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抗暴力强拆致2死9伤获刑15年 扬州韦刚亲属称坚决上诉

2020-03-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3月16日,在一审开庭后9个月后,韦刚抗拆案终于在扬州中院宣判。(王琴提供)
2020年3月16日,在一审开庭后9个月后,韦刚抗拆案终于在扬州中院宣判。(王琴提供)

扬州杭集镇居民韦刚为反抗暴力强拆,驾车撞人致2死9伤案周一(16日)下午宣判,法官指被告「危害公共安全但对方有过错」,判刑15年。至于当地官方和黑势力勾结强拆的问题,判词只字不提。根据规定上诉必须在十日内提出。韦刚亲属坚持提出上诉,但官派律师故意拖延。(黄小山/程文 报道)

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周一(16日)下午3时许宣判,韦刚被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获刑15年。判决颁布的时间距离事发已过17个月、一审开庭9个月。

法庭宣判结果后,韦刚家属到官派律师的办公室讨要判决书,并提出上诉要求,但官派律师似乎有意拖延,而按规定上诉期只有10天,家属非常焦急,只能在律师办公室静坐。

孙富英:上诉啊,今天我到律师这里来,拿到判决书了,现在我交律师赶紧办我去见韦刚,坐在律师办公室等。8点到现在了(中午12点过),还没等著呢。他跟我讲,尽快的给办,我这只有10天时间了,从今天算起,10天。我说你给我联系得,我就走,你给我联系不好,我就坐在这儿,不走。现在律师出去了,不在。

韦刚的前妻王琴在接受本台采访时则表示,法院宣判期间,当地警方和杭集镇都调集了大批的便衣和社区维稳人员,事先就对中院附近严密监控。家属聘请的律师依然未能进入法庭。被告韦刚没有出庭,法院只是安排了韦刚在视频中露面。

王琴说:去年6月28号不是开庭吗?昨天是宣判,仅半个小时。罪名成立,危害公共安全罪,故意冲撞。韦刚没到庭,这个疫情嘛,就是视频,给他穿的防护服。18个月,我们一直都没有会见,现在韦刚的妈妈在丁强律师事务所,我们要判决书,刚拿到。我们现在要求见韦刚,我们的家庭商量了一下,要上诉。

王琴又指,他们自己聘请的律师,从案发到现在都没能会见到韦刚。而官派律师几乎不和家属谈及案情,也不肯跟被告家属讨论官方在血案中的责任,连当时被查出替政府出面强拆的涉黑人员,究竟有多少人被抓,是否会被追究刑责,家属也被蒙在鼓里。

王琴说:还是那个援助律师,丁强、王娟,他们甚么话都不跟我们说。我们现在要求见韦刚,他(律师)说我要申请看守所、还有公安上,要我们等3、4天。韦刚这个(上诉申请)为期就是个几天,那我们就没办法,我们现在韦刚的妈妈坐在那里。拆我家房子当时据说是抓了11个,后来又放了5、6个,现在说是被关了4、5个,究竟现在有没有人被关,我们也不知道。

韦母表示,她曾多次试图去北京上访,但都被抓回来;她去北京请律师,也被北京警方和地方政府截访官员联手拦截。家属现时无计可施。韦母认为,儿子驾车撞人仅仅是为了自卫,保护自己的财产和人身不受伤害。去年10月案发时,不但家中的房子被暴力强拆,韦刚本人也多次被强拆人员围殴,并且韦刚连续7次报警,警方都不作为,导致最后的悲剧发生。

当地媒体人称,韦刚案在扬州属于敏感事件,案发时,一度引起了大批民众的聚集,因此该案一直是政法委严控的案件。此案开庭后迟迟没有宣判,也是担心引发民间的连锁反应。

本台记者就此致电扬州市中院,希望了解韦刚案更多的资讯,但该院办公室推给了新闻处,但新闻处却一直拒绝接听电话。

扬州中院:这个情况请和我们新闻处联系,好吧?我给你个新闻处的电话给你。

而本台记者多次致电扬州市政法委,但该机构多位负责人的电话都无人接听。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