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公益三子被扣一年 官方秘密走法律程序

2020-07-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吳有水和兒子吳葛健雄。(吳有水提供 / 拍攝時間不詳)
吳有水和兒子吳葛健雄。(吳有水提供 / 拍攝時間不詳)

湖南省長沙富能非政府公益組織三名成員被控「顛覆國家」罪,案件拖延一年,官方疑於近日秘密召開庭前會議,家屬聘請的律師全被官方單方面撤換,庭審過程也被嚴密封鎖。其中一名被告的父親、人權律師吳有水,撰寫連載文章思念兒子引發社會共鳴,但即被官方強行查刪,庭審過程也被嚴密封鎖。(黃小山/程文 報道)

「長沙公益三子」——長沙富能負責人程淵、志願者吳葛健雄和劉大志,被長沙國安局以顛覆國家罪抓捕,至今已被拘留一年。

程淵的妻子施明磊表示,官方近日秘密召開庭前會議,辦理此案的長沙國安、以及長沙中級法院和檢察院、司法局都嚴密封鎖消息,甚至連官派律師是誰也不讓家屬們知曉。情況顯示,被抓三人的基本訴訟權利根本獲得無法保障。

施明磊說:現在我們家屬很怕他們會以非常快的秘密審判,現在官派律師呢,也不給任何的資訊。我們找官派律師已經找了134天了,國安局、司法局、檢察院、律協,都不告訴我們這個官派律師是誰,最後是我們家屬自己找到了。吳有水(吳葛健雄之父)是跟官派律師陳宏義、陳汝超做了一個溝通,陳汝超就說,吳葛劍雄就是有罪,這個案件保密。所以這明顯的就是配合,他不是一個正常的律師。

吳葛健雄的父親、人權律師吳有水就向本台表示,上周三(22日)是兒子吳葛健雄和他的同伴被抓一周年,但迄今為止,家人們委託的律師不但無法會見,連三人在獄中的狀況也無法知曉。當局強行為三人每人指定了兩名官派律師,但官派律師根本不接家屬的電話。吳有水指,本月14日官方已經舉行了庭前會議,但家屬無法知曉更多的資訊。

吳有水說:三個人的案子已經到了法院,7月14號,開了個庭前會議,他們指定給我的一個律師叫陳汝超的,他們說,還要向上級彙報。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得到甚麼時候要開庭的通知,而且他們是指定了每個人兩個(律師),因為根據中國的法律,每個當事人只能請兩個律師。

據本台記者獲悉,長沙方面指定了長期和官方合作的龍雄彪等作為程淵的辯護律師,並指定了長沙律協常務副會長陳宏義和律師陳汝超為吳葛健雄的代理人。本台記者多次嘗試聯繫該三名官派律師,也發現三人一直拒絕接聽電話。辦理此案的法官趙某也一直拒絕接聽電話。

被長沙國安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淵(左)和劉大志。(被捕者家人提供 / 拍攝時間不詳)
被長沙國安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淵(左)和劉大志。(被捕者家人提供 / 拍攝時間不詳)

近日,吳有水在社交媒體以《我和我的兒子吳葛健雄》為題撰寫系列文章,詳細回顧兒子被抓一年來,他苦尋孩子的消息,並多次被威脅的經歷。文章發布即引發廣泛共鳴。隨著文章的傳播,管制隨之而來,連續發布了七篇的連載,被大量的刪除或限流。

一名調查記者在轉發文章時寫道:這是吳有水律師從其父母、自己本人和孩子一家三代「被反革命」的家族史,字字血淚。一個90後的年輕人,在自己的祖國因為做公益而被犯罪,這是吳有水的悲傷,也更是我們這個民族的悲傷。

吳有水堅決認為孩子無罪,並指出,官方嚴打民間NGO,其主要原因依然是恐懼民間慈善機構和他們爭奪民心。同時,因他寫出了官方恐懼民間慈善機構,以及習近平上台後打壓民間NGO的事實,也導致文章被列為敏感內容而被封殺。

吳有水說:21號開始發的,就是為我兒子被捕一周年,說是他顛覆國家政權罪。1994年12月14號出生的。我認為他很善良啊,而且他很認真的做這個公益啊,他們主要是幫助殘疾人個體維權,主要是政策方面的。在中國,公益活動是被共產黨壟斷的,不允許民間存在。別人插手,等於說就跟共產黨爭人心了。從習近平上台以來,就開始對中國的民間NGO進行打壓,抓了不少人。所以我就把我所瞭解的事實經過寫一下嘛。要隱瞞這個真相,所以它要刪除我的文章。

富能的服務目標是協助殘疾人士維護權益。本案是繼廣東和北京多位農民工NGO人士被抓後,官方對民間NGO組織殘酷打壓的標誌性事件。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