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封城】中國網民圍觀西安版「封城日記」

2022.01.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西安封城】中國網民圍觀西安版「封城日記」 前《華商報》記者江雪因為撰寫西安版「封城日記」而成為中國廣大民眾認識的名字。
網絡圖片

在中國「暴力清零」政策下,出現新冠肺炎疫情的陝西省西安市近日封城;中國獨立記者江雪撰寫的封城見聞《長安十日》,近日在中國海內外社交平台「洗版」;而前《華商報》記者江雪,亦成為中國廣大民眾認識的名字。

江雪撰寫的《長安十日》記錄了12月22日下午,西安封城令宣布當天,到1月3日發生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日記》一共有7,600多字,內文提到封城第一天,政府說「物資供應充分」,但大搶購已經開始,大部分人因為誤信官方沒有準備。也是在封城首天,各小區封閉,其中住了幾萬低收入的打工族的城中村——高新區的沙井村,把大量的居民攔在了外面,很多人在寒風中「被堵在村外、一臉茫然」。

《長安十日》也關注到受封城影響的弱勢社群,包括數以萬計的不做飯的年輕人、快遞小哥,也包括騎著共享單車、在零下六七度中騎行了90公里、回老家淳化的男人;她亦提及從咸陽機場出發、翻越秦嶺,走了八天八夜,後來被抓起來電視認罪的年輕人。

江雪也談到了管控升級對居民生活的禍害,例如政府救助不力,民眾發起自救但也被政府壓制,而基層工作人員被要求超負荷工作,卻效果甚微。

文章的最後,也記錄了小紅書上叫「太陽花花花」的女孩,她的父親心臟病突發,卻因封城不能及時救治,最後失去了父親。

江雪在《長安十日》之中,對西安封城提出尖銳的批評:「『西安只能勝利』,這是正確的大話,套話,也是空話。與之類似的,還有『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這句話是不錯,但具體到每一個普通人,我們可能要想一想,在這裡,我們是『我們』,還是要必須被付出的『代價』?」「事件過後,如果沒有反思,不吸取血淚教訓,忙著立功擺獎,歌功頌德,那人們的苦難只能是白白承受。」

中國獨立記者江雪是前《華商報》首席記者。江雪自述,1989年發生天安門運動之時,15歲的她就讀高一,曾把人民幣10幾元的班費寄給「北京天安門靜坐學生」。據她自述,她覺得自己也是「廣義上的八九一代」。

1992年,江雪考上西北政法學院(現西北政法大學)行政法專業,那時中國公檢法的「名聲不好」,被大眾認為「非常腐敗」。這促使江雪決定不進入體制內來污染自己,記者就成為她心中最好的選擇,她在1998年進入才在西安創刊1年的《華商報》。

2013年,撰寫評論的江雪被告知「不能再談民主法治」議題,於是轉往財新傳媒擔任調查記者。由於環境未見改善,2015年江雪毅然決定成為獨立傳媒人,經營自媒體「雪訪」。

不少中國內外民眾擔心江雪發表《長安十日》的安危。江雪則透過微信報平安說自己至今「不見(國保給她)打電話,也不見刪文章」,一直在家都好,對外界的鼓勵和支持非常感動,並強調不是自己文章好,實在是人們「太渴望真實、渴求真相了」。

記者/責編:方德豪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