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風暴】老師揭「自願」的強迫勞動

2021-03-26
Share
【新疆棉風暴】老師揭「自願」的強迫勞動 2018年10月14日,新疆哈密的棉花地上,農民正在人手採集棉花。
法新社

大陸官媒報道,2020年全疆棉花機械化採摘率達75%,並圖文並茂反駁外界對當地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採集「血淚棉花」的指控。有漢族的前兵團職工在社交媒體Clubhouse上,以「過來人」身分講述「被自願」採摘「新疆棉」經歷,戳破當局的片面之詞。(馬立克/胡凱文 報道)

在語音社交平台Clubhouse上,一名網名「官奴」的漢族女性,自稱出生於60年代新疆石河子農八師一個兵團農場,移居美國之前一直是兵團農場的中學教師,自小義務勞動就一直伴隨著她的成長。

她在 Clubhouse 上向網民分享,新疆建設兵團「通過勞動力轉移」,調動人手到南疆的農場採摘棉花確有其事。她介紹,比如一個農場的連長、指導員要職工去摘棉花,「你能說不去嗎?你不離開,不聽話,不給領導面子,不積極響應上級調動,以後的日子怎過?」

她說,在新疆明目張膽的「強迫勞動」現在比較少見。她指,到兵團的農場採棉花,每公斤可賺1.5-2元人民幣,運輸和當地的吃住都有保障。她父母和自己都看過不老實「反動派」的慘狀,要做更重的體力勞動,只是希望自己不要被當成異類,要被「強制勞動」。而她也教育子女,一定要學會忍耐,不要吃眼前虧。

這名老師還說,新疆每年9月開學,但採棉工作主要調集地的中學和高中都不開學,兵團要鼓勵大家幫助秋收,社會有一種無形的壓力,「你最好去幫忙。跟著兵團的『勞動力轉移』摘棉花,住房不夠就自己搭帳篷,有當地人幫忙做飯。」她並說,兵團用當地人,比起從內地召集數十萬採棉工,加上長途火車進出,瑣碎的人士管理等,要化算很多。她之前所在的兵團農八師,組織動員能力強,勞工輸出與撤離都是准軍事化管理。一個兵團的採摘棉花大軍,可以達到10萬餘人,也是每年南疆棉花的採摘主力。

她說,自小學開始,義務勞動就一直伴隨著成長,冬季要為春耕積肥收集糞便,每個學生都有指標;春天要種樹植草;夏天要到麥田鋤草殺蟲;秋收季節,學生要組織去田裡拾棉花,撿麥穗。還要學雷鋒去團場機關清潔,美化院落,為五保戶貧困戶打掃衛生。學校9年的義務教育,要評比三好學生,當班幹部,兵團的農場子弟勞動就不能不積極,要付出全部熱情。

對於「義務勞動」和「強迫勞動」的差異,她是到了美國才有新的體會。在她看來,在新疆採摘棉花這種勞動,只能夠說是一種軟暴力。她說,自己從小接受「學雷鋒做好事不留名」,要「熱愛勞動做接班人」的「德育培養」。新疆訓練有素的農工大軍,其實長期被歷史挾持。

根據新疆建設兵團2020年的統計,這一年新疆棉花播種面積3761萬畝,與2019年持平。其中,地方棉花種植2419萬畝,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棉花種植約1300萬畝。棉花已成為新疆地方經濟的支柱產業。南疆是高品質棉花 (細絨棉、長絨棉)的主產區,是新疆出口創匯的重要農產品,機械採摘浪費大,需要手工採摘。每年9月10月是秋收季節。至於新疆的低階棉花(短絨短纖維棉),機械採摘比較合算。

英國廣播公司(BBC)早前引述一份研究報告,指中國使用強迫勞動逼令數十萬維吾爾和其他少數民族在新疆地區從事人手採棉。美國眾院去年通過《強迫維吾爾人勞動披露法》(Uyghur Forced Labor Disclosure Act),今年1月,時任總統特朗普辦令全面禁止從新疆進口棉花和番茄,及所有用這些原料製成的產品,理由是強迫勞力在新疆被廣泛使用,新疆人權受到侵犯。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