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棉风暴】老师揭「自愿」的强迫劳动

2021-03-26
Share
【新疆棉风暴】老师揭「自愿」的强迫劳动 2018年10月14日,新疆哈密的棉花地上,农民正在人手采集棉花。
法新社

大陆官媒报道,2020年全疆棉花机械化采摘率达75%,并图文并茂反驳外界对当地强迫维吾尔人劳动,采集「血泪棉花」的指控。有汉族的前兵团职工在社交媒体Clubhouse上,以「过来人」身分讲述「被自愿」采摘「新疆棉」经历,戳破当局的片面之词。(马立克/胡凯文 报道)

在语音社交平台Clubhouse上,一名网名「官奴」的汉族女性,自称出生于60年代新疆石河子农八师一个兵团农场,移居美国之前一直是兵团农场的中学教师,自小义务劳动就一直伴随著她的成长。

她在 Clubhouse 上向网民分享,新疆建设兵团「通过劳动力转移」,调动人手到南疆的农场采摘棉花确有其事。她介绍,比如一个农场的连长、指导员要职工去摘棉花,「你能说不去吗?你不离开,不听话,不给领导面子,不积极响应上级调动,以后的日子怎过?」

她说,在新疆明目张胆的「强迫劳动」现在比较少见。她指,到兵团的农场采棉花,每公斤可赚1.5-2元人民币,运输和当地的吃住都有保障。她父母和自己都看过不老实「反动派」的惨状,要做更重的体力劳动,只是希望自己不要被当成异类,要被「强制劳动」。而她也教育子女,一定要学会忍耐,不要吃眼前亏。

这名老师还说,新疆每年9月开学,但采棉工作主要调集地的中学和高中都不开学,兵团要鼓励大家帮助秋收,社会有一种无形的压力,「你最好去帮忙。跟著兵团的『劳动力转移』摘棉花,住房不够就自己搭帐篷,有当地人帮忙做饭。」她并说,兵团用当地人,比起从内地召集数十万采棉工,加上长途火车进出,琐碎的人士管理等,要化算很多。她之前所在的兵团农八师,组织动员能力强,劳工输出与撤离都是准军事化管理。一个兵团的采摘棉花大军,可以达到10万馀人,也是每年南疆棉花的采摘主力。

她说,自小学开始,义务劳动就一直伴随著成长,冬季要为春耕积肥收集粪便,每个学生都有指标;春天要种树植草;夏天要到麦田锄草杀虫;秋收季节,学生要组织去田里拾棉花,捡麦穗。还要学雷锋去团场机关清洁,美化院落,为五保户贫困户打扫卫生。学校9年的义务教育,要评比三好学生,当班干部,兵团的农场子弟劳动就不能不积极,要付出全部热情。

对于「义务劳动」和「强迫劳动」的差异,她是到了美国才有新的体会。在她看来,在新疆采摘棉花这种劳动,只能够说是一种软暴力。她说,自己从小接受「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要「热爱劳动做接班人」的「德育培养」。新疆训练有素的农工大军,其实长期被历史挟持。

根据新疆建设兵团2020年的统计,这一年新疆棉花播种面积3761万亩,与2019年持平。其中,地方棉花种植2419万亩,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棉花种植约1300万亩。棉花已成为新疆地方经济的支柱产业。南疆是高品质棉花 (细绒棉、长绒棉)的主产区,是新疆出口创汇的重要农产品,机械采摘浪费大,需要手工采摘。每年9月10月是秋收季节。至于新疆的低阶棉花(短绒短纤维棉),机械采摘比较合算。

英国广播公司(BBC)早前引述一份研究报告,指中国使用强迫劳动逼令数十万维吾尔和其他少数民族在新疆地区从事人手采棉。美国众院去年通过《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披露法》(Uyghur Forced Labor Disclosure Act),今年1月,时任总统特朗普办令全面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和番茄,及所有用这些原料制成的产品,理由是强迫劳力在新疆被广泛使用,新疆人权受到侵犯。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