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梵协议后教廷属意人选首获祝圣 宗教人士批仍由大陆主导

2019-08-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内蒙集宁主教姚顺(中)的祝圣礼于2019年8月26日举行。这是中梵协议一年后首个中国主教祝圣礼。(中国天主教官网)
内蒙集宁主教姚顺(中)的祝圣礼于2019年8月26日举行。这是中梵协议一年后首个中国主教祝圣礼。(中国天主教官网)

内蒙古自治区神父姚顺,4月在大陆当局允许的等额选举中获选后,内蒙集宁教区举行姚顺的主教祝圣礼。据悉姚顺是罗马教廷多年前属意认定的主教,梵蒂冈认为扩大对中国主教人事权的影响力,有舆论指是中梵协议后中方作出让步,但宗教人士认为,依然是大陆当局主导。(吴亦桐/刘少风  报道)

天主教媒体亚洲新闻和天亚社等周一(26日)报道,中国内蒙古自治区神父姚顺,在集宁教区主教座堂获祝圣为主教。这是罗马教廷与中国在去年9月22日签署《中梵临时协议》后,中国首次举行主教祝圣。有关的协议涉及天主教主教任命权的问题,双方都没有公开协议内容。

梵蒂冈的几位专家表示,根据该协议,中国政府承认的主教需由教宗任命。而姚顺的祝圣,可能是《中梵临时协议》协商机制的成果。

而梵蒂冈媒体也倾向认为,姚顺是在《中梵临时协议》签署多年之前,获罗马教廷认可的人选,今次祝圣显示教廷积极扩大对中国天主教人事方面的影响力。

集宁是中国天主教重地,现时约有10万教友,占内蒙古全部天主教徒的一半。在这里举行的姚顺祝圣礼非常盛大,逾100名神父、神职人员和1200多名教友参礼。

仪式中宣读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于8月12日发出的批准书,强调中国方面的主控权,指姚顺在4月9日教区的主教选举会议上,「根据圣教会选举主教的传统和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的规定,当选教区主教。经审核选举有效,现予以正式批准,人选并已获教宗同意」。

集宁前任主教刘世功在2017年中病逝后,教廷属意的姚顺一直未获中国政府批准,据称中梵多次协商,今年4月中国政府同意以等额选举方式,让教廷认可的姚顺和陕西汉中神父胥红伟出线。

本台多方联系集宁主教堂未获回应,而罗马教宗公关顾问、耶稣会期刊主编斯帕达洛(Antonio Spadaro)在社交网发文庆祝,显示罗马教廷对今次祝圣持满意态度。

美国旧金山华人牧师刘贻对本台表示,这并不是罗马教廷对中国主教人事任命有主导权的表现,相反中国政府才是主导一方。早前大陆当局派出红色主教参加世界主教大会,罗马教廷接受这些早前被处罚的神职人员。而罗马祝圣过的很多地下主教,依然受到软禁、监控等逼害。

刘贻说:自从方济各教宗上任以来,就是妥协、退让,一定要等到中国政府同意才正式地给他祝圣主教,也就看到教廷在这方面是没有主导权的。中国政府把那些主教人选交到罗马教廷手里,都是中国政府同意的,那么这些人必然是听共产党的话的,教廷就像全国人大,就是共产党说甚么他就举手表示同意。

刘贻指尽管姚顺是资深天主教神职人员,但看其履历,依然是横跨爱国教会与天主教团。加入爱国教会才是姚顺成为主教的先决条件。

参考此前在2012当选为上海天主教助理主教的马达钦在祝圣典礼上,宣布不再担任爱国会的任何职务,结果他当天下午即告失踪。

刘贻说:在中国你要被任命为公开活动的主教,肯定都要加入爱国会的,加入爱国会后很多人的信仰状态就发生改变了,学习习近平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唱红歌……。

德国的台湾裔牧师成世光对本台表示,不能忽略中方新闻里强调的中方批准,这应该是中梵协议最重要的部分,他呼吁罗马方面公开协议内容。

成世光说:在去年的中梵临时协议,强调了教宗对中国的主教有任命权,但是它的具体协议却讳莫如深,所以这宗任命案至少是我们可以观察的第一个样本,我们看到教宗的任命权力而是一个附带地位。

现年54岁的姚顺为汉族,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人,毕业于中国天主教神哲学院并留校任教,后留学美国,回国后,继续在中国天主教神哲学院教授礼仪课。官方简历还显示姚顺兼任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礼仪式委员会执行秘书,2010年回到集宁教区协助刘世功主教工作。同年底开始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天主教教务委员会副主任,乌兰察布市天主教「两会」主任。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