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邊風】「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

2021-03-05
Share
【耳邊風】「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 當年的納粹德國,刻意混淆了「國家」與「納粹」的概念,不少被洗腦後的德國民眾以為:沒有納粹就沒有德國的存在。
網絡圖片

在周五召開的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上,習大大終於出招,出台所謂的「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所謂「完善選舉制度」,說穿了,就是完全把民主派排拒於香港各級議會和產生特首的「選舉委員會」的大門之外,用他們的語言「偽」術,就是所謂「愛國者治港」。令人驚訝的是,今天的中國和二戰之前的納粹德國,竟然是如斯相似。

其實,「納粹主義」並非一個嚴格定義的意識形態,但「極端愛國主義」絕對佔一極重要的地位。當年的納粹德國,刻意混淆了「國家」與「納粹」的概念,不少被洗腦後的德國民眾以為:沒有納粹就沒有德國的存在。這不就是「沒有共產黨,沒有新中國」的一個變奏嗎?

同樣相似的是,無論在納粹德國抑或是我們的「新中國」,你都分不清是誰在養活誰。雖然希特拉在統治德國期間搞了不少的經濟項目,表面上德國的經濟是因為希特拉的改革而取得了一定的發展,事實上是德國民眾的財富被大量的變相掠奪。為了維持龐大的軍隊和專制系統,為了維持龐大的蓋世太保機構,只能從民眾那裡進行掠奪。可憐的德國人竟然認為是希特拉和納粹改變了自己的生活,對希特拉產生了感激之情,完全沒意識到這完全是因為自己的辛苦勞動所得。說到這兒,大家又有否感到差不多的情況亦在「新中國」發生呢?

「認敵為友」亦是「納粹式愛國主義」的另一特徵。在希特拉的洗腦下,德國民眾將墨索里尼視為「德國人最好的朋友」,很多人認為除了意大利外,其他的國家都是「對德國虎視眈眈的敵對勢力」,結果是這個「最好的盟友」加速了德國的悲劇。今天的中國,跟俄羅斯稱兄道弟,反而認定沒有侵犯過半寸中國領土的美國是死敵,這是不是又太過巧合了一些?

納粹德國跟「新中國」一樣,處處防人。在蓋世太保無孔不入的監視下,德國民眾即使對納粹有意見,也不敢發表自己的意見。為了保護自己,德國人覺的誰都可能是蓋世太保,甚至親朋好友之間也充滿了戒心。敢問大家,這豈又不是今天「新中國」的一個寫照?

在「納粹式愛國主義」當道的情況之下,真正的愛國者反而會成了政權的「眼中釘」。在希特拉統治期間,出現了一批有清醒頭腦的愛國人士,反對納粹極權操作國家機器愚弄民眾,卻被蓋世太保誣陷是「賣國賊」。這些真正的愛國者甚至被不明真相的民眾視為「危害國家穩定的壞份子」。在「新中國」社會,這種情況是否在不斷發生?

十八世紀英國文學作家塞繆爾·約翰遜博士曾說:「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a scoundrel)他認為某些人「歪曲」了愛國主義的本質,把愛國變成了一種盲目的信仰,認為這些行為無助國家的發展,因為社會的精力都虛耗於愛國的爭論之中。在當權者高喊「愛國者治港」的當下,我們到底有沒有再思考塞繆爾·約翰遜博士這句名言?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