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交失利之際 成立習外交思想研究中心為「總加速師」塗脂

2020-07-2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20年7月20日,中國外交部與旗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共同設立的「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揭牌儀式在京舉行。(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官網圖片)
2020年7月20日,中國外交部與旗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共同設立的「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揭牌儀式在京舉行。(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官網圖片)

中國外交部高調成立「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外交部長極力吹捧習近平為「偉大戰略家」。時評人認為,習近平倡導的「戰狼外交」和「大撒幣」政策惡評如潮,接連被西方國家反制和孤立,外交部反其道而行,實為「推責」,以將中國外交政策的失敗責任歸咎於習近平。結果將助推中共政權加速崩潰。(吳亦桐/程文 報道)

中國外交政策到處碰壁之際,「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周一(20日)在北京成立。中國外交部黨委書記齊玉主持儀式。國務委員、外交部長王毅為該中心揭牌,並在致詞中對習近平極盡吹捧。

王毅稱中共18大以來,習近平以「偉大戰略家的遠見卓識」,「全面判斷國際形勢走向」,提出了一系列富有「中國特色、引領人類進步潮流的新理念、新主張」,形成和確立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外交思想」。

王毅還將「習近平外交思想」稱為「21世紀馬克思主義外交領域的最新成果」;他指中國外交戰線要把學習「習近平外交思想」作為一項長期的「重要政治任務」和「行動指南」。要在國際上「講好中國故事、中國理念、中國方案」,不斷提高「中國的影響力和感召力」。

北京歷史學者章立凡認為,不排除中國外交部和王毅以高調樹立「習近平外交思想」的方式,來表明中國外交部是奉命而為,籍此推脫責任,這是典型的捧殺法。他指,習近平的「戰狼外交」四處樹敵,這使中國在國際空間愈加孤立。

章立凡說:這些「戰狼外交」肯定都是在「習外交思想」的指導下,甚至是直接指令下進行的,「戰狼外交」碰壁,這種國際孤立的形勢已經形成。追責的話,當然外交部也不願意擔責,不如做這麼一個姿態,雖然是極盡阿庾奉承,但是也給自己撇清。對王毅來講也許是籍此機會把這盤做爛了的菜送出去,他一定要把「功勞」歸於最高領導,免得將來說是他的責任。

章立凡早前曾稱習近平為「中共政權終結者」,這個稱號近期被流行的「總加速師」取代,章立凡認為打破鄧小平「韜光養晦」策略的「習的外交思想」,確實在加速中共政權崩潰的過程中創造了更大的外部壓力條件。

法國時評人王龍蒙則表示,中國外交部此次拍馬屁之舉,無異于助推習近平的野蠻愚蠢的外交政策,「習近平外交思想」的核心即是「戰狼及金元外交」,但都已證實徹底失敗。這種「中國故事」只會加速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反制和孤立。

王龍蒙說:習近平的所謂外交思想就是「戰狼外交」、「大撒幣」等,其外交政策已徹底失敗。中國外交部在此情況下高調宣傳習的「外交思想」,是將習的「野蠻外交」再次公告天下,無異於助推一把習近平這個「總加速師」,讓他在末日之路上飛奔得再快些。強烈建議王毅下次再吹捧習近平時,將他稱為「偉大的加速師」。

王龍蒙也認為,中共當局在外部壓力徒增時,塑造「偉大領袖」形象也是為了愚民,內部社會不穩定才是最大的火藥桶,經濟下滑、災難頻發,唯有利用宣傳和煽動民族情緒來平息內部矛盾。但習近平已無力止停失控的「戰車」。

王龍蒙說:中國外交部把習近平的神壇升得越高,祭壇也越高。縱觀中國外交部的表現,即使發現習近平的戰車方向錯誤和失控時,也無勇氣去阻止,這個腐壞制度的戰車上坐著一個愚蠢的領導人一群無腦的奴才,它們的愚民政策也快破產了。

前八九民運學生領袖王丹在臉書上笑指,「習近平外交思想」用「大撒幣、耍流氓」6個字可以直接概括,不值得研究。

推特時評人@Life視界則指中國外交部對習近平的「塑神」堪比當年的毛澤東,又表示:王毅等人應該知道毛澤東的極權給中國帶來的災難,為甚麼還要把習近平打扮成另一個毛澤東呢,這些人對中國有仇恨嗎?

「習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是由中國外交部轄下的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設立,宣稱宗旨為「深入開展習近平外交思想的研究」、「發揮習近平外交思想對外交實踐的指導作用」、以及為開創「新時代中國特色大國外交」作出貢獻等。

習近平早在2018年6月就曾提出「新時代中國社會主義特色外交思想」;王毅曾撰文稱,在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領導師下,「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昂首邁入了新時代」。近一年後,王毅描繪的願景並未實現,中共「一帶一路」等政治工程相繼爛尾,華為遭「聯盟國家」踢出5G網建計劃;四處出擊的「戰狼外交官」也無力挽回頹勢;另外,新冠肺炎疫情、《港版國安法》等,令中國和多國的關係跌入谷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