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过桥抽板 冒死赶建雷神山民工遭暴力驱逐

2020-04-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4月8日,武汉解封当天,最后撤离雷神山的工人在武汉维权遭暴力打压。(雷神山工人拍摄)
2020年4月8日,武汉解封当天,最后撤离雷神山的工人在武汉维权遭暴力打压。(雷神山工人拍摄)

武汉雷神山医院已完成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使命,并于上周功成身退正式关闭。但冒死到灾区赶建医院的民工,不但未能收到应有的报酬,经隔离40多天后再被暴力押解驱逐。官方全面封锁真相并对维权工人进行抹黑。(黄小山/程文  报道)

据雷神山援建工人周一(13日)向本台记者透露,最后一批从雷神山医院撤离的民工,在经过长达40多天的隔离之后,于上周三(8日)武汉解封当天,被国企中建三局以暴力强行驱逐离开湖北。但由于他们曾在武汉疫区工作,遭驱离后仍处处被驱赶和歧视,还遭到中建三局威胁,被迫在外面躲藏。

工友周先生透露,武汉解封当天早上,他们就被中建三局分开,并像押送犯人一样强制让他们离开湖北。其中六人在贴身监视下被送往湖南。

在押送人员离开后他们重新返回武汉,并前往湖北省政府上访,但中建三局的人很快赶来,并再度以暴力控制他们的人身自由到晚上,并第二次强行押送他们离开湖北,并威胁他们不得返回武汉。在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长达10多个小时期间,工人们多次向武汉警方报警求助,但却一直无人处理。

周先生表示,他和一批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人共数十人是在雷神山医院收治大量患者之后,才参与尾期施工的,2月底完工后,按国家规定每天3000元工资,但他们只拿到500,此后一直被隔离。

心理学学者谭刚强指出,不仅仅是雷神山,最近媒体人所调查显示的大量一线抗疫医护人员,都无法拿到足额的补贴,一线医护人员获得的补贴远不及后方的领导,大量真正需要奖赏的人得不到奖赏,而不应该获得奖励的人却借助权力捷足先登。

谭教授说:如果你没有接触那个确诊的病人,或者是那疑似病人,你就不能拿补贴,所以相当不公平。比如说建雷神山医院,建了以后马上就赶他们走,需要隔离需要自费,又是另外的人按另外的政策在执行。我们整个管理,貌似是举国之力,但是事实上是那种山头主义,都是从自己的那个利益出发。

本台记者再次试图与武汉中建三局(雷神山项目承建方)取得联系,但该局依然拒绝接受采访。本台记者亦试图致电国家卫健委,但该机构也没有回应采访请求。

关注事件的张茂林向本台表示,此事发酵已多日,但一直没有结果,原因是巨额的工程费已被层层吃掉。而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下,处于弱势的工人们不但法律维权无门,甚至连持续维权的信心都会很少。

张茂林说:这个事情早就开始发酵了,当时请不到人,这个工资就出成了天价,把事做完了,它是包工头分包了,可能到了工人的时候,已经是转了好几道了。欠钱也不打条子,最后起诉都没办法起诉他们。这样的情况,在我们这里正常得很。

长期关注劳工问题的媒体人陈洪涛指出,冒死逆行雷神山的工人们维权,但在微博留言却遭谩駡,显示有关方面对此进行了所谓的舆论引导,试图压制任何与武汉疫情有关的资讯,因为官方担心民众追问疫情真相,甚至要求问责。

陈洪涛说:不管是雷神山的工人维护权利,还是一些所谓的负面的消息也罢,都会导致人们再提追责这种事。所以说现在应该是很多的舆论在引导。现在压这个负面的东西,它就是不想让人再去探讨这个灾难的源头。就是不想追责呗。反正就是白不提黑不提,把它慢慢的放凉了,一笔带过。

自疫情爆发以来,中国官方强令数万医护人员冒死前往武汉抗疫,并以重金征募民工紧急建设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但事后,绝大多数医护人员和民工的收入,都不能与其付出挂鈎。而迄今为止,官方则全力封锁消息,禁止民众讨论相关话题。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