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冷知识】美中建交由周恩来密函开始说起

2021-07-13
Share
【历史冷知识】美中建交由周恩来密函开始说起 1972年2月21日-28日,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逊应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邀请(黑白图),对北京、杭州和上海进行访问,这是美国总统历史上第一次访问中华人民共和国。
路透社资料图片

今年是中美乒乓外交和基辛格秘密访华五十周年,美国杂志《在线中国》刊登了一篇亚洲协会中美关系中心主任夏伟(Orville Schell)撰写的文章,揭露了当年中美秘密接触的秘辛。整件事的开端,可以由一封周恩来的密函说起。(方德豪  报道) 

1970年12月8日,作为中国的亲密盟友,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Yahya Khan)将一个没有识别标志,也没有信头的双层密封信件亲手交给了正在白宫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Henry Kissinger)。这封信件由中国总理周恩来发出,表示中国人民愿意在「开放议程」的基础上与美国进行讨论。 

其实,从1955年到1971年,中美外交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华沙大使馆已进行了合共134次谈判,但都无功而还,所以基辛格嘲笑这些会谈「废废地」(sterile)。但基辛格认为这一次并不一样,因为自1949年上台并在1950年代初韩战对撼以来,这是北京首次在没有前提的情况下(例如首先解决台湾问题)愿意与美国坐下来正式会谈。 

1971年4月6日,亦即周恩来发出密函的四个月后,一支看来颇为「骑呢」的美国乒乓球代表队来到了日本名古屋的第31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乒乓球在中国是一项非常受欢迎的运动,1971年世界锦标赛的中国代表队阵容庞大,有近40名球员。相比之下,美国代表队只有9人,其中包括一个长发的洛杉矶嬉皮士科恩(Glenn Cowan)。科恩在误打误撞的情况下登上了一辆接载中国队的大巴,并结识了中国乒乓球冠军庄则栋,记者拍到了两人在一起的新闻照片,引起轰动。 

周恩来看准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研判断现在的中美气氛已经足够「友好」,他于是向毛泽东请示,他是否可以向美国团队发出访问北京的邀请。毛泽东最初说不行,但后来通过其「机要秘书」张玉凤通知周恩来,他改变了主意。就在这样的背景之下,美国乒乓球队就成为1949年以来第一个被允许进入中国的美国代表团。美国乒乓球协会主席斯廷霍文(Graham Steenhoven)回忆说:「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在做甚么。」 

在华盛顿,美国官员同样感到摸不著头脑。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些业馀乒乓球手是谁。科恩和坦尼希尔(John Tannehill)当时还是十来岁的黄毛小子,都是左派,坚决反对美国主流文化。科恩喜欢作嬉皮士打扮和喜欢吸大麻。坦尼希尔自称是「毛派」,他称赞毛泽东是「当今世界上最伟大的道德和思想领袖」。 

当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周恩来最想会见的并不是美国的「毛派」,而是坦尼希尔喜欢指责的「资本主义领导人」。 

与邀请函一样,美国乒乓球代表队在北京的日程安排都是由周恩来精心策划的。周恩来安排了18,000名解放军士兵欢迎他们,扩音器里响起了革命歌,「大海航行靠舵手」。 

周恩来甚至在人民大会堂招待美国乒乓球代表,在那里,身著紫色喇叭裤的科恩问周恩来,对美国的嬉皮士有何看法。 

周恩来回答说:「青年要寻求真理,在这种探索中必然会产生各种形式的变化。」在隆重宣布「乒乓外交」在中美关系中「翻开了新的篇章」之前,周恩来选择了含糊其词。 

基辛格和时任美国总统尼克逊(大陆译作:尼克松)在华盛顿看著这一幕,后者开玩笑地问椭圆办公室的来访者是否学会了打乒乓球。由于周恩来先前的密函,他们也感觉到了改变游戏规则的影响。正如基辛格所回忆的那样,「我们知道有大事要发生。」 

1971年4月27日,美国再次透通过巴基斯坦收到了周恩来的另一封信件。周恩来写道:「中国政府重申愿意在北京公开接待美国总统的特使(例如基辛格先生)或美国国务卿,甚至是美国总统本人,进行直接会晤和讨论。」 

1971年5月10日,尼克逊回应说他「准备接受」周恩来的邀请。1971年7月8日,在美国乒乓球队的北京之行三个月后,基辛格、洛德(Winston Lord)和另外两名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霍尔德里奇(John Holdridge)和斯米瑟(Dick Smyser)加上两名特勤局特工抵达巴基斯坦。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基辛格声称充满了「兴奋和期待」的感觉,自从他进入白宫以来,他第一次失眠了。 

一到伊斯兰堡,基辛格没有像官方公布的那样乘坐豪华轿车前往叶海亚・汗的庄园,而是派了一个「替身」代替他;基辛格本人则在凌晨4点躱在一辆低矮的红色大众越野车之中,秘密地开到一个军用机场。在那里,他和他的团队登上了一架巴基斯坦国际航空公司的飞机,起飞前往北京。抵达北京后不久,他们见到了周恩来。周恩来对基辛格开玩笑说:「你看到了,扔个乒乓球就把苏联扔得如此惊慌失措。」 

洛德最近写道,为了对抗苏联毛泽东和周恩来做出了一些「巨大让步」。洛德称 ,中共甚至愿意让美国「与台湾保持外交关系」;基辛格明确重申会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然而,他们无法说服周恩来在台湾海峡「放弃使用武力」,周恩来只承诺「争取和平解放」。 

1971年7月15日,亦即基辛格回国四天之后,尼克逊宣布,他将在翌年5月前亲自访问中国。 

夏伟认为,为了避免美国国内政治扭曲美中关系发展进程,现任美国总统拜登应该向尼克逊学习,开展秘密外交,宣布他愿意任命两名高级别的美国全权代表,在第三国(新加坡或瑞士)与习近平自己选择的两名全权代表会面。他认为在美国方面,前国务卿赖斯(Condoleezza Rice)和前总统克林顿(Bill Clinton)是合适人选。至于中国方面,他认为前总理朱熔基和前驻美国和联合国大使张业遂组合最为理想。一旦这四个人会面并制定了两到三个新的可能方案,他们将把这些方案提交给拜登和习近平,如果他们认为这些方案有价值,他们将自己安排一次峰会,看看他们是否能达成一些新的谅解和协议。 

各位又同意夏伟的建议吗?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