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曉敏被扣2年半近日獲釋 本台專訪對親友仍被扣不勝唏噓


2019.12.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n-free.jpg 新疆籍人權活動人士黃曉敏(左)於上月獲釋;黃曉敏的哥哥,原新疆建設兵團退休法官黃雲敏(右)仍然繫獄。(黃曉敏提供、資料圖片 / 2019年12月30日、拍攝時間不詳)

居住在成都的新疆籍人權活動人士黃曉敏,被抓捕關押長達2年半之後,於上月獲釋。黃曉敏出獄後生計無著落,並因受到壓力被迫保持沉默。其兄、退休法官黃雲敏仍然繫獄,處境堪憂。其友、原黨校老師子肅疑在獄中出現腦神經衰退跡象。(黃小山/程文 報道)

本台是最先聯繫上黃曉敏的媒體,他證實已經從成都市看守所刑滿獲釋一個多月,目前留在成都。他說屈指一算,被關押了2年又3個月,直到今年8月才被判刑2年半,扣除被關押的日子,於11月17日出獄。因受當局壓力,他獲釋後長達一個多月被迫保持沉默。

黃曉敏說:有一個月零幾天了。因為當時都是政府包辦了釋放的過程,和當時一些約束性的條件。3月底的時候,就軟硬兼施的辦法,跟我簽了一個辭去律師、和不對外聯繫的相互妥協的一個釋放條件。判決下來了就離刑滿釋放不到3個月的時間嘛。

黃曉敏指在獄中並沒有被虐待,但因為看守所環境整體惡劣,以及伙食糟糕,導致他的病情多次惡化送醫,並因腦血栓導致輕微偏癱。

黃曉敏說:我個人在同等的監室環境裡頭,還是享受了比較特殊的優惠條件,包括我前前後後住院都住了5、6次。但是這個看守所,它的硬體,確實老舊陳舊,每個監室的人均面積不足一平方米。身體上明顯不舒服的呢,就是腰和頸椎,主要 就是腦血栓和高血壓,腦血栓導致的這個比較輕度的偏癱,我這麼多病情,都跟營養不良有關係,其次就是我們居住環境,人均不到一平方,不能夠行走啊,裡面這個糟糕的空氣呀,這個心理的壓力呀,等等。

黃曉敏還表示,他被抓的前後期間,親人朋友很多也在同期出事。自己的大哥,以及子肅、四個賣酒的年青人(六四酒案),黃琦、以及後來的成都王怡牧師教案。此外,還有6個朋友也遭短期關押。

在談及早於自己幾個月被捕的親哥哥黃雲敏時,他透露哥哥被抓已3年,現在刑期還有7年,並且很難得到親人的理解,處境艱難。

黃曉敏說:我們上一周還有一個電話,但是話也不多,也沒有講他在裡頭的情況。因為他現在孤立無援,他很關心他的女兒。他是很長的一個刑期,是10年吧,但是我們現在還沒有拿到判決書。

黃曉敏還透露,他的另一個朋友、原雲南省委黨校老師子肅被判刑4年後,已送到位於德陽境內的阿壩州監獄服刑。他上周試圖探視但未獲安排,只知道子肅疑似出現了腦神經衰退的跡象。

黃曉敏說:他四年,還有一年半。地域在德陽,但是實際上它叫阿壩監獄。他姐姐每月一次的探監能夠看到他嘛,上一周我們去看了一下他,我陪著他姐姐去的,雖然沒讓我們見面,但說他還可以吧。就是說他有點叫帕金森的,就是有一點顫抖。原來只知道有這個糖尿病和心臟有點雜音。他姐姐也當場給看守所的領導也反應了,就是要求進行身體檢查。

黃曉敏表示,目前儘管自己的身體有問題,但還能獨立生活。但迄今為止,當初官方對出獄後給予最低生活保障等承諾,到現在無一兌現。他也前往相關部門問了幾趟,但也沒有甚麼下文。他說,接下來會再考慮別的方式解決生計。

為此,本台記者亦多次致電成都市檢察院,希望瞭解包括子肅等在內異議人士的獄中處境,但都沒獲回應。

黃曉敏的退休法官哥哥黃雲敏,因幫助農三師農場職工維權,2017年3月被以「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罪」拘捕。翌年5月,黃曉敏突然與外界失去聯繫,其後被證實遭到刑拘。他失蹤前,曾公開表明將到新疆為二哥黃雲敏維權。不過外界亦普遍認為,黃曉敏被捕,估計是與他聲援因公開呼籲十九大實行黨內直選而遭到拘捕的前雲南黨校老師子肅有關。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