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克贵疑受压不上诉

被以 “故意伤害罪”判刑的陈光诚侄儿陈克贵,上诉期届满之际,家人收到当局声称出自陈克贵的“不上诉手书”。家人相信手书是陈克贵在受压的情况下写的。此外,网友发起网上“快闪行动”,声援陈克贵。(姬励思报道)
2012-12-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陈克贵家人于12月14日深夜,收到陈克贵的手书副本,表示认罪及不上诉。(胡佳提供)
陈克贵家人于12月14日深夜,收到陈克贵的手书副本,表示认罪及不上诉。(胡佳提供)

陈光诚大哥、陈克贵父亲陈光福,上周五深夜收到一纸有儿子陈克贵签名,及按指纹的认罪手书副本,表示不上诉。

陈光福对本台粤语组表示,负责陈克贵案的沂南县法院两名法官赵遵涛,及来海滨,带同三名保安,上周五深夜到达东师古村,把陈克贵的手书送上。据两名法官透露,是受上级指示前来。

他说:“当天他们还在外地出差,领导说收到我的上诉状,并要求转达我要上诉,克贵是否同意,他们就往回赶,先到看守所找克贵,要求他写,写完了又连夜给我送过来。”

陈克贵在手书内表示,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刑,他对判决从内心认罪伏法,亦坚定服从判决,不再上诉。又请父母放心,等判决生效后,他一定服从监狱部门的管理,好好改造,争取政府奖励,早日回家与家人团聚,做一个守法的公民。

陈光福表示,陈克贵的手书只字都没有提及,有关家人聘请律师为其上诉的事,他相信陈克贵并未获告知相关的消息。陈光福说,他无法确认手书的笔迹,是否出于陈克贵,即使是,都是因为他受到压力及威胁。

他说:“ 法官根本没告诉克贵你爸已上诉了。这里面有很多黑幕,是常人估计不到。比如对他进行酷刑,恐吓说你不签就让你死在这里,或是上诉不减刑等。”

陈光福表示,他会在短期内前往沂南县法院,要求查看手书的正本,并要求法院确认陈克贵同意或不同意家人提出上诉。

家人委托的北京律师丁锡奎表示,法院未有确认陈克贵拒绝家人代为上诉前,家人在限期前递交的上诉状仍然有效。即使上诉不获处理,家人仍可提出申诉。

他说:“上诉期届满前提出来,你不给我答覆,或是你不去征询他同意与否,是法院的问题,你阻挠我的上诉权是不行的。”

记者曾致电送达手书的法官赵遵涛及来海滨,但沂南县法院的工作人员指他们不在办公室。

有网友响应网上快闪行动,呼吁释放陈克贵。(屠夫提供)
有网友响应网上快闪行动,呼吁释放陈克贵。(屠夫提供)

此外,有网友发起网上快闪行动,声援包括陈克贵、朱承志等政治犯。发起人之一 “屠夫”表示,第一波要求“释放朱承志和陈克贵”的网路快闪行动于周六(12月15日)进行,呼吁网友同时在当晚九点,以不同的方式发出声援的推文或博文。

他说:“希望大家关注这些人,像陈克贵、朱承志都是无辜的。也让地方政府知道大家都在呼吁,亦让他知道网络的力量,让他们感到压力。”

屠夫说,当日的反应非常热烈。他希望有关的行动成为常态,于每周六晚同时间持续进行。并加入不同的在囚政治犯。

陈克贵在山东双堠镇政府人员闯入其住所,搜捕陈光诚期间,因自卫用刀伤人,其后被控 “故意伤害罪”。当局强行委派两名官方律师为他辩护,又拒绝让家人委托的律师介入。案件上月底审结, 陈克贵当庭被判刑3年3个月。

网民发起网上快闪行动,呼吁群众在12月15日晚,同时在网上发文,声援陈克贵及朱承志。(屠夫提供)
网民发起网上快闪行动,呼吁群众在12月15日晚,同时在网上发文,声援陈克贵及朱承志。(屠夫提供)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