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黑幕】艾芬爆爱尔行贿 涉军方荐应征者动手术收回扣 (独家)

2022.01.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医疗黑幕】艾芬爆爱尔行贿 涉军方荐应征者动手术收回扣 (独家) 宿迁军分区高层迄今为止没有公开回应此事。
宿迁军分区资料图 / 拍摄时间不详

有「新冠发哨人」之称的武汉前线抗疫医生艾芬再揭「白色巨塔」黑幕,她指控民营医疗集团「爱尔眼科」,以回扣形式进行大规模医疗行贿,贿赂对象包括医护人员和军方征兵人士,仅仅是江苏宿迁一间爱尔眼科的行贿总金额已上百万人民币。知情人透露,国家卫健委官员下令对艾芬施压,以威逼利诱欲令艾芬放弃维权。

武汉中心医院急症科主任艾芬日前在微博和微信连续发出一份宿迁市爱尔眼科的内部帐单,据这份从2017年到2019年、涉及500多人的帐单显示,爱尔眼科以介绍费的方式,分别向名单上的人支付数百元到数千元不等的回扣,其总金额已上百万。

爱尔眼科的内部帐目显示,大量武装部的军官从爱尔眼科收取应征青年的眼科手术介绍费。(知情人提供 / 拍摄时间不详)
爱尔眼科的内部帐目显示,大量武装部的军官从爱尔眼科收取应征青年的眼科手术介绍费。(知情人提供 / 拍摄时间不详)
这份回扣名单上的人,绝大多数系当地医疗机构的医护人员,第二个收取回扣的较大的群体,系隶属于军队并与所在地方政府平级的各级武装部的军官和征兵人员。

此前,艾芬亦多次在网上举报,爱尔眼科和一些地方武装部勾结,介绍大批视力不达标的应征者去做近视矫治手术。这次公开曝光的爱尔「内部帐目」,与她的这个指控不谋而合。

权力干预无处不在

艾芬认为,爱尔以回扣腐蚀医务人员和军队干部还不是最恶劣的,最让她愤怒的是这些所谓的眼科手术,很多可能根本不该做。但在层层保护伞下,没有人去真正调查它们的做法,甚至是公然以公权力去袒护它们。

艾芬说:哎,反正就是把能够腐蚀的都腐蚀掉了。就是当地主要的卫健委的官员、和政府分管卫生系统的官员。它的有一个方式就叫合夥人期权股份。我连新华社都找了,新华社调查了我之后再去调查爱尔就没下文了。(2021年)4、5月份吧。好多媒体来采访了我,最后都没有下文。有的记者就告诉我了,接到了通知,说不能够采访。

艾芬又透露,武汉爱尔欺诈治疗一度导致她本人右眼失明,而其后,即便是她这样的医疗专业人士,要进行维权也举步维艰,遭遇了来自医疗系统内的利益群体和卫健委官员等各方的重重阻力。

2020年5月,因抗疫和直率敢言而备受关注的武汉中心医院医生艾芬,因在爱尔医院做完右眼白内障手术后视网膜脱落,因维权遇阻,持续在网上揭批爱尔眼科的行销内幕和腐败问题,引发各界广泛关注。

国家卫健委官员疑卷入纷争

但艾芬也因此遭到打击报复甚至官方的压力。一名知情人向本台提供两份共长达一个多小时的录音。内容显示,就在去年11月份,曾有游走于媒体和医疗领域的中间人张某向艾芬哨口信,期间威迫利诱,包括提出以300万私了,同时威胁艾芬,指已经对其家庭、经济状况等进行了调查,不排除对她进行反击。张某并多次强调是国家卫健委的人希望「爱尔」花钱摆平此事。

该知情人拒绝透露具体是国家卫建委哪些领导向艾芬施加压力。

知情人:就是爱尔眼科出现了问题,肯定是下面的有些司长、或者有些处长他们跟爱尔眼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所以他们想把这个事情压平。我说你本质上是爱尔眼科的公关,他说,我不是。他说跟爱尔眼科从来没来往过,这个是卫健委里部份领导的意见。我说你方不方便给我透露,是哪两个司长,他说不方便。

本台记者就此专门拨打张某的手机,但接电话的人称,他不是张某,但可以将记者的意思转告张某。

涉事官员如坐针毡

爱尔眼科周日则针对艾芬举报的资讯发出公开声明,称已于2019年进行了整改,并严肃处理了违规员工,并撤换了管理团队。

但爱尔眼科的这个说法并没能得到艾芬的认同。她明确指出,以回扣收买病员,是爱尔眼科在全国各分院普遍采用的办法,此外,涉贪腐的人已被处理的说辞也不是事实。

针对爱尔方面称当地纪委已处理过此事的说法,本台记者按照领取回扣致电名单上曝光的名单,致电负责的侍岭武装部长葛建国。葛称,纪委没有因此事找过他。他对谈论此事有顾虑,而是希望能和记者私下见面谈。

葛建国:当地纪委?纪委来找我干嘛?我又没违法,它找我干嘛?但我们,我们那个,我们部里面开会的时候说过,说过这个事情。行吧?你问我,我也不清楚情况,我跟你也不熟,我也没法回答一些东西。我这手机也不方便跟你说。你要是有缘分哪天你过来一趟嘛。

本台记者再次拨打多位当地官员和武装部军官的手机,但他们都拒绝接听电话。

宿迁市政府也没有回应此事,其办公室也没有接听本台记者电话。

爱尔眼科的董事长办公室主任彭志坤、副总裁唐仕波都一直没有接听手机和办公电话。爱尔眼科的法务和监察办则以不知情为由,拒绝回应此事。

爱尔法务监察:我们这个监察部不负责管理这个事情的。这个情况我不知道,我们没有收到任何相关的资讯。然后不是我们负责处理,我这里也没有甚么资讯可以给。

河北衡水市场监督局的公示显示,爱尔的回扣战略并非地方分公司的个例。(网页截图)
河北衡水市场监督局的公示显示,爱尔的回扣战略并非地方分公司的个例。(网页截图)

据河北省衡水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份处罚决定显示,爱尔眼科在衡水的一所医院也和宿迁一样,从手术费中提取一定比例金额返还给介绍人,并因此被市场监管局罚款19万元。

「爱尔眼科」成立于2003年,主营业务为各类眼科疾病诊疗、手术服务与医学验光配镜,并于2009年上市。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突破百亿元人民币。但和莆田系医院一样,多年来,「爱尔眼科」一直因其行销手段和频繁的医疗纠纷而备受争议。

记者:黄小山/程文 责编:方德豪 网编:江复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