經被嚴禁出瑞麗。

何先生說:瑞麗這邊是封城了,就是現在出國肯定是出不了的,你出去以後應該進不來中國這邊。就是因為有偷渡人過來,然後我們這邊疫情也爆發了,然後我們這邊全城封城了。上班的人就只能在上班的地方。目前,全市需要5天以內核酸檢測報告才能入住酒店。瑞麗大概是40多萬人口嘛。

另一名當地市民稱,在此前的幾個月,隨著各地解封,瑞麗的邊境口岸雖然沒有開,但來自民間的跨境貿易和跨境貴重礦石和木材走私,一直在悄悄進行,而政府也睜隻眼閉隻眼。但隨著疫情爆發,當地政府害怕被問責,於是採取了嚴厲的管控,大批邊民或商人被困緬甸境內回國無望,並且即便是瑞麗解封,他們也面臨健康碼無法合格的麻煩。

據悉,當地政府正在進行全城核酸檢測,試圖摸清實際感染情況。同時也有消息指政府派鍾南山到瑞麗指揮防疫。但迄今為止政府並沒發布更詳細的資訊。

本台記者就此事多次致電瑞麗市公安局、瑞麗市政府,但電話都被徹底限制,無法與當地的任何部門進行普通的聯絡。此後,連撥打普通的民間電話,也已遭限制。

據原在西雙版納轄區內的邊境城市猛海的商家證實,目前,別的邊境城市雖然還沒有徹底封鎖,但相關的邊境管控在雲南各地已全面實施。但該商家同時表示,因為事情有些敏感,他不能說得太多。

猛海商家:緬甸那邊的不可以來住,我這邊有那個掃碼的地方。

自今年1月疫情在中國武漢全面爆發,並傳播到國外之後,中國政府採取了最嚴苛的防疫措施,和別的國家不惜代價搶運自己國民回家的做法形成強烈反差的是,中國政府以防疫為名,將成千上萬被困境外的人攔阻在國門之外,同時以集體安全的名義,為政府的殘酷冷漠進行辯護。而在新疆,政府更是長時間的禁閉式管控進行防疫,以逃避政府自身的責任。

疫情之下瑞麗市長、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指揮長謝大鵬被指深陷漩渦。(瑞麗市政府官方發布 / 2020年9月14日)
疫情之下瑞麗市長、兼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指揮長謝大鵬被指深陷漩渦。(瑞麗市政府官方發布 / 2020年9月14日)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