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克貴疑受壓不上訴

被以 “故意傷害罪”判刑的陳光誠侄兒陳克貴,上訴期屆滿之際,家人收到當局聲稱出自陳克貴的“不上訴手書”。家人相信手書是陳克貴在受壓的情況下寫的。此外,網友發起網上“快閃行動”,聲援陳克貴。(姬勵思報道)
2012-12-17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陳克貴家人於12月14日深夜,收到陳克貴的手書副本,表示認罪及不上訴。(胡佳提供)
陳克貴家人於12月14日深夜,收到陳克貴的手書副本,表示認罪及不上訴。(胡佳提供)

陳光誠大哥、陳克貴父親陳光福,上周五深夜收到一紙有兒子陳克貴簽名,及按指紋的認罪手書副本,表示不上訴。

陳光福對本台粵語組表示,負責陳克貴案的沂南縣法院兩名法官趙遵濤,及來海濱,帶同三名保安,上周五深夜到達東師古村,把陳克貴的手書送上。據兩名法官透露,是受上級指示前來。

他說:“當天他們還在外地出差,領導說收到我的上訴狀,並要求轉達我要上訴,克貴是否同意,他們就往回趕,先到看守所找克貴,要求他寫,寫完了又連夜給我送過來。”

陳克貴在手書內表示,因犯故意傷害罪被判刑,他對判決從內心認罪伏法,亦堅定服從判決,不再上訴。又請父母放心,等判決生效後,他一定服從監獄部門的管理,好好改造,爭取政府獎勵,早日回家與家人團聚,做一個守法的公民。

陳光福表示,陳克貴的手書隻字都沒有提及,有關家人聘請律師為其上訴的事,他相信陳克貴並未獲告知相關的消息。陳光福說,他無法確認手書的筆跡,是否出於陳克貴,即使是,都是因為他受到壓力及威脅。

他說:“ 法官根本沒告訴克貴你爸已上訴了。這裡面有很多黑幕,是常人估計不到。比如對他進行酷刑,恐嚇說你不簽就讓你死在這裡,或是上訴不減刑等。”

陳光福表示,他會在短期內前往沂南縣法院,要求查看手書的正本,並要求法院確認陳克貴同意或不同意家人提出上訴。

家人委託的北京律師丁錫奎表示,法院未有確認陳克貴拒絕家人代為上訴前,家人在限期前遞交的上訴狀仍然有效。即使上訴不獲處理,家人仍可提出申訴。

他說:“上訴期屆滿前提出來,你不給我答覆,或是你不去徵詢他同意與否,是法院的問題,你阻撓我的上訴權是不行的。”

記者曾致電送達手書的法官趙遵濤及來海濱,但沂南縣法院的工作人員指他們不在辦公室。

有網友響應網上快閃行動,呼籲釋放陳克貴。(屠夫提供)
有網友響應網上快閃行動,呼籲釋放陳克貴。(屠夫提供)

此外,有網友發起網上快閃行動,聲援包括陳克貴、朱承志等政治犯。發起人之一 “屠夫”表示,第一波要求“釋放朱承志和陳克貴”的網路快閃行動於周六(12月15日)進行,呼籲網友同時在當晚九點,以不同的方式發出聲援的推文或博文。

他說:“希望大家關注這些人,像陳克貴、朱承志都是無辜的。也讓地方政府知道大家都在呼籲,亦讓他知道網絡的力量,讓他們感到壓力。”

屠夫說,當日的反應非常熱烈。他希望有關的行動成為常態,於每周六晚同時間持續進行。並加入不同的在囚政治犯。

陳克貴在山東雙堠鎮政府人員闖入其住所,搜捕陳光誠期間,因自衛用刀傷人,其後被控 “故意傷害罪”。當局強行委派兩名官方律師為他辯護,又拒絕讓家人委託的律師介入。案件上月底審結, 陳克貴當庭被判刑3年3個月。

網民發起網上快閃行動,呼籲群眾在12月15日晚,同時在網上發文,聲援陳克貴及朱承志。(屠夫提供)
網民發起網上快閃行動,呼籲群眾在12月15日晚,同時在網上發文,聲援陳克貴及朱承志。(屠夫提供)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