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封城】中国网民围观西安版「封城日记」

2022.01.0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西安封城】中国网民围观西安版「封城日记」 前《华商报》记者江雪因为撰写西安版「封城日记」而成为中国广大民众认识的名字。
网络图片

在中国「暴力清零」政策下,出现新冠肺炎疫情的陕西省西安市近日封城;中国独立记者江雪撰写的封城见闻《长安十日》,近日在中国海内外社交平台「洗版」;而前《华商报》记者江雪,亦成为中国广大民众认识的名字。

江雪撰写的《长安十日》记录了12月22日下午,西安封城令宣布当天,到1月3日发生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日记》一共有7,600多字,内文提到封城第一天,政府说「物资供应充分」,但大抢购已经开始,大部分人因为误信官方没有准备。也是在封城首天,各小区封闭,其中住了几万低收入的打工族的城中村——高新区的沙井村,把大量的居民拦在了外面,很多人在寒风中「被堵在村外、一脸茫然」。

《长安十日》也关注到受封城影响的弱势社群,包括数以万计的不做饭的年轻人、快递小哥,也包括骑著共享单车、在零下六七度中骑行了90公里、回老家淳化的男人;她亦提及从咸阳机场出发、翻越秦岭,走了八天八夜,后来被抓起来电视认罪的年轻人。

江雪也谈到了管控升级对居民生活的祸害,例如政府救助不力,民众发起自救但也被政府压制,而基层工作人员被要求超负荷工作,却效果甚微。

文章的最后,也记录了小红书上叫「太阳花花花」的女孩,她的父亲心脏病突发,却因封城不能及时救治,最后失去了父亲。

江雪在《长安十日》之中,对西安封城提出尖锐的批评:「『西安只能胜利』,这是正确的大话,套话,也是空话。与之类似的,还有『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这句话是不错,但具体到每一个普通人,我们可能要想一想,在这里,我们是『我们』,还是要必须被付出的『代价』?」「事件过后,如果没有反思,不吸取血泪教训,忙著立功摆奖,歌功颂德,那人们的苦难只能是白白承受。」

中国独立记者江雪是前《华商报》首席记者。江雪自述,1989年发生天安门运动之时,15岁的她就读高一,曾把人民币10几元的班费寄给「北京天安门静坐学生」。据她自述,她觉得自己也是「广义上的八九一代」。

1992年,江雪考上西北政法学院(现西北政法大学)行政法专业,那时中国公检法的「名声不好」,被大众认为「非常腐败」。这促使江雪决定不进入体制内来污染自己,记者就成为她心中最好的选择,她在1998年进入才在西安创刊1年的《华商报》。

2013年,撰写评论的江雪被告知「不能再谈民主法治」议题,于是转往财新传媒担任调查记者。由于环境未见改善,2015年江雪毅然决定成为独立传媒人,经营自媒体「雪访」。

不少中国内外民众担心江雪发表《长安十日》的安危。江雪则透过微信报平安说自己至今「不见(国保给她)打电话,也不见删文章」,一直在家都好,对外界的鼓励和支持非常感动,并强调不是自己文章好,实在是人们「太渴望真实、渴求真相了」。

记者/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