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暴力強拆致2死9傷獲刑15年 揚州韋剛親屬稱堅決上訴


2020-03-17
Share
china-demolish 2020年3月16日,在一審開庭後9個月後,韋剛抗拆案終於在揚州中院宣判。(王琴提供)

揚州杭集鎮居民韋剛為反抗暴力強拆,駕車撞人致2死9傷案周一(16日)下午宣判,法官指被告「危害公共安全但對方有過錯」,判刑15年。至於當地官方和黑勢力勾結強拆的問題,判詞隻字不提。根據規定上訴必須在十日內提出。韋剛親屬堅持提出上訴,但官派律師故意拖延。(黃小山/程文 報道)

揚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周一(16日)下午3時許宣判,韋剛被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獲刑15年。判決頒布的時間距離事發已過17個月、一審開庭9個月。

法庭宣判結果後,韋剛家屬到官派律師的辦公室討要判決書,並提出上訴要求,但官派律師似乎有意拖延,而按規定上訴期只有10天,家屬非常焦急,只能在律師辦公室靜坐。

孫富英:上訴啊,今天我到律師這裡來,拿到判決書了,現在我交律師趕緊辦我去見韋剛,坐在律師辦公室等。8點到現在了(中午12點過),還沒等著呢。他跟我講,儘快的給辦,我這只有10天時間了,從今天算起,10天。我說你給我聯繫得,我就走,你給我聯繫不好,我就坐在這兒,不走。現在律師出去了,不在。

韋剛的前妻王琴在接受本台採訪時則表示,法院宣判期間,當地警方和杭集鎮都調集了大批的便衣和社區維穩人員,事先就對中院附近嚴密監控。家屬聘請的律師依然未能進入法庭。被告韋剛沒有出庭,法院只是安排了韋剛在視頻中露面。

王琴說:去年6月28號不是開庭嗎?昨天是宣判,僅半個小時。罪名成立,危害公共安全罪,故意衝撞。韋剛沒到庭,這個疫情嘛,就是視頻,給他穿的防護服。18個月,我們一直都沒有會見,現在韋剛的媽媽在丁強律師事務所,我們要判決書,剛拿到。我們現在要求見韋剛,我們的家庭商量了一下,要上訴。

王琴又指,他們自己聘請的律師,從案發到現在都沒能會見到韋剛。而官派律師幾乎不和家屬談及案情,也不肯跟被告家屬討論官方在血案中的責任,連當時被查出替政府出面強拆的涉黑人員,究竟有多少人被抓,是否會被追究刑責,家屬也被蒙在鼓裡。

王琴說:還是那個援助律師,丁強、王娟,他們甚麼話都不跟我們說。我們現在要求見韋剛,他(律師)說我要申請看守所、還有公安上,要我們等3、4天。韋剛這個(上訴申請)為期就是個幾天,那我們就沒辦法,我們現在韋剛的媽媽坐在那裡。拆我家房子當時據說是抓了11個,後來又放了5、6個,現在說是被關了4、5個,究竟現在有沒有人被關,我們也不知道。

韋母表示,她曾多次試圖去北京上訪,但都被抓回來;她去北京請律師,也被北京警方和地方政府截訪官員聯手攔截。家屬現時無計可施。韋母認為,兒子駕車撞人僅僅是為了自衛,保護自己的財產和人身不受傷害。去年10月案發時,不但家中的房子被暴力強拆,韋剛本人也多次被強拆人員圍毆,並且韋剛連續7次報警,警方都不作為,導致最後的悲劇發生。

當地媒體人稱,韋剛案在揚州屬於敏感事件,案發時,一度引起了大批民眾的聚集,因此該案一直是政法委嚴控的案件。此案開庭後遲遲沒有宣判,也是擔心引發民間的連鎖反應。

本台記者就此致電揚州市中院,希望了解韋剛案更多的資訊,但該院辦公室推給了新聞處,但新聞處卻一直拒絕接聽電話。

揚州中院:這個情況請和我們新聞處聯繫,好吧?我給你個新聞處的電話給你。

而本台記者多次致電揚州市政法委,但該機構多位負責人的電話都無人接聽。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