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709律师治病 流亡加国中医揭中共酷刑迫害

2020-05-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北京中医赵中元夫妇因长期帮助良心犯、709律师及家属和维权人士等,遭当局打压被迫流亡加拿大。(赵中元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北京中医赵中元夫妇因长期帮助良心犯、709律师及家属和维权人士等,遭当局打压被迫流亡加拿大。(赵中元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北京知名中医赵中元半年前逃离中国后流亡加拿大,此前他因为帮助709律师、家属及良心犯遭当局报复。近日他打破沉默公开709律师遭受酷刑细节。实证中共当局在709大抓捕案件中的罪恶。(吴亦桐/程文 报道)

北京知名中医赵中元长期帮助中国良心人士、709律师及家属,因此遭受中共当局打压报复,于去年10月中旬被迫逃到加拿大。赵中元向本台曝光709律师们遭受酷刑折磨的诸多细节,以及讲述他被迫离开中国的经历。

现年56岁的赵中元告诉本台,作为曾在「天安门广场」参加抗议游行的「八九一代」,一颗对社会公共事务关注的种子始终埋藏在他的心里。

赵中元早年间接受医学科班教育并在体制内医院工作,因违反中共当局「一胎化」政策被迫离职。其后他拜师民间知名中医并研读古籍,颠覆并打破了科班中医理论,在北京建立的「天健堂」成为北京城知名的诊所,其诊疗对象甚至有很多官员、公安等。

2009年是中国的微博初创时代,也是早期中国社交媒体言论的冒起时期,赵中元注册了微博帐号,很快拥有了数万粉丝,此后的一两年间,他在微博上看到很多因强拆在中国经常出现的自焚事件、北京30家劳工子弟学校关闭、浙江因土地维权而导致的村长钱云会惨被工程车辗压致死等事件。

他除对公共事件发表评论、还前往浙江省乐清市,成为首位探访钱云会事件真相的网友、并在网上召集老师、法律工作者和学生家长为失学的劳工子弟维权,这些事件成为他及以诊所命运的拐点,他的微博被封、他被警察「喝茶」约谈,甚至被警方带走问讯,并被威胁定罪「挑动闹事」。

赵中元说: 八九六四的时候我也是到广场示过威;2009年我接触网络,关注了很多社会时事问题,觉得整个社会没有共产党宣传的那么光明、安定、公平。2010年12月浙江一个村长钱云会因为带著村民上访,被轧得肺都挤出来,我直接就去乐清了。回来以后我就开始(被)喝茶嘛,微博就被封号了;2011年打工子弟学校有3万多孩子失学了,我当时发了个帖状告北京教委,警察就威胁我说我「挑动闹事」。

赵中元的诊所也是709辩护律师和很多维权人士聚集的地方。图片为赵中元(右)与709辩护律师马连顺(中)、蔺其磊(左)。(赵中元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赵中元的诊所也是709辩护律师和很多维权人士聚集的地方。图片为赵中元(右)与709辩护律师马连顺(中)、蔺其磊(左)。(赵中元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在此过程中,他结识了中国最活跃的一批维权公民和维权律师。包括2014年因抗议中国当局非法打压法轮功练习者,前往建三江黑监狱的一批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王全璋等人。他曾为当时遭当局殴打受伤、肋骨骨折的多位律师诊治并收留一些律师在他家暂住、休养等。赵中元当时并未想到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共当局会发起更为残酷的意欲将维权律师置于死地的709大抓捕。2015年7月9日起,中共当局在中国逾20个省市开始了大规模拘捕、传唤、约谈及恐吓维权律师和公民。

赵中元说:当时王宇被抓,709就发生了,我就觉得他们对709律师的抓捕其实是真正的一次法治大倒退,使全世界看到习近平的「依法治国」的虚伪性。

709大抓捕开始之后,赵中元的诊所渐渐成为709家属、早期被释放的律师们和其他声援人士的诊疗、交换一些营救信息的聚集点。也正因此赵中元成为709律师们被酷刑的最直接的重要见证人,他向本台详细披露了709律师李和平、李春富、王宇、包龙军、唐志顺、勾洪国(网名戈平)等人遭受身体和精神折磨的细节。

赵中元说:李和平他们受的酷刑就是不让睡觉、被喂药,让和平站军姿就站了3个月;那屋子没有阳光,睡觉的时候床头站两个人、床尾站两个人;包括他们解手就在那儿看著你;王宇律师是7天7夜不让她睡觉,还不让她喝水,让她坐40(厘米)见方的地砖,如果腿一出到外面去就拳打脚踢的,揪著头发,抽嘴巴,她也被喂药,包龙军,唐志顺、李春富也被喂药,春富其实已经是处于精神分裂的状态了;还有唐志顺瘦了60多斤,共产党这种残酷比小说中残酷得多。

2018年春节江天勇(左)在押期间遭酷刑打伤双腿,湖南国保曾到北京向他询问江天勇过去的病例,意图推诿责任。(赵中元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2018年春节江天勇(左)在押期间遭酷刑打伤双腿,湖南国保曾到北京向他询问江天勇过去的病例,意图推诿责任。(赵中元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709律师江天勇为营救早前被捕的同道,2016年11月在湖南探访709被捕律师谢阳的家人时遭长沙国保抓捕,数月的折磨让他的腿部旧伤覆发及受到新伤。因担忧江天勇致残,长沙国保和北京国保于2018年春节后找到以前为江天勇治疗腿伤的赵中元,询问江天勇过去的病例。赵中元敏感的判断到江天勇肯定是受到酷刑,他冒险将消息透露给江天勇的妻子,随后国际媒体广泛报道了该消息。

赵中元说:他们找我的时候说我们是北京公安局的,就在他的车里坐的笔录,他们和我说这两位是湖南国保,反覆的问江天勇的腿哪个部位伤了,我怎么给他治疗的,我就认定他们是酷刑把江天勇打伤;后来江天勇出来我跟他一对,果然是那段时间把他的腿打坏了,三个月他站不起来,当外头把这个消息呼吁出去以后,他们匆匆忙忙给他架著,给他站起来,然后人躲开了,在远处给江天勇录视频向外面证明他的腿「没事」。

赵中元向本台记者历数著中共当局对709律师们的迫害,赞美为丈夫的自由奔走抗争的709妻子,认为709律师是中国公民的示范和法治的基石,还惦念刚刚出狱的709律师王全璋。但却鲜少提及他所承受的巨大压力和风险。2016年9月,中共当局报复性吊销了他的诊所和行医执照。国保派出看守对其诊所严密监控,还经常派社区干部假装以病人问诊为由到诊所偷拍,他的诊所外被装上多个监控摄像头。担忧国保对赵中元实施抓捕,在友人的建议下,他辗转逃离中国到达加拿大。

赵中元夫妇与709妻子们在整个案中,为他们家属和律师们诊治,也亲证了709酷刑。(赵中元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赵中元夫妇与709妻子们在整个案中,为他们家属和律师们诊治,也亲证了709酷刑。(赵中元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709妻子王峭岭向本台表示,赵中元对709律师和家属来说,不仅是一个治病诊疗的医生,更像是他们的家人。

王峭岭说:其实在我们的眼里,不再把赵医生看成一个专业的医生,而是把他看成我们的兄长、家人。上帝使用他们一家人来祝福我们这些政治犯和政治犯家属。在中国它会把美好的,对公平正义的寻求都要给你扼杀掉,赵医生在他的职业里面,就是一个寻求爱、寻求公平、寻求公义的这么一个人,所以他在中国就像人权律师一样被打压,他因生命受到威胁离开中国,这是中国这块土地,这个民族的悲哀。

赵中元在采访的最后告诉本台,他在56岁的年纪被迫离开故乡,内心虽然有忧伤但亦非常平静,在加拿大的一所教堂中当他聆听到音乐时,仿佛在异乡找到了关于自由、公义更深的含义。他期待709律师和家属对公义的精神能够被复制,他终有回归故乡的日子。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