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新增一例鼠疫病例 疫情全貌遭严密封锁

2019-11-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9月20日,嘉峪关市召开鼠疫防治培训会。在内蒙、甘肃、青海以及四川西部等牧区,鼠疫多年来一直威胁著当地少数民族的生命安全,但中国政府对疫情一直秘而不宣。(嘉峪关疾控官方发布)
2018年9月20日,嘉峪关市召开鼠疫防治培训会。在内蒙、甘肃、青海以及四川西部等牧区,鼠疫多年来一直威胁著当地少数民族的生命安全,但中国政府对疫情一直秘而不宣。(嘉峪关疾控官方发布)

内蒙古卫计委周日证实新增一例鼠疫疫情,这是当地发现疫情数月以后,首次对外发布相关资讯,业内人士指,中国官方目前正全面封锁消息,内蒙、青海、甘肃等多个少数民族聚居地,受到致命传染病的威胁。(黄小山/黄乐涛 报道)

据内蒙古卫健委周日(17日)凌晨发布消息称,当地卫生部门在一天前确诊一位在乌兰察布市化德县医院就诊的55岁患者,受到腺鼠疫情感染。

此前,该患者发病前的活动区域,在其就医的化德县医院以北约80公里的锡林郭勒盟的一家采石场。而5天前在北京被确证的两名肺鼠疫患者,则位于化德县以北300多公里之外的苏尼特左旗。但迄今为止,官方依然对实际的村镇名字保密。

据财新传媒的报导显示,早在今年8月14日、17日、20日和25日,当地就已经从动物监测中陆续检出鼠疫菌12株。这意味著疫情已在动物间大范围传播。但官方此前一直没有披露相关资讯。

2019年2月,此次爆发肺鼠疫疫情的苏尼特左旗此前对动物的疫情有监察,早在几个月前就已检测出鼠疫毒株,但迄今为止,当地很多牧民依然不知情。(苏尼特左旗农牧局发布)
2019年2月,此次爆发肺鼠疫疫情的苏尼特左旗此前对动物的疫情有监察,早在几个月前就已检测出鼠疫毒株,但迄今为止,当地很多牧民依然不知情。(苏尼特左旗农牧局发布)


北大人民医院在回应记者谘询时则称,北京卫生部门已发布了相关资讯,北京没有新发病例。但她也表述,如果从牧区回来,并出现发烧等症状,则最好去地坛医院检查。

北大人民医院︰如果从疫区那边回来你最好直接去地坛(传染病医院),我们可以排除啊,但是我们做不了进一步的检查。只能先判断有没有可能,如果怀疑的话,也是转到那儿去。

而目前正进行疫情处置的北京地坛医院则拒绝回应北京是否有新的疫情。

中国红十字会大病救助专案前高管任瑞红告诉本台记者,肺鼠疫俗称黑死病,是非常严重的传染病,历史上屡次重创人类。目前北京医疗和疾控系统的人,都不敢就此事对外说话。她认为,官方正在封锁相关资讯。

她说︰11、12号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情况,我就开始问我在北京医疗口上的朋友,朋友都是在这些医院工作的,理论上都是能知道一点的消息嘛,但是他们都不许讲。肯定是有文件或内部会议甚么的,就是不允许谈论这个事情。我问了所有的,他们要么就说不清楚,要么就是说不让说。就是我有个朋友她孩子在上幼稚园嘛,她说现在家长都很恐慌,不把孩子送过去了。现在他们班里有一半不来吧。是很恐慌,但是都没有这种确切的资讯。

任瑞红还指出,根据防疫流程,出现重大疫情,中国疾控中心应该每天发布通报,但现在疾控中心语焉不详,这种现象让人担心。并且这种具有甲类传染病的疑似病例,以前就应该就地隔离,然后由北京方面派专家前往治疗调查。但内蒙方面将病人转送千里之外,本身也说明整个防控流程上出了很大的问题。

一个名字显示为北大医学部王月丹的社交帐户的说法认为,肺鼠疫的出现标志著鼠疫流行的新阶段,意味著该毒株已有了较好的人体适应性,毒力已经增强。他认为,问题比想像的严重。

尽管北京市官方此前已发布消息,称从内蒙转院到北京的两名肺鼠疫患者已被隔离治疗,并且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新的病例,接触者被后续感染的可能性很低。但官方也承认,目前送医的两名患者,其中一人病情出现反覆,病情加重。

内蒙卫健委在回应本台记者采访时,则拒绝回答任何提问,而是称,此事由内蒙古自治区应急办在负责,让记者在周一询问应急办。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