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腕清零】北京青年延誤醫治死亡 老父悲憤社媒控訴

2022.05.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鐵腕清零】北京青年延誤醫治死亡 老父悲憤社媒控訴 2022年5月26日,一位北京市民在社交媒體實名舉報順義區120急救中心拖延急救,導致他32歲的兒子在管控區苦等54分鐘後死亡。
微博截圖

中共堅持嚴苛的清零防疫政策,造成嚴重的次生災害。周四(26日),一位北京市民在社交媒體實名舉報,順義區120急救中心拖延急救,導致他32歲的兒子在管控區苦等近一小時後死亡。事件引發輿論關注,順義區急救中心相關責任人已被停職。

舉報人自稱叫宋*武,北京市懷柔區人,是一名農民,也是一名退伍軍人。他在舉報信中寫道,宋*新是的他的獨子,32歲,租住在北京市順義區南彩鎮後俸伯村平安街93號青年公寓。5月11日凌晨,兒子突感胸悶、胸痛,難以緩解,於凌晨3:38分給120打電話求救。

120接電後,先是告知兒子屬於管控區需向村委會報告。又於3點44分來電說,急救車在南彩鎮(距後俸伯村約3公里),急救人員準備出發,且正在聯絡接收醫院。

「我兒子強忍疼痛,等候至4點03分(距求救後25分鐘),120又來電告知順義區醫院因疫情防控原因無法接收患者,正在聯繫區婦幼醫院。」

舉報人說,兒子當時已經十分難受,由女友陪伴到樓下等候急救車。兩人在凌晨的大街上又苦等15分鐘。此時,兒子病情突然加劇,於凌晨4點21分(距求救後43分鐘)摔倒在地失去意識。

兒子女友一邊對他進行人工心肺復甦,一邊再次緊急撥打120工作人員電話求救。「但直到10分鐘後,120急救車才於凌晨4點32分到達現場,距離我兒子首次向120求救已經過去54分鐘」。

舉報人寫道,據他兒子女友回憶,兒子被抬上急救車後,120急救人員沒有對兒子進行搶救。

凌晨5:00左右,急救車到達5公里外的順義區醫院,溝通了數分鐘才將兒子送入急診室,「此時,我兒子早已沒有呼吸、心跳」。清晨7點30分左右,順義區醫院宣布兒子死亡。

舉報人說,順義區醫院到他兒子所在地只有5公里多,車程只需10分鐘左右。如果從120告知的南彩鎮出車,到達他兒子所在地只需6、7分鐘。但順義區急救中心拖延了54分鐘,延誤了他兒子原本十分充裕的急救時間,使他不幸去世。

「我兒子生前身體健康,從未得過大病,按北京目前的醫療急救水平,他這樣的患者只要安全到達醫院完全不會出現生命危險。」舉報人說,順義區醫院拖延急救害死了他兒子,給一個只有獨子的農民家庭帶來不可挽回的損失。

他請求市政府調查公布事實真相,追責問責。督促相關單位立刻整改,督促責任單位、責任人正式向他賠禮道歉,並承擔全部責任,進行民事賠償。

舉報人表示,對所有陳述的真實性負責,隨時配合政府和社會各界人士調查。並公布了自己的電話。

32歲北京青年在管控區苦等救護車54分鐘死亡的事件,引發輿論關注,網友表示:「西安、上海、北京,類似的悲劇重複,我們該吸取甚麼教訓???」「陝西、吉林、上海的劇本輪到北京公演。」

「幾乎所有醫療資源都被投入核酸和隔離,這和疫情擴散導致醫療被擠兌沒有任何區別,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次生災難。」

「現在國情是,疫情最重要,其它疾病都是小病,可以等,可以自癒的。」

「上海這樣的悲劇太多了,我身邊就有,孩子同學爸爸的同事。30歲的女生,心源性猝死,去醫院說核酸過期,回家當晚就不在了。」

「沒用的,連新聞熱搜都上不去。瘋狂的防疫政策,參考郎咸平教授的母親就是這麼死的,社會名流家屬尚且如此,何況普通人如螻蟻一般的生命。」

「醫生在家隔離呢!一個連感冒都不如的病毒,停工停學,動用全部的資源來防控,真的很可笑。」

5月26日,順義區政府官微發布通報稱,已對這起事件啟動全面調查,順義急救分中心負責人及相關責任人巳被停職,接受調查。

中共堅持嚴厲的清零防疫政策,造成嚴重的次生災害,民眾就醫難問題一直沒有改善,導致許多悲劇發生。

記者/責編:方德豪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