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幼童集体被性侵引起震惊 警方指谣言但无人信服

2019-06-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6月27日,有儿童保护组织披露,他们接到举报后,从本月2日开始即多次报警,但一直到26日因此事被网路曝光后,才获警方回应。(儿童保护组织发布报警过程说明截图)
2019年6月27日,有儿童保护组织披露,他们接到举报后,从本月2日开始即多次报警,但一直到26日因此事被网路曝光后,才获警方回应。(儿童保护组织发布报警过程说明截图)

贵州省公安厅周四(27日)发布通报,否认有大量幼童被性侵的报道指称全属谣言。民众指警方的调查缺乏公信力,亦有知情人士指证,3年前类似案件的资讯曾被封锁。(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贵州省公安厅四发布的消息指称,经过调查,并在天津警方的协助下,初步查明网上传播贵州省毕节和凯里两市,有未成年儿童被性侵的消息和照片,是由赵某某编造,警方已对造谣者采取强制措施。相关工作仍在继续中。

有关幼稚园留守儿童或福利院儿童,被老师出卖给恋童癖人士性侵的消息,周三(26日)陷入舆论的漩涡。贵州省公安厅和当地民政部门接连表态,称已成立专案组调查,如果属实将严惩罪犯,如果有人故意造谣,也将受到严惩。

但警方的澄清并没能平息舆论。儿童保护组织Starrynighto的微博显示,早在本月1日,该组织就接到举报,并多次以电话和网路向警方报案,但却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本台曾致电贵州省公安厅,但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在警方正式通报前,知情人兰先生向本台表示,警方即将公布调查结论,并将认定是有人造谣。而综合各方资讯,他认为这个所谓的结论,完全无法让人信服。

兰先生说:整个中国都属于维稳的一个高峰期嘛,因此对于这种带有重大社会舆情的事件呢,她有个统一的一个说法,而且呢,所有的人都不敢擅自做主来表达甚么东西。这次如果不是网上弄大了,谁会成立甚么专案组?现在就是完全没有公信力,随你怎么说。

学者谭先生认为,目前外界得到的资讯非常有限,特别是习近平本日动身前往日本参加G20峰会,因此不排除此事再次落入维稳的铁幕中。

谭先生说:还得先观察吧。因为今天老大到日本去了,因为G20对中国来说是最大的事情嘛。它服不服众有个政治管控就是一切嘛。

谭先生还以3年前一个案件为例,重庆两江新区一个重点学校的8名约13岁的初一男生遭男老师性侵,甚至导致染病,后为了控制影响,家长和学校都选择了不报警,只是将老师开除,赶出重庆了事。

谭先生说:因为家长找到我,它有两个矛盾,报案呢对这个老师有惩罚,但是呢,因为它涉及到媒体介入和公安介入就有一个询问案情的过程,可能就会对孩子有二次伤害。后来8个家长有6个就同意先保护孩子,当然这个人呢就没有被抓,学校就开除了,要求必须离开重庆。当然呢,从另外一个角度,放过了坏人。

而另一位知情的媒体人也告诉本台记者,大约在2006年时,他曾到成都市龙泉区采访一宗老师猥亵初中女生的案件,并在受害女生家里,遇上带著3000元准备私了的老师,这个老师看见记者后立即逃跑,老师最终被捕,但最后事件被官方强行封锁,老师被开除了事。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