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前總理施羅德公開為普京辯護 社民黨主席促其退黨

2022.04.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德國前總理施羅德公開為普京辯護 社民黨主席促其退黨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德國前總理施羅德在位期間的親俄政策,及其卸任後在俄羅斯國有石油公司任職皆引發公眾輿論廣泛批評。
施羅德個人網站

面對普京發動的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暴行,德國前總理施羅德不理外界批評和辭職呼籲,仍然堅守其在俄羅斯石油公司監事會主席的職務。引其所在的德國社民黨高層撻伐並擬將其開除出黨。

上周六(23日),《紐約時報》以「德國前總理成為普京手下」為題發表文章,這是施羅德(Gerhard Schröder)在俄羅斯入侵戰後首次公開接受媒體採訪,對於外界批評,施羅德沒有表現出任何內疚。

他也對「與普京保持距離」的呼籲不屑一顧,並且反對德國對俄羅斯實施能源禁令,主張繼續與俄羅斯保持關係。

他向《紐約時報》表示:從長遠來看,無論是在政治上還是經濟上,你都不能孤立像俄羅斯這樣的國家,德國工業需要來自俄羅斯的原材料,不僅與石油和天然氣有關,還與稀土有關。這些都是無法輕易替代的原材料。

這位78歲的德國前總理沒有透露於今年3月份前往莫斯科與普京「斡旋」的細節。但施羅德稱:我可以告訴你的是,普京對結束戰爭很感興趣,但這並不容易,有幾點需要澄清。其中對於「布查大屠殺」,施羅德雖然稱必須調查事件,但他不認為命令來自普京,而是來自下級官員。

德國社民黨黨主席之一埃斯肯(Saskia Esken)譴責了施羅德國普京戰爭罪行的辯護,並促其退黨。(埃斯肯推特圖片)
德國社民黨黨主席之一埃斯肯(Saskia Esken)譴責了施羅德國普京戰爭罪行的辯護,並促其退黨。(埃斯肯推特圖片)

周一(25日),德國現任執政黨之一的社民黨(SPD)聯合主席埃斯肯(Saskia Esken)在接受德國廣播電台(Deutschlandfunk)採訪時,敦促施羅德退出社民黨。

埃斯肯說:對於施羅德來說,放棄其在俄羅斯的職位對於挽救他作為前總理的聲譽是非常必要的,但不幸的是,他沒有聽從這個建議。多年來,施羅德只是一個商人,我們不應該將他視為一位資深政治家,一位前總理;他為俄羅斯國企工作,而他為普京的戰爭罪指控進行辯護完全是荒謬的。

當被問及施羅德是否應該退黨時,埃斯肯清晰表示:他應該退出。

德國社民黨領導層已與施羅德保持距離。埃斯肯與該黨聯合主席克林貝爾(Lars Klingbeil)早在2月底就寫信給他,要求施羅德辭去俄羅斯石油公司職位,但施羅德對該呼籲置之不理。

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社民黨領導人和州選舉的頭號候選人庫查蒂(Thomas Kutschaty)表示,施羅德的整個行為與社民黨的基本價值觀不相符,他應該考慮是否還想成為社民黨的一員、還是普京的支持者?

德國時評人、歐中問題專家史明向本台表示,實際上施羅德不僅是擔任俄羅斯國有企業職位這麼簡單,他甚至在違背民主價值觀上走得更遠。

史明說:施羅德當總理的時候跟普京走得非常近,以至於施羅德卸任總理的時候直接就到俄羅斯油氣公司當了董事,到現在也沒退。實際上,施羅德走得比這個更遠,在第二次海灣戰爭的時候,施羅德聯合普京、法國、中國建立反美的「多極化世界」,跟美國、英國這些有一拼。施羅德親口說「普京是一個沒有瑕疵的民主派」;德國人都拿這句話當笑話,施羅德你要不要檢討過去的話,你要不要說「我認識錯了」?

史明也認為,因早前社民黨沒有及時在施羅德一事上有明確表態,已引發廣泛質疑,甚至面臨政治危機。因此現在最好的辦法是直面過去,並與之切割。

史明說:社民黨對施羅德一直沒個說法,就都引起了對執政黨特別多的強烈不滿,人們就不能不對你這個執政黨長期以來這樣一個親俄政治傳統產生強烈質疑,給現實肖爾茨這個新政府施加巨大的壓力。德國社民黨高層應該有個態度,保住社民黨作為執政黨的臉面,去面對自己的過去:不僅是經濟利益至上,這是個錯誤;還有一個是放棄最基本的國家價值觀的問題。

旅美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施羅德已成為普京的白手套。而極權國家對西方政客的拉攏早在其執政時就已開始。

陳光誠說:施羅德為了利益出賣價值,公開為普京說話,這已經成了普京的「白手套」了。像他說的這個話,甚麼「不是普京下的命令,是底層官員下的命令」,用的著他出來解釋嗎?在施羅德擔任總理的時候可能還有些制約,卸任之後利用他當年執政的背景撈取利益,這個是所有的這些獨裁者用來腐蝕西方在職和離職官員的通用手法,有些支票是在當值的時候就已經開好了的。

施羅德在卸任後,除與俄羅斯外,也與中國往來密切。圖片為2020年8月,施羅德在中國駐德國大使吳懇的私人官邸與其會面。(中國駐德國使館推特)
施羅德在卸任後,除與俄羅斯外,也與中國往來密切。圖片為2020年8月,施羅德在中國駐德國大使吳懇的私人官邸與其會面。(中國駐德國使館推特)

陳光誠還指出,施羅德不但是俄羅斯的政治掮客,在對華關係上也是扮演這一角色。

陳光誠說:只要中共給施羅德機會,他一定也會跟中共勾肩搭背,很早它們這種關係就已經是事實了,社會對他們的制衡力量應該建立起來,要不然的話,任由他們利用公權力獲得的影響力來出賣德國的價值,也是很可怕的事情。

據《紐約時報》報導,施羅德每年從俄羅斯控制的能源公司獲得近100萬美元的報酬,他已經淪為一個被人鄙視的政客,但他也是德國俄羅斯政策的一個象徵。

施羅德出任俄羅斯石油公司監事會主席,亦參與了備受爭議俄羅斯與德國能源項目「北溪1號」 和「北溪2號」,擔任北溪天然氣管道公司(Nord Stream AG)股東委員會的主席。

施羅德1998年成為德國總理,並在2002年再度連任。在位期間除了與俄羅斯發展關係,也大力推動與中國的關係。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施羅德被外界批與普京勾結。 3月1日,大批施羅德的下屬因不滿其與普京的密切關係而辭職。

記者:吳亦桐/程文 責編:蘇旋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