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谭作人: 剥夺政治权利已解除

2017-03-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内地维权人士谭作人(左图)。他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的期限届满,获成都市公安局发出“解除通知书”(右图)这意味他重获政治权利。谭作人形容过去这几年,自己一直活得节制。他说,在目前官方大力箝制言论自由的大气候下,重获政治权利只是形式上的解放。(民生观察+独立中文笔会/拍摄日期不详)
内地维权人士谭作人(左图)。他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的期限届满,获成都市公安局发出“解除通知书”(右图)这意味他重获政治权利。谭作人形容过去这几年,自己一直活得节制。他说,在目前官方大力箝制言论自由的大气候下,重获政治权利只是形式上的解放。(民生观察+独立中文笔会/拍摄日期不详)

揭露四川地震“豆腐渣工程”的内地维权人士谭作人,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的期限届满。他说,在目前官方大力箝制言论自由的大气候下,重获政治权利只是形式上的解放,实际分别不大。他强调虽然曾经系狱及剥夺政治权利,但无意改变敢言作风及不会向权贵低头。(高锋报道)

谭作人周二(28日)获成都市公安局发出“解除通知书”,意味他重获政治权利,他周三接受本台访问时,形容过去这几年,自己一直活得节制。

谭作人:基本上这几年,我在按照自己的认识在做事,也就是说不犯法,大的方面不去犯法,相对来讲自己还是比较节制。当然我仍然要说,剥夺我们原来就没有的所谓“政治权利”,选举权、被选举权,你没有剥夺的时候,我们老百姓就有吗?这实际上本来就是一个笑话。

62岁的谭作人曾深入四川地震灾区,调查豆腐渣学校工程及收集死难学生名单,起草“512学生档案”,要求追究涉事官员和承建商责任。2010年内地法院以他发表六四文章为由,裁定他“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成,判监5年,他2014年3月服刑期满后,3年来政治权利一直被剥夺。

谭作人:严格的讲,也没有甚么太大的实质性的影响。我们都知道,本来这就是从小监狱出来回到大监狱。大监狱的权利也不见得比小监狱的人多多少。稍为行动上多一点自由而已。一些部门的规定,我能遵守就遵守,不愿意遵守的,我尽可能不去遵守它。譬如我们宪法35条,保障我们的言论自由,尤其示威出版,这些自由,我就践行我的公民权利。尽管在剥权期,在一些应该说话的地方,我还是会站出来说话的。

维权律师浦志强曾透露,导致谭作人入狱的真正原因,是他强烈质疑涉及数百亿元投资的彭州石化工程,指选址在龙门山断裂带严重不当,随时会因为地震而引发生态灾难。其后,成都市民也加入反对行列,逼令政府推翻原本的工程方案,把部分项目迁往其他地区,影响权贵集团的利益。

回望过去,谭作人说,不打算改变敢言作风,但会吸取教训。

谭作人:尽量的按照我的认知的能力,和行动能力,对社会做一些有用的事。譬如,从去年开始,我再次呼吁组织国家调查和鉴定,到底有没有豆腐渣工程,向中央领导人也写了信。原则上我不会有大的变化。更加注意互动或良性的,尽可能达到促进问题解决的方式和途径。目前我解决不了民主宪政、自由、多党制这些问题,但是在我能够促进解决的一些问题上,我是不会让步的。

民间环保组织,重庆“绿叶行动”创办人薛仁义认为,谭作人最值得佩服的是他的远见

薛仁义:从今天来看,当时他所推动的“彭州石化项目”(重新选址),他是非常有远见的,如果当时采纳他的计划,现在整个成都的环境,至少空气污染没有今天那么严重。

他相信,被剥夺政治权利的经历,只会令谭作人往后的路,走得更踏实。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