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殼租客跳樓死 官媒記者報蛋殼雷暴被定性煽動群體事件

2020-12-07
Share
蛋殼租客跳樓死 官媒記者報蛋殼雷暴被定性煽動群體事件 2020年12月3日淩晨,20歲的蛋殼租客鐘春源在房內縱火後跳樓身亡。
視頻截圖

一名在廣州租住蛋殼公寓的零零後大學畢業生,日前在住所縱火後跳樓身亡,引發坊間對「租金貸」計劃的討論。懷疑因觸及蛋殼公寓和網貸等敏感社會話題,官方對相關報道採取嚴控,傳中新社記者因觸及紅線,遭公安部被定性為煽動群體性事件已遭停職。(黃小山/程文 報道)

上周四(3日)淩晨3時許,來自惠州、租住廣州天河區蛋殼公寓的應屆畢業生鍾春源從18樓一躍而下。據知情人透露,鍾春源墮樓前先在朋友圈發了三個字「對不起」,然後在蛋殼公寓房間內縱火。

迄今為止,鍾春源自殺的原因仍然不明朗。當地媒體人趙先生推測,這個年輕人可能死於「蛋殼公寓爆雷」。另外,趙先生指,官方正就事件施壓維穩,就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

趙先生說:我估計是下來了嘛這個,視頻有一個對他的簡單報導,其餘的就沒了。就跟P2P一樣,這種皮包忽悠公司,就是高價收房低價租出去,就類似這樣的資金池一樣的東西,最後再跑路。不就是這樣玩的嘛。

綜合消息顯示,鍾春源今年剛從廣東一所職業學院畢業。9月,他和蛋殼公寓簽了一年的租約,但由於畢業後一直找不到工作,一直透過「租金貸」繳付每月1450元的租金。

CCTV的記者羅先生向本台指出,鍾春源只是數十萬被困於蛋殼公寓的絕望青年之一。對絕大數來自普通家庭的孩子,即使是極少數人畢業後能幸運地掙到8000的月薪,但在一線大城市裡,他們甚至也會被區區兩萬元的「租金貸」給徹底壓垮。

羅先生說:之前就有人用跳樓這種方式來維權,但是,都沒有跳。如果一個年輕人,月收入8000,如果你去掉必要的吃喝甚麼的,只要欠上2萬塊錢,沒有人幫你,就永遠都還不清。在中國,一個20幾歲的大學生,就只值2萬塊錢。

「租金貸」是指租客在與長租公寓簽下租約的同時,與金融機構簽訂貸款合約,金融機構為租客墊支全年房租後,租客分期還貸租房及附加費用。而蛋殼公寓則是大陸租房平台的龍頭品牌,受到共青團中央的加持,美其名曰「大學畢業生成長計劃」。蛋殼公寓更於今年1月在美國上市。

不過,今年中以來,大陸的長租公寓、租房平台頻頻雷暴,蛋殼公寓與網貸銀行合作的租金貸計劃,亦僅僅是無數資金盤遊戲崩盤的冰山一角。蛋殼公寓的股價近期大跌,較上市時縮水近八成。

羅先生表示,從上月開始,涉蛋殼公寓的新聞就變得十分敏感,鍾春源跳樓之前,官方就已經下令禁止媒體報導。中新社的記者單璐,因為採訪蛋殼租客的維權,直接導致公安部一位副部長點名施壓,目前,中宣部、公安部、網信辦對單璐定性為涉嫌煽動群體性事件。目前單璐已經被停職,還不清楚是否有後續的處理。

羅先生說:官方現在也是在壓制。12月2號的時候我們收到的禁令是「關於蛋殼的,一律不報導」。單璐,她是11月9號的時候在群裡發說「我是中新社記者,本周四我們打算去蛋殼總部採訪,叫維權的人一起前來」。她當時應該是沒有意識到被網警監控了,一發出來,一個小時後就接到員警電話。中宣部、網信辦、公安部,給了她一個很嚴重的定性,說記者是在煽動群體事件,這個事情很嚴重,就被處分了。

本台記者致電單璐就職的中新社視頻中心,但該中心的人十分敏感,一聽單璐的名字就掛斷電話。而中新社總編室在回應本台記者的採訪時,也只是以不知情為由,拒絕透露任何資訊。

中新社總編室:應該不存在,你是?這個情況不瞭解啊,不清楚。留下你的聯繫方式,我問一下熟悉情況的人。

單璐本人也一直沒有回應採訪請求。

近期,隨著疫情等系列因素,中國房地產業出現巨幅動盪。日前大陸媒體報道,今年以來全國已經有453間房企破產。而蛋殼雷暴也觸發大批租客和業主淪為受害者。最高法在上周五(4日)專門就此進行回應,表示有關地方和部門正在依法依規進行處理。

中國雖已是全球第二經濟體,但因為嚴重的社會不公,絕大多非權貴子弟從一畢業開始就幾乎陷無解的困境。天價般的房價、高物價、就業難、低薪,以及層出不窮的欺詐,讓他們的處境更是雪上加霜。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