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汾禁煤暴力「三清零」 數十萬人瑟縮過寒冬 村民責官員暴行儼如日軍侵華「三光政策」

2020-12-31
Share
臨汾禁煤暴力「三清零」 數十萬人瑟縮過寒冬 村民責官員暴行儼如日軍侵華「三光政策」 2020年12月,大批私人的存煤被臨汾官方強行收繳。
臨汾生態環保局官方發布

山西省臨汾市為迎合上級的環保政策要求,市內從本月上旬起持續進行所謂「三清零」的禁煤運動,強行進入民居暴力查收爐具、存煤和柴禾,目前估計至少有數十萬民眾在疫情困擾下再面對取暖困難,但官方仍無意對深陷雙重打擊的民眾施以救援。(黃小山/程文 報道)

臨汾市多個地區以治理空氣污染的名義、從本月上旬以來大規模實施對散煤、燃煤爐灶、柴禾的「三清零」運動。其中,襄汾縣更出現官員暴力執法的現象。

關注的媒體人陳洪濤更形容今次禁煤運動的手法,類似日軍侵華時使出的「三光政策」「燒光、殺光和搶光」。陳洪濤指出,因為年度的所謂環保考核壓力。地方官員為了降污染指數官職,不惜用最極端的方式。而老百姓的疾苦,他們根本不在乎。

陳洪濤說:用煤的這種爐子甚麼的,都給你拆了。家裡如果儲存有煤的話,就會給你沒收了,拉走。好多地方都是搞突擊環保,因為它各個地方呢,它都有排名。排全省的最後了,那地方的一把手領導啊,可能會因為這個事要問責。這些領導,他為了自己的烏紗帽,那就一窩蜂的這樣搞。在這種一刀切的死命令之下,基層那些幹活的人,就不讓你用唄。你像那個臨汾,就是比較徹底的,比較過分的,蜂窩煤都不讓你點。

臨汾市政府拒絕置評。襄汾縣生態環境局則向本台承認該地實施禁煤,但沒有回應關於暴力查禁的問題,指具體執行措施是縣政府和各鄉鎮政府的範圍。

襄汾縣環境局:煤改氣或者是煤改電,補貼有標準的吧。各個鄉鎮都有各自的標準的,具體的這個相關細節不屬於咱環境局主管的,是各個鄉政府主管的。

網上的圖片顯示,官方派出的大批官員搗毀,拆除村民的爐具,並出動大型機械運走村民家的存煤。當地的氣溫目前降到零下15度,大批村民失去了取暖設施,處境堪虞。

china-coal2.jpg
2020年12月,臨汾市生態環境局的官員進入村民家中收繳燃煤。(臨汾生態環保局官方發布)

有當地人向本台指出,已實施了3年的所謂煤改電,煤改氣,引致燃氣價格高昂,一個普通家庭,如果使用煤氣或電取暖,一個月需要上千元的費用,遠超一般民眾的承受力。特別是在疫情時期,大多數人失業,這更讓人村民們雪上加霜。

當地的一位主任級公職人員也同情民眾的處境。他以自己為例稱,他能用燃氣取暖,是因為他除了工資外,還有三個月取暖費津貼,而普通民眾則不可能有這個優惠。

賈主任說:我只能跟你說我,其它的不太清楚他們怎麼燒。我家燒5組煤氣,一天30來塊錢。因為我是公職人員嘛,我有工資,還有烤火費甚麼的。它那個是按你的職稱,我們是4000來塊錢吧,一年,我就能承擔得起嘛。老百姓,就負擔重一點。

據官方統計,僅襄汾縣近日就出動了3萬人次,拆除燃煤設施5179個,清繳散煤1560噸、蜂窩煤7.3萬餘塊、柴禾700餘噸。此外,堯都區、洪洞縣、蒲縣等地也都實施了大規模禁媒運動,並要求完成「三清零」目標。

為緩解中國嚴重的空氣污染,特別是北京周邊地區,官方從3年前開始在華北,華中等地實施嚴厲的禁煤運動,並試圖以煤改氣、煤改電等替代燃煤取暖。但因為能源官企系統性的腐敗和能源緊缺,這個計劃從一開始就已經失敗,不但民眾無力承擔高昂的燃氣和電取暖費用,而且無論是燃氣還是電力,都出現大範圍短缺。而官方則無視民眾困境,繼續殘酷施壓。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