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香港」报告指中德「友城计划」 为中共「地方包围中央」国际版

2024.06.07

人权机构「自由香港」针对中德「友善城市」发表报告,盘点中德在过去40年建立近120个「友城关系」的危害性,指中国正利用这种「次国家政府外交」将长臂伸向德国。报告主要作者称,中德「友城计划」犹如国际版的地方包围中央,呼吁德国联邦政府重视该计划对德国对华战略的危害性。

德国人权机构「自由香港」(Freiheit für Hongkong e.V.)周三(5日)发表报告,透过详尽的调查和案例,警示中德「友城计划」危及德国对华战略,并提出政策建议。

早在2023 7 月,德国联邦政府发布了首个中国战略,强调「去风险化」和降低对中国依赖的总体目标,虽然该战略迈向「更现实外交」政策的重要第一步,但该战略包含德国政府明确表示,继续支持地方政府与中国「友城计划」的条款,而这种「次国家政府外交」成为中国长臂得以伸向的巨大漏洞。

DU-CHINA-060724-Photo 1.png
「自由香港」组织于6月5日发表报告,警示德国与中国建立的「友城关系」危及德国对华战略。(「自由香港」截图)

「次国家政府外交」关系令德国变得脆弱

报告指出,在过去的40年,德中建立了近 115 个友城夥伴关系。虽然每项合作重点不同,但共通点是中国总是建立有利于自己的行为网络,而德国似乎没有足够的能力识别风险,因此「次国家政府外交」关系令德国变得脆弱,并暴露于中国的侵略性策略之下。

从历史上看,基于推进公民权利和人权等基本价值基础上的「友城关系」,往往在实践中受制于经贸交往,而中国利用中德「城市结对计划」,推进习近平的政治工程「一带一路」,作为欧洲最大内陆港的德国杜伊斯堡市,就深度参与了中国的「一带一路」。

德国许多地方政府、大学也与中国合作建立众多的孔子学院,这些计划合作忽略了中国重大人权侵犯和打压学术自由等问题。例如与上海结为友好城市的汉堡,将一个重要的港口卖给中远集团;大众、奥迪总部所在的沃尔夫斯堡、因戈尔施塔特,亦与中国城市结成友好城市,显示出企业影响力和市政外交的混合问题,更引发人们对国家安全、中国操纵经济夥伴关系,来服务地缘政治目标的担忧。

另外中国也向德国的一些地方城市推出「足球外交」。今年4月,巴伐利亚州长(Markus Söder)对中国展开「熊猫外交」之旅,其中就包括与成都的足球外交活动。

报告认为,因为德国的地方外交以权力下放和自主决策为特征,而中国则是中央高度集权自上而下,这意味著当外国实体与中国城市打交道时,实际上是与中共政权打交道,中共的统一战线巧妙地利用该计划推进北京的影响力。而中国在「友城关系」的幌子背后,是将其作为政治工具和政治谈判的筹码,中国已经认识到民主世界的弱点并利用了他们的「天真」,在多个领域内找到了实质的立足点。德国政府和地方政府忽略了中国对「城市结对计划」的策略性企图,这种疏忽将对德国对华战略的整体实施产生负面影响,该计划亦与对华战略中「去风险化」的目标相矛盾。

DU-CHINA-060724-Photo 2 .jpg
报告的主要作者、「自由香港」创始人之一的黄台仰。(吴亦桐提供)

报告作者:报告是在向德国政府警示

报告作者之一的黄台仰向本台表示,该报告是在向德国政府警示,中共正在利用「城市外交」,以期实现「地方包围中央」。

黄台仰说:「报告主要是探讨在现在德国跟中国城市外交的框架底下,德国面临甚么风险,还有中国怎样利用这个城市外交达到外交的目标;德国每个地方的政府都有颇大的自由跟权力,我们发现中国有系统性的对德国的良伴制度进行统战工作,这个策略叫做『地方包围中央』。」

黄台仰也表示,德国地方政府重利益而弃国家整体价值和风险于不顾,像杜伊斯堡已经自称「在德国的中国城市」并且深度依赖中国。

黄台仰说:「因为地方的官员往往是重视地方的发展、利益,很常忽略风险评估和价值的面向,报告中的一个例子就是杜伊斯堡叫自己是『China city in Germany』,它们也是一带一路在德国的终点站,从杜伊斯堡的例子看到中国怎样利用城市外交,建立在当地的影响力,然后慢慢让这个地方对中国产生依赖。」

评论:德国还未完全意识到「友城关系」的风险

日本静冈大学教授杨海英在接受本台访问时,高度赞扬「自由香港」所做的报告,认为其准确地找到德国对华战略的漏洞。他也认为,德国的「天真」在于根本不明白地方政府没有自治,同意在与中国地方政府和城市的合作中,助力中共当局完成国际版的「地方包围中央」。

杨海英说:「『友好城市』中了中共的圈套,德国它有一个错误认识,觉得中国地方政府和健全的西方社会一样,都是高度自治。其实中国没有西方那种地方政府,中国是高度的中央集权,尤其是现在,万事都得唯习主席马首为瞻。这样给西方带来甚么危害呢?就是从地方各个击破,这个是中国『以地方包围城市』的国际版。」

杨海英认为,德国政府及地方政府还未完全意识到「友城关系」的风险,亦未汲取欧盟长期对俄罗斯依赖的教训。

杨海英说:「德国或西方世界要走到一定的程度,切身体会到中共的危害的时候,就像俄罗斯给欧盟一部分成员国家带来一定程度的危害的时候,她才能觉醒。」

报告建议提高中国在德国境内统一战线的认识

报告强调,需要加强城市和市政夥伴关系的安全框架、确保与国家外交政策目标保持一致、减轻与中国有关的风险,以及提高对中国在德国境内统一战线活动的认识。

例如在德国联邦层面,建立德国联邦议院引入立法,使联邦政府能够有效地规范和协调地方外交;德国联邦政府为地方和市政府提供特定的财政支持,以减少中共统一战绩造成的脆弱性等。而地方政府层面则要强调普世价值观,在国际互动中强调人权、参与式民主等,亦需建立与中国城市合作的战略框架,明确的加入人权和公民价值观等内容,并提高国际交往的透明度。

该报告由流亡德国的香港本派民主人士、「自由香港」的联合创办人之一的黄台仰、「自由香港」组织人权倡导和传播协调人穆勒(Shawn Möller)撰写;编辑为「中国战略风险研究所」的高级政策主管古德曼(Sam Goodman)。外部审查员亦包括古德曼,以及特里大学教授古思婷(Kristin Shi-Kupher)和资深记者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他们均是研究中国问题的资深专家。

记者:吴亦桐、宋子杰(伦敦) 编辑:施芷珊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