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黄春秋》已死 杜导正指安排如文革

2016-07-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炎黄春秋》宣布即日停刊,高喻确认原社长杜导正签字,是 “宁爲玉碎、不爲瓦全日”,后任何人以《炎黄春秋》名义发行出版物,均与杂志社无关。(来源: 高喻推特)
《炎黄春秋》宣布即日停刊,高喻确认原社长杜导正签字,是 “宁爲玉碎、不爲瓦全日”,后任何人以《炎黄春秋》名义发行出版物,均与杂志社无关。(来源: 高喻推特)

中共党内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被撤换的领导层宣布周日(17日) 已停刊,原社长杜导正签字的声明指,日后任何人以《炎黄春秋》名义发行出版物,均与杂志社无关﹐并指接管方偷取杂志官方网站的密码。原社长杜导正指﹐当局安排如文化大革命。海外分析指,《炎黄春秋》是否停刊,意义不大。只显示老一辈编委,还有底线,不愿意和盘托出,不向封杀言论屈服。(何山报道)

被视为敢言的内地杂志《炎黄春秋》﹐继上周中国艺术研究院,更换杂志社领导层,原社长93岁老人杜导正提起法律诉讼后,事态有又新的发展。杜导正在7月17日发表声明,并签字作实,宣布杂志即日停刊,日后任何人以《炎黄春秋》名义发行出版物,均与杂志社无关。

声明又说,中国艺术研究院违法单方面破坏双方协议的人事、发稿及财务自主权,改组杂志社领导机构,严重侵犯宪法赋予的出版自由,并派员强行进入杂志社,窃取及修改《炎黄春秋》官方网站密码。

过往,《炎黄春秋》停了有关,关了又开,已经发生多次。

海外新闻网站参与的站长蔡楚向本台透露,过往《炎黄春秋》有编委,在关键时刻亦会向海外的网站透露消息,如春节联欢被叫停。蔡楚指,《炎黄春秋》要停刊,只显示中共连党内改革派的出气口,都要堵死。

蔡楚说: 我和他们过去也有联系,主要是和他们的编辑杜光先生,他是我们民主中国的作者,有时候有些文宣新闻也发给刊登。春节的聚餐被取销,这类的新闻。这说明中共是一言堂,打出气孔堵了,最后的结果是炸裂。

《炎黄春秋》的原社长杜导正周一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表示要坚持杂志的底线。他并说,当局的安排有如文化大革命。

杜导正对香港电台说: 我就想起来,就像文化大革命,来了人,一坐,(杂志)就是他的。我的目的,是保护我的底线。

大陆资深传媒人高瑜在推特确认杜导正的签名,并指停刊是 “宁爲玉碎,不爲瓦全”。

中国艺术研究院在上星期二发出通告,指原社长杜导正,年事已高,不再担任社长和法定代表人,由贾磊磊担任社长,另外聘任三人为副社长,六人为副总编辑,杜导正向中国艺术研究院提起法律诉讼。

海外独立中文笔会的张裕就对本台说,《炎黄春秋》属中共党内的变革派与改良派,只针对党史研究,对中国的大局影响不大,但连微弱的声音中共都不容许,杂志的老人只有以停刊来表示自己的底线。张裕指,其实《炎黄春秋》是否续刊,影响不大。

张裕说: 异议的角度还是官方的角度来说,都不认为这样的刊物有多大存在的价值。党内希望它 (《炎黄春秋》)存在的人,不管出于甚么目的,很生气以外;我觉得其它人根本不会把它当一会事。

国内呼吁宪政被停职的前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就说,《炎黄春秋》的创办者与经营者,一直在爲国家的进步而努力,这份杂志秉承体制内改良派立场。无论是在认知上还是在理念上,他个人无法认同。中国的问题和危机,能否在单个政党继续垄断权力的政治条件下得到解决,是一个事关国家前途和人民福祉的根本问题。对这个问题的不同回答,不但体现了政治认知的分歧,而且体现了政治立场的差异。张雪忠指,过去几年,变革派与改良派的划分及论争,就是围绕这一根本问题而展开的。

《炎黄春秋》号称拥有习仲勋提字作 “护身符”,但在言论自由收缩下,仍不敌习近平要封杀改革派的声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