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風】強國百姓有大「碼」煩

2020-09-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健康碼」之後,蘇州又再推出「文明碼」。(網絡圖片)
「健康碼」之後,蘇州又再推出「文明碼」。(網絡圖片)

一場新冠肺炎,就如打開了「潘朶拉的盒子」,各種災難、問題,隨之而來。強國當權者對這一場疫情,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碼」到功成。怎麼說?強國推出「健康碼」,發現原來可以輕而易舉地控制人民,沒有綠色健康碼,你別指望可以上公車,也別指望可以到超市購物,吹哨人的一位朋友,就是因為去過疫區,沒能得到綠色碼,只能被困在家,最終要花錢找人「疏通」,才能變回綠碼,解決問題。由此可見,「健康碼」制度不但是社會控制的好工具,還是一門賺大錢的大生意!

「健康碼」之後,蘇州又再推出「文明碼」,呼籲市民「亮文明碼,建文明城,做文明人」。研究大陸社會問題多年,在學術界很有聲望的學者于建嶸在其微博提出了兩個很有意思的問題:一是誰有權確定文明的標準和定量分值?二是誰有權以文明的名義剝奪公民平等享受公眾服務的權利?

在學術界很有聲望的學者于建嶸在其微博提出了兩個很有意思的問題。(網絡截圖)
在學術界很有聲望的學者于建嶸在其微博提出了兩個很有意思的問題。(網絡截圖)

對於「健康碼」和「文明碼」,吹哨人得出一個結論:條碼制度「碼碼」虎虎,社會監控「碼」不停蹄,牛頭「碼」面大發其財,草根平民人仰「碼」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